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神:塵埃傳說中的特殊事件第2章 為之反抗,行之殺戮在線免費閱讀

原神:塵埃傳說中的特殊事件第3章 遺迹之殤,新的大陸在線免費閱讀

在昏迷時,Sans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中的自己找到了一個沒有死亡,沒有殺戮的世界,所有的怪物們都生活在那,不用再擔心被驅逐…

但夢終究是夢,終歸是要醒的…

……

「Sans!Sans!!」

冥冥中,Sans聽到有誰在喊他,隨即一股失重感毫無徵兆的襲來…Sans猛然驚醒坐起,把一旁的Papyrus嚇了一跳。

「Sans!你沒事吧,剛才看你倒在屋頂上還以為你睡著了,但看你從上面滾下來砸到地上卻一點反應都沒有,這才把你拉到這!」

Papyrus看着Sans擔心道。

「呃…我…我沒事。」

Sans額頭那汗珠已經快要流下來了,但依舊擺出一副輕鬆的樣子,對Papyrus擺了擺手道。

「捏!沒事就好,對了!我有一個一定能讓你大吃一驚的消息…」

而就在Papyrus還準備繼續說的時候,突然發現Sans已經消失了…

但Papyrus卻並沒有太過驚訝,畢竟這種突然消失他見過的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呃…好吧,看起來他有點忙…那就只能由我,偉大的Papyrus!單獨去與那個人類對決了!捏嘿嘿!」

隨後,Papyrus也走掉了……

雪林深處,一處溪水旁,Sans一隻手扶着樹,一隻手捂着腦袋,那些紊亂的記憶仍在其腦內肆意亂竄。

而面對那些瘋狂的記憶,靈魂深處竟都在提醒Sans必須要做點什麼……

「……」

「那些…是真的?」

從剛接收到這些雜亂的記憶碎片時,Sans第一時間竟不自覺的相信了,但當反應過來時,才開始懷疑這些記憶的真實性…

但當Sans開始思考時,腦中的那些雜亂的記憶碎片竟開始融合成一幅幅寫實的畫面,並且自己竟能深刻的感受到那一幅幅畫面中「自己」的情緒和心理感受…

不甘,痛苦,後悔,憤怒…

無數情緒湧上心頭,哪怕這些情緒早已被埋沒在內心深處,但在這一幅幅畫面挖掘下,這潛藏在內心深處的情緒竟如洪水般迸發……

而此時Sans的眼前,早已被不知何時自己流出的淚水浸透,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何流淚,他只是感受到了無盡的痛苦,但這淚水卻不受控制般不斷流下,在朦朧中,他彷彿看到了無數道自己的身影…

而在視線逐漸清晰,那些自己的虛影竟全都重疊為一道…Sans想要去觸碰那道身影,最終卻只感到一陣清涼,這清涼讓Sans抹了抹淚水看向那身影,這才發現那不過是溪水映射出的自己的虛影罷了……

