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一朝穿越變炮灰,靠玄學勇闖八零小說 第4章_發婚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姜平安的父母叫姜樹根跟王金花,此時絲毫沒有察覺陳頌看他們的眼神里滿是探究,還在絮絮叨叨說著姜時是多麼的兇殘暴戾。

「你別看她瘦小,她拿起鋤頭能打死一頭牛。」

「力氣大的很啊,真不簡單。」

陳頌對着門口道:「你聽到了。」

姜樹根跟王金花還在疑惑他在說什麼時,門口就出現一道瘦弱的身影。

慢慢走進門的,正是姜時。

此時已經是秋天,可她身上穿着的依舊是單薄的衣衫,腳上的布鞋都被腳趾頂破了一個洞。

而一旁一直在給她潑髒水的兩人,穿的雖然都打了補丁,可穿了兩件衣衫,腳上的鞋子也沒有破。

對比太過慘烈,讓人不由得對着姜時起了同情。

姜樹根跟王金花站在原地沒有動,看着姜時慢慢走向他們,臉上才有了焦急的模樣:「你這個小妮子咋就那麼不學好,小小年紀還學會了殺人。」

「我跟你說,你要是有罪就乖乖認了,這樣還是你爸媽的好女兒,不然我們可不認你。」

姜時眨了眨眼,依着原主的習慣側着腦袋,只是沒有開口阻攔兩人。

「你要是還想認我們,你就乖乖承認了吧。」

「爸媽養你那麼大不容易,你還是個傻子,你害我們被全村人恥笑的,你要是想家裡好,就該去承認你就是兇手。」

「小時啊,你要體諒體諒你爸媽,你承認了,到時候爸媽給你煮雞蛋吃,你可是最想吃了。」

「對對對,一大碗雞蛋羹,全是你的,還可以滴兩滴香油,好吃的很。」

姜時看着兩人軟硬兼施的模樣,鼻頭不由得發酸。

僅僅只是一碗雞蛋羹,就讓原身葬送了性命。

可那個人小傻子到死都不知道雞蛋羹是什麼味道,那不過是他們給她畫的餅罷了,他們知道她想吃,每次家裡做了雞蛋羹都沒她的份,舔碗底的機會都不給她。

他們都知道她想吃,可就是不給,只要小傻子被折磨,他們就開心。

姜時眨了眨眼,緩和情緒後,才抬頭望向一邊面無表情的陳頌:「陳隊長,你看到了,他們現場教唆我認罪。」

「嗯!」

姜樹根、王金花頓覺不妙,尤其是陳頌那簡單的一個嗯字,讓他們感覺到了涼意。

衝上去就要打姜時:「賤蹄子說什麼胡話,搬弄是非的玩意。」

姜時卻一臉冷笑的看着兩人,站在那眼神清明,一動不動,一字一句說出了讓兩人心生恐怖的答案:「我!的!智!力!恢!復!了!」

「不可能!你這是在賤人怎麼可能恢復,賤人!」

兩人發出尖銳的嘶吼聲,怎麼也不敢相信,剛抬手準備扇人,就被陳頌攔了下來:「當我是死的?」

姜時瞥了一眼欺軟怕硬的兩人,悄悄用靈力畫了兩道真言符。

符一入體,兩人瞬間眼神變了,望向姜時的眼裡全是嘲諷不屑,可又隱隱帶着幾分恨意和痛恨。

「你給我閉嘴吧,這是我家的事情。」

王金花一把扒開陳頌,指着姜時就是破口大罵:「你這個賠錢貨的玩意,讓你認罪就認罪,哪來那麼多的廢話,嗶嗶賴賴的,看老娘不抽死你。」

姜樹根也在一旁趾高氣昂道:「你這個傻子,快認罪,不然我兒子就要吃槍子,你能替我兒子死,那是榮幸。」

「就是,我們就是要你死,你怎麼沒點數呢?」

「你活着就是給我們姜家做牛做馬的,當初發高燒沒把你燒死,你今兒個就得替平安去吃槍子,那是你應得。」

陳頌攔在姜時前面,眼睜睜看兩人竹筒倒豆子,一咕嚕全自己倒了出了,他震驚於兩人的前後轉變,可又有點同情她。

這個姑娘從小就遭受了太多的惡意,到底是什麼讓他們如此恨她?

心裏更是疑惑這兩人到底發生了什麼,前後反差居然如此之大。

不過有了他們的口供,姜平安是鐵定跑不了了,至於這對父母的包庇罪是板上釘釘了,甚至還有栽贓陷害。

姜平安很快就被李霽初帶到了警局,整個人嚇得跟個鵪鶉一樣,止不住的哆嗦。

原本還寄希望於自己的父母,當一聽到他們已經招供,整個人都癱坐在了地上。

「他們不是說會幫我處理好的…怎麼還把我供出來了…騙子啊,你們兩個就特么是騙子。」

他剛罵了一句,就發現陳頌陰冷的眼神盯着他,直接嚇了一激靈,不用多審訊,就一股腦全說了出來。

誰能想到,這殺人案的一切起因,居然是因為紡織廠的臨時工名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