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娛樂:核爆神曲,中二病被迫頂流第6章 衝上熱搜!在線免費閱讀

娛樂:核爆神曲,中二病被迫頂流第7章 轟鳴般的掌聲!鄧子琪害羞!在線免費閱讀

三條熱搜。

直接出現在了圍脖前五十的位置。

【《大夏好聲音》開播以來,第一首震撼全場的原創,《Aliez》!】

【明明是個神顏,卻偏偏是一個中二病晚期?】

【重度中二病的原創,核爆神曲?!!】

這三條熱搜剛一出現,直接衝到了前五十的位置。

甚至。

還存在了緩緩上升的趨勢!

而只要點開這三條熱搜。

那麼就會直接彈出相關聯的,《大夏好聲音》的直播間鏈接。

也因此。

這三條熱搜。

間接為《大夏好聲音》的直播間,帶來了更多的人氣流量……

現場。

後台導演處。

身為最新接手《大夏好聲音》的吳濤導演,也是第一次引入了這個直播形式。

只是。

前面的直播間形式。

雖然因為導師的原因,也能擁有剛剛冒頭的五百萬人氣。

但可惜的是。

這些人氣流量,大多數都是為了導師而來。

換言之。

這些粉絲都是導師的原因而來。

畢竟。

也不是所有人都想看直播,也有想等電視播出後再觀看的。

而真正想要看《大夏好聲音》,喜歡看《大夏好聲音》的粉絲觀眾,只是佔據了很少的一部分。

這對於本就是想要選秀,想要為觀眾打造新一代「歌聲」來說。

是很不利的!

只是。

原本還在憂愁的吳濤導演,在發現了後台數據在迅速上升時,臉上頓時露出了驚喜的神色。

那本來才五百多萬人氣的直播間,居然開始已經來到了七百多萬!

「這是……」

「因為三十七號選手嗎?」

「快!」

「趕緊給我推流,我要趁此機會,將直播間的人氣直接推上去!」

吳濤導演當即拿起對講機,激動地說道。

說著。

他還目光炯炯地盯着眼前的屏幕。

屏幕內。

顧宇正站在舞台之上,配合著絢爛的燈光,盡情高歌着自己的原創歌曲。

當他唱完第一段後,更是高舉右手。

這一刻。

原本絢爛的舞檯燈光,瞬間暗了下來。

只有數道白色的聚光燈,匯聚在顧宇的身上,彷彿這一刻的世界,全都以他為中心。

顧宇右手食指指向天空,神情淡漠。

「人類的謊言,終究只是貪慾……」

「錯的不是人,而是人心!」

這中二的一幕。

直接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握草,好特么中二啊!但是……為什麼我感覺好燃啊!!」

「太特么熱血了吧?我恨不得現在就出門跑個十圈二十圈!簡直太爽了!」

「這不比博燃?!!」

「沒錯,這就是動漫歌曲的威力,足以影響所有人的威力!」

「給我一把槍,我要去收復腳盆雞!!」

「樓上的兄弟,我們一起組隊……東征討敵,刻不容緩!!!」

「大風起兮雲飛揚!!!」

「……」

直播間內。

所有正在觀看着直播的觀眾朋友們,全都被顧宇所感染。

他們受到了一種震撼!

一種來自於二次元動漫世界的震撼!

因為。

無論是他的演唱、颱風、音樂、燈光……

這種種的一切。

全都被顧宇給完美的結合在了一起,甚至就連那兩句中二的語錄,也好得恰到其份!

所以。

當歌曲來到第二段時。

氣氛更是直接被推到了另一個**。

「受け売り盾に見下してても(憑着人云亦云,就像高高俯視)。」

「そこには地面しかない事さえ(卻連自己能俯視到的只有地面)。」

「気付かぬままに壊れた(都還不曾察覺,那殘破的過去)。」

「過去に負けた鏡の奧(其實早已打敗鏡子里的自己)。」

「……」

低聲有力的演唱,動人直擊的歌詞,不斷捶打着他們內心。

顧宇彷彿是在訴說著什麼,又彷彿什麼都沒說。

這歌聲在他們耳中響起。

卻又似乎是在他們的內心響起。

一時間。

所有人都沉浸在了這裏面,似乎看到了什麼……

「どこまで叫べば位置を知れる(如何嘶喊才能有自知之明)。」

「とどめもないまま息が切れる(不曾刀刃加身就心灰等死)。」

「堂々さらした罪の群れと(恬不知恥標榜的無數罪孽)。」

「後ろ向きにあらがう(消極逃避採取的所謂抵抗)。」

「……」

顧宇唱的每一句。

都像是一把把刀槍劍戟,直接刺在了所有人的心中。

薛至謙臉色猙獰,身體和頭在隨着音樂搖擺。

他明白。

顧宇寫的這一首歌,寫的每一句歌詞,都直接衝擊着他的內心。

薛至謙的內心非常清楚。

研究了歌詞十年之久的經驗,也在不斷地告訴着他,這首原創的歌詞,絕對是能夠直擊人內心深處的東西。

是擁有大火的潛力!

再配合上那搖滾屬性的曲子,簡直絕配!

而一旁。

鄧子琪也是控制不住的,用頭打着拍子。

她作為一位創作者。

同樣能夠清晰明白,這一首原創歌曲所擁有的潛力。

她也同樣明白。

顧宇在舞台上的表現,已經完全將這首原創給演繹得……

淋漓盡致!

因為此時顧宇的舞台感染力,絕對是最頂級的。

就連周身,也是如此認為。

而舞台上。

顧宇的演唱還在持續着。

氣氛直接拉滿!

「愛-same-CRIER,愛撫-save-LIAR(愛要高喊出來,愛能拯救謊言)。」

「Aid-聖-Rising HELL(相助也會導致惡果)。」

「……」

「A-Z想像High-de-Siehst YOU das?(去到天堂是否能與你相見?)。」

第二段副歌**。

瞬間將所有人的熱情和氣氛,頂到了最高處。

他們沉浸在其中。

只感覺到自己身上的熱血在流淌,在龐大的戰爭中穿梭……

音樂,歌聲。

帶動着他們。

帶動着他們腦海中的畫面一一浮現。

不過。

顧宇卻並沒有在意觀眾,在意導師。

他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演唱中,沉浸在自己的情緒里。

「……」

「Leben was ist das?(或許這就是人生?)。」

「Signal siehst du das?(或許你有所領悟?)。」

「Rade die du nicht weisst(但你要知道的是)。」

「Sieh mit deinen augen(尋找自己的人生)。」

直到最後。

顧宇用了四句歌詞,似乎在反問着所有人,也似乎在告訴着所有人。

怎樣才是你們所想要的。

隨着歌聲停止。

他靜靜地站立在舞台之上,右手捂臉,一動不動。

彷彿世界都將他遺忘了一般。

而此刻。

所有人的耳邊卻都回蕩着,最後的伴奏和音樂。

可無一例外。

無論是現場的四位導師、觀眾朋友,還是直播間內的觀看直播的水友們。

他們全都紛紛沉默。

陷入到一種詭異的寂靜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