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一朝穿越變炮灰,靠玄學勇闖八零小說 第7章_發婚小說
◈ 第6章

第7章

「你們叫我來,是調查關於紡織廠家屬樓職工被殺的事情吧,可為什麼還得帶上我的妻兒?」

葉寒松一到公安局就板着一張冷臉,朝着副局長為首的幾名警察同志不客氣的大聲詢問。

陳頌挪到他們面前,擋住了他咄咄逼人的視線:「找葉廠長來是有兩件事,第一,關於被殺的員工起因是因為紡織廠臨時工的名額。」

「臨時工名額!」

一道尖銳的聲音響起,惹得所有人視線全部挪到了她身上。

這人就是那個與姜時替換的女兒——葉錦禾。

她身穿墨綠色的布拉吉長袖連衣裙,因着秋日天氣轉涼,外面還套着一件黑色的毛衣,腳上穿着的是一雙黑色小皮鞋。

突如其來的尖叫,更加印證了之前陳頌的猜測。

葉錦禾被眾人的視線看的僵在了原地,張了張嘴:「我…我就是吃驚一個臨時工的崗位就能讓人殺人。」

「是嗎!我還以為你早就知道臨時工崗位該給誰了。」

「怎..怎麼會!」

葉錦禾被陳頌突如其來的話嚇得一激靈,看到他移開視線,才暗暗鬆了一口氣,這人的眼神壓迫感太強大,她被看一眼就有種透不過氣的感覺。

葉寒松跟姜婉瑜對於她的失態,也覺得不滿,當即板起了臉,只是礙於有外人在,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瞪了她一眼,看她低着腦袋不說話才把緊鎖的眉頭解開。

只是陳頌說的第二件事,直接炸得三人臉色慘白,尤其是葉錦禾,眼神里露出的驚恐,害怕,更是讓人疑惑。

「第二,就是關於你們女兒被人抱錯這件事。」

「什麼?抱錯?」

「是不是弄錯了?我們的女兒在這裡啊…」

哪怕是見多識廣的葉寒松也被這個消息震驚的一下沒回過神。

「你們的女兒在衛生所生產那天,被姜樹根還有王金花掉包了,他們長期虐待你們的女兒,也是這對夫妻的兒子,覺得臨時工的崗位他板上釘釘,結果錄取結果不是他,一怒之下,就把人殺了。」

李霽初這時候把姜時帶了出來。

她一身破洞帶血的衣服,難聞的味道,跟葉錦禾站在一起猶如雲泥之別。

一旁身姿挺拔穿着中山裝的葉寒松以及穿着黑色連衣裙的姜婉瑜看到她,不由得往後縮了縮,眼神里的嫌棄,怎麼也擋不住。

姜時面色平靜,清澈的雙眼一直觀察着兩人,立馬明白了原身的親生父母,要假千金,不要親女兒。

至於一旁的葉錦禾已經徹底被打懵了,她的身世被揭穿了,那她以後要怎麼辦?

她急的彷如熱鍋上的螞蟻,不知所措的時候,姜婉瑜拉住了她的手,輕聲細語,溫柔的拍着她的背:「不怕,你永遠是我們的女兒。」

葉寒松也點頭:「你就是我們的女兒,不會變的。」

此話一出,原先焦躁不安的葉錦禾被安定了心神。

姜時此時已經收回來視線,這一家三口就讓他們和和美美的去吧。

公安局的警察同志都覺得這對夫妻腦子有病,李霽初指着姜時道:「這才是你們的女兒,他們故意換了兩人,還磋磨她,看看她穿的再看看姜時穿的。」

葉寒松冷着臉,神色異常凝重:「我不知道幾位從哪裡得知這種奇怪的消息,我們的女兒怎麼可能是泥腿子,她還要跟李連長結婚,她這種人不配。」

這話一出,現場頓時鴉雀無聲,只有陳頌腦海里閃過一個念頭:又來了……

這當然是姜時再次出手,給三人下了真言符。

姜婉瑜抱着手臂鄙夷的看着姜時:「我女兒怎能可能就這樣,她可不是,農村人就是農村人,想出這種法子來訛人。」

脫口而出的話,讓兩人冷汗直流,這時候要是被人舉報,他們一家就完了。

可接下去葉錦禾的話把事情拉到了**。

「他們怎麼會知道我不是親生的事情,姜樹根王金花太蠢了,這都被人發現,幸好爸媽認我這個女兒,真煩人啊,要是當初爸聽我的,把臨時工崗位給姜平安就沒這麼多事情了。」

眾人嘩然,心裏不由得吐槽了起來,這一家不但惡毒,還明顯不是很聰明,也不知道葉寒松這個廠長是怎麼當上的。

陳頌望着葉錦禾捂着嘴巴驚恐的模樣點點頭:「霽初,這位葉同志跟紡織廠家屬院的殺人案有關,帶去審訊一下。」

「好咧!」

李霽初都不給她反應的機會,就把人拽去審訊了,副局長默默的叫了另外一個同僚跟上。

姜時這一出手,就把人打得措手不及,她站在那平靜的開口:「我也不想有你們這樣的父母,斷絕親情關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