◈ 《雲衫兒凌步涯》 第2章

《雲衫兒凌步涯小說》 第5章

腦海中,不斷浮現一個男人的身影,還有那句越飄越遠的承諾。「婉兒,你再等等,明年的科舉,我定能高中。」「婉兒,我馬上就能攢夠贖金……」「婉兒,你知道的,我對你的心意……」…《雲衫兒凌步涯》第2章免費試讀「本王要水,水……」細細探聽,那聲音竟是從雲軒房傳來的。而雲軒房住着的正是這府里的王爺—凌步涯。雲衫兒很快想起了趙嬤嬤的話。王爺若是叫你,你便上前去伺候,若是不叫,你便不要管。雲衫兒糾結了,她不想去伺候,白日就聽說王爺脾性大,若是她伺候不周,下場會不會跟雪鳶一樣。「水……本王要水……」男人的聲音越來越嘶啞,期間還伴隨着幾聲低喘,像是在極力強忍着痛苦。或許,他只是想喝口水呢?思及此,雲衫兒終是顧不了太多,從枕頭下取了根發簪將一頭烏髮盤在腦後,她正要去取裹胸布,卻發現裹胸布還濕噠噠的淌着水。無奈之下,雲衫兒只得從衣櫃里胡亂套了一件寬大的外衫。來到雲軒房,裏面斷斷續續傳來男人的聲音。雲衫兒戰戰兢兢地推開了房門。這是她入府兩年,第一次踏入雲軒房。房間很大,裏面的擺設華而不奢,屋裡只點了一盞昏黃的油燈,房中的一切好似被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雲衫兒看得不太真切。床帳內傳來男人粗重的低喘。雲衫兒看了一眼桌上的茶壺,快步走上前,端起茶壺往茶杯里倒了一杯水。「王爺,水來了……」雲衫兒壯着膽子向前挪了挪,卻在床帳外停下了腳步。「葯浴,葯浴準備好了嗎?」裏面的男人吃力地說道。雲衫兒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她不知道什麼葯浴,她只是來給他送水。裏面的男人沒再說話,喘息聲卻不斷加重。雲衫兒深深吸了一口氣,顫着手將床帳掀開。「王爺,你沒事吧?」話音剛落,一隻手倏然從裏面伸出,猛地攥住了她的手腕。雲衫兒聽見了自己手腕骨折的聲音。劇烈的疼痛讓她臉色煞白,手裡的茶盞應聲落地。「王爺,疼……」雲衫兒不住地後退,頭上的發簪也在掙扎間悄然滑落。霎時,一頭墨發宛如瀑布傾瀉而下,冰涼的髮絲從凌步涯手指間幽幽滑過。剎那間的絲絲涼意,宛如乾涸的沙漠中尋得一點源泉,瞬間滴在凌步涯的心口。凌步涯深吸一口氣,險些把持不住。他努力眯起眼睛想要看清眼前人的模樣,可始終看不真切。只看見昏暗的燈光下,少女窈窕的身軀,婀娜多姿,如夢如幻,堪比人間尤物,有種說不出的勾魂。「王爺……王爺,好疼。」雲衫兒被嚇得渾身顫抖,她拚命掙扎,卻怎麼也掙脫不了。嬌柔似水的聲音,如同一道催命符,一點點擊垮凌步涯的意志。手臂一用力,凌步涯將她狠狠摔在榻上。「誰讓你進來的!玄武呢?」他分明下了死令,不讓女人進來!雲衫兒被嚇得臉色煞白,可同時,她也看清了凌步涯的模樣。以往,她只能遠遠瞧上一眼,留給她的永遠只是背影。如今看着凌步涯的臉,大字不識的雲衫兒竟然想起一句話。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這大抵就是用來形容他的。至少,她從未見過比他更好看的男子。「賤人!給本王滾出去!」嘶啞低沉的聲音像是即將掙脫束縛的猛獸。一聲低吼將雲衫兒拉回現實。男人身上自帶的威壓,讓雲衫兒不由自主感到害怕。她想逃,可禁錮她的雙手如同鐵鏈將她牢牢鎖住。雲衫兒不停掙扎。隱約間,凌步涯聞到了一股迷人的幽香。不同於任何一種脂粉的香味,這淡淡的幽香,一陣一陣鑽入他的鼻腔,吞噬着他的感官,蠶食着他的意志,一點點喚醒他體內的猛獸。身體的灼熱在不斷加溫。凌步涯渾身燥熱難耐,頭腦愈發不能思考。雲衫兒也感覺到了異常,隔着兩層衣衫,她也感受到了凌步涯身上的滾燙。雲衫兒害怕極了,用盡全力將他推開。她拚命朝門口逃去,卻在推開門的一瞬,一隻大手猛然將門抵住,高大的身影重重傾壓了下來……「王爺……王爺不要。」雲衫兒絕望的哭喊,手指在門扉上留下一道道血痕。灼燙的氣息不知收斂,隱隱戰慄的唇,還有頸側暴突的血管,這一切的一切都讓雲衫兒害怕。趙嬤嬤的話不斷在她腦海迴旋。「身在侯府,不得行差踏錯半分,否則就得付出慘痛的代價。」雲衫兒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王爺要這般對她。她明明很乖啊。她明明很聽趙嬤嬤的話。可是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她……誰來救救她啊……「婉兒錯了,婉兒再也不敢了……」一寸寸浸入,一寸寸佔有。雲衫兒哭到嗓子沙啞,鑽心的疼痛讓她渾身止不住顫抖。指尖在他結實的後背抓出一道道紅痕,她望着那不斷搖曳的燈火,在她眼前一點點燃盡,直至熄滅。腦海中,不斷浮現一個男人的身影,還有那句越飄越遠的承諾。「婉兒,你再等等,明年的科舉,我定能高中。」「婉兒,我馬上就能攢夠贖金……」「婉兒,你知道的,我對你的心意……」「婉兒,婉兒……」她閉上眼,那個身影漸漸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