看到這一幕,Sans使勁搖了搖頭,強迫自己穩定情緒,決定先回家然後再想別的。

說罷,Sans瞬間消失在原地,同一時間內,Papayrus和Sans的家中客廳沙發上,Sans突然出現。

「嗯?」

看着空無一「人」的客廳,Sans有些疑惑,今天可並不是Papyrus的訓練日來着,正常來說這個時間段他應該會回來弄一盤不知道能不能吃的意麵來着……

但Sans也並沒有想太多,又一個閃現來到了自己的房間,雖然有些亂,但並不妨礙思考。

隨即一個癱軟倒在了床上,便開始思考今天的那些事,那些記憶雖依舊令Sans印象深刻,但作為沒有經歷過的「他」,依舊有些不敢相信。

僥倖心理,無論是誰都會存在,Sans也不是那個例外。

但僥倖心理也並不能讓Sans完全忽略這個問題,Sans現在的心緒如同在了暴雨中的小溪一樣混亂,他既不能完全相信這個問題,也不能完全忽略這個問題。

而在這番頭腦風暴過後,Sans再也支撐不住了,兩眼緩緩閉合,趴在床上睡著了……

在冥冥中,Sans彷彿聽到了怪物的慘叫,以及一陣陣沉重的腳步聲,但這番異樣對於現在Sans來說都不如睡覺重要。

……

不知過了多久,Sans睜開眼睛醒了過來,打開房門走到客廳,卻依舊沒有看到Papyrus…

「……」

見Papyrus還沒有回來,Sans心中一驚,一種可怕的念頭從靈魂深處迸發。

隨即急忙打開屋門出門看去,現在的雪鎮無比冷清,甚至見不到一個人。

並且四處都有白色的塵埃,以及一些幹掉的凍僵的鮮血。

「!!」

見到這一幕的瞬間,腦中的記憶碎片再次爆發,無數畫面在腦中映現,而其映射出的景象與現在雪鎮的慘像竟能完美重合…

顧不得多想,Sans一個閃現來到了前往瀑布的樹林,Sans發瘋般奔跑,想要找到那熟悉的身影…

最終…在一處小道上,Sans找到了他。

只不過此時的他,卻早已化為陣陣塵埃,同漫天飛雪灑落在大地,只有那紅色的披風還在隨風飄蕩…而在這披風之後,是一個穿着深藍淡紅條紋衣,短褲,手握着刀刃,正向著瀑布區域走去的人類……

「呵…呵…」

見如此情景,無數的記憶開始瘋狂席捲Sans的腦海,腦中所浮現的一幕幕場景再次與此刻所發生的一切重合,讓Sans不禁發出了幾聲冷笑。

「至少…我明白我該怎麼做了……」

Sans看着腳下兄弟的塵埃,喃喃道,而其嘴上的笑容變得愈發詭異…

隨即Sans抬起手,手中凝聚出了陣陣魔法。

……

「嗯?」

走在前方的人類感受到了這股魔法的氣息,回過頭看向了Sans。

「嘖…」

見是Sans,那人類眉頭不禁皺了皺,轉了轉手中的刀,活動了一下脖子,隨即擺出一副進攻的架勢。

Sans也不多說,見魔法凝聚的差不多,在其手停止凝聚魔法,握拳的瞬間,在其身後瞬間出現了數個巨型的如同龍骨般的魔法。

數個龍骨同時張開大嘴,在其中迸發出了一道道威力巨大的衝擊波向著那個人類轟去。

而那人類看着襲來的攻擊,表情沒有絲毫變化,僅是稍稍抬起手中的刀刃…

唰!!

一聲揮刀的呼嘯聲響起,那聲勢浩大的衝擊波,連同那些龍骨魔法竟被這一擊全部斬為塵埃,而一旁的Sans則是及時的利用地形一個高跳躲過了這一斬擊。

「這…家……」

唰!!

「!!」

還沒等Sans落地,那個人類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其的身後,又出一刀,但又被Sans的應急反應躲了過去,並一個閃身遠離了那個人類數米,這前後時間間隔不到1秒。

但還是沒等Sans落好腳,那人類再次發動進攻,每次Sans的魔法都被其一刀斬滅,根本沒有任何還手的機會,只能被動的躲避…

唰!!

那人類找準時機一個橫劈,這一擊威力巨大,將周圍的樹木近乎全都斬為塵埃,而Sans則是一個瞬移想要遠離那人類。

唰!!

「呃…」

而就當Sans剛剛完成瞬移來到那地點,迎面而來的就是一道斬擊,這一擊之快,連Sans都沒有反應過來……

「呵…這次是提前送死嗎?不過…我很喜歡這次的雪地打地鼠~」

那個人類看着Sans輕蔑的笑着道,隨即頭也不回的走開了。

而Sans看着身上那道觸目驚心的傷口稍有些痛苦,但當其又看了看那人類離開時走的方向時,眼神和神情中卻沒有了任何痛苦,取而代之的令人難以置信信的癲狂……

「你所做的一切…」

「你所造就的所有…早已罄竹難書」

「我發誓,我一定會讓你血債…血償……」

Sans的笑容越發陰冷,言語之間亦透露着滔天的殺意,而在這些話語結束後,Sans便死盯着那遠處早已彷徨的人類背影站着化為了塵埃…

……

「……」

「標準時間線線第357條」

「特殊事件線第30條」

「與往常一樣的情緒,唯一區別不過是人類的「決心」又增強了罷了…但這並不影響實驗的進行……」

……

……

「Sans!!你怎麼了!快醒醒啊!」

一陣熟悉的聲音傳來,Sans有些疲憊的睜開雙眼,當看到是Papyrus時,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死死抱住了Papyrus,淚水再一次從Sans眼中流出,但這次的眼淚並非是來自重逢的喜悅……

「Sans!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Papyrus看着Sans這副樣子有些不知所措問道。

「……」

回答Papyrus的是一片死寂。

「Sans?」

Papyrus見Sans沒有回答,再次呼喊道。

「……」

「我…我……」

「對不起。」

「哈?」

歘!!

Sans抱着Papyrus語氣溫和道,但他所做的卻和溫和不沾邊,一簇骨頭突然而迅猛的刺穿了面前自己抱着的兄弟的靈魂……

「Sans…你……」

Papyrus感受着靈魂的刺痛,想要脫離Sans的擁抱,卻發現Sans抱着特緊,自己竟沒有任何力氣掙脫。

「兄弟…不要掙扎,不要反抗……」

Sans輕聲的在Papyrus耳邊道,而還沒等Papyrus做出反應,又一簇骨頭刺穿了Papyrus的腦袋以及雙腿,而因為這次攻擊範圍太大,Sans也不再擁抱Papyrus。

「呃…Sans……你,為什麼……」

Papyrus看着Sans用着虛弱和難以置信的語氣問道。

「那個人類…我……我只是為了阻止那個人類的屠殺,因此,我需要力量,需要LOVE…」

「人…類?」

「噓~已經足夠了,你不需要知道那麼多…我的兄弟…」

「不!我們可以合作…」

「如果我們向它求和…友善的對待人類,我相信無論是誰,都能改變的!只要……」

「夠了!!」

轟!!

Papyrus捂着靈魂處,看着面前陰沉着臉的Sans祈求道,但還沒等話徹底說完一發衝擊波便將Papyrus話打斷。

「她是不會聽的,我這樣…是最優解!」

「而且…與其讓你不明不白痛苦的死在她手裡……」

「不如讓我親手來了結你……」

Sans看着在自己炮下掙扎的Papyrus低着頭,黑着臉道。

「San…s…」

「我…我明白了…你的表情…你也很痛苦�葉辰蕭初然全集�對吧?」

「雖然不知道具體是為什麼…但……

如果這樣可以幫到你的話,那…我就滿足了……」

Papyrus看着滿臉陰影的Sans,似乎明白了什麼,隨即頂着這炮威力,釋然般笑着道。

「!!!」

聽到這般話的Sans腦袋下意識的抬起,衝擊波也突然停了下來…

「Papyrus…我……」

「噓…Sans,沒關係的……」

「沒關係的…」

Papyrus托着殘破的身軀來到Sans的面前,雙手摸着Sans那神情混亂的面龐,強擠出一抹微笑道,而當這最後一句話的結束,Papyrus的身體便再也支撐不住,化為了陣陣塵埃……

Papyrus的地方此時也只剩下一攤塵埃,以及…一條已經破爛的紅披風…

*你的LOVE提升至4

*遠遠不夠

呼…

一陣冷風襲來,將Papyrus的塵埃揚起,隨後又如雪般落下,Sans看着這一幕,雙腿無力的跪在地上……

「……」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Sans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又抬頭看着漫天飄揚的塵埃,嘴角的笑容變得愈發癲狂,一陣令人心悖的狂笑也從其嘴邊響起。

一邊癲狂的笑着,一邊眼角也不自覺的滲透出血紅的淚水…

「呵呵…可真是滑稽……」

而當笑聲終止,Sans重新站了起來,笑容中透露出一絲自嘲的韻味道,隨即撿起被埋在塵埃中的那破敗的紅色披風,戴上其兜帽衫背後的兜帽,一聲不吭的向著遺迹走去……

在去的途中,Sans將所有遇到怪物盡數抹殺,原則為快准狠,盡量不給那些怪物們任何能夠反應過來的機會…

LOVE也因此提升至5

而當到達遺迹的門口,看着這熟悉的大門,以前的一幕幕再次浮在眼前…

但那些和諧的畫面卻並不能持續太久,沒過幾秒就被「現實」的回憶覆蓋,而對此,Sans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

而也在這時,Sans終於能夠毫不動搖的回答先前所聽到的話…

*我可以阻止這一切嗎?

「……」

「我可以阻止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