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李霽初聽到她突然叫自己的名字,微感震驚,臉上的表情也越發的冰冷,原先帶着不屑的雙眼立馬變得嚴肅莊重:「我們是警察,不會做找這事。」

「兇手正準備逃離,兇手的父母準備來引誘我成為兇手,如果你能做的了主,我跟你談也一樣。」

李霽初望着她那張冰冷但嚴肅的臉,知曉她是認真的,權衡利弊後,他出去找了他們局長。

他們警察想破案,但是更不想冤枉好人。

局長叫陳頌,剛從部隊退役,調派到開市當了公安局長。

局裡很多人對着空降兵,心裏都透着不服氣,更是有不少人等着看他笑話。

李霽初是跟着陳頌一起下來的,兩人曾經就是搭檔,一直也在為無法服眾而苦惱,其他同志,早被人指派出去排查走訪紡織廠家屬院,還沒回來,能用的人也不多。

聽到嫌疑人這麼說,立馬來了興趣,甚至隱隱覺得,只要解決這樁案子,他們就有機會站穩腳跟,能更好處理秘密任務,果斷的就來到了審訊室。

姜時見到他的第一眼,就發現他眼裡帶着一股殺氣,可以很好的肯定他上過戰場,殺過人。

跟李霽初站一塊,氣勢更強大。

九尺男兒,俊朗的臉龐,絕對能讓不少人心動,可他的眼神凌厲,走路沉穩,又幫他斷了姻緣,這人命硬但福厚,隱隱約約透着一股貴氣,可見家世不低。

她在打量陳頌的時候,對方也在打量她。

瘦弱的身子,臉色蠟黃,齊耳的短髮,劉海更是被狗啃,那雙閃着光芒的眼睛好像能看透人心。

看了兩眼他就收回了視線,語氣冰冷:「你找我?」

「兩件事,第一件事,等下會有姓姜的夫婦找上門,他們還把我當傻子,想要引導我認罪,但事實上兇手是他們的兒子—姜平安。第二:他們兒子在長蒲村的家中,你要率先派人去抓他,如果我沒出事,那麼他將逃走。」

姜時開門見山就把話給挑明了。

陳頌雙臂抱胸,眼皮都沒眨一下,用陳述的語氣道:「你是嫌疑人。」

「我後腦被人襲擊,醫師能查出來,第二,被砸之前,我是傻子,智商是五歲的傻子。」

姜時指着自己的後腦勺,冷靜的說出了以往的事實。

這話惹得陳頌眉頭緊鎖,開始抓她話中的漏洞:「你不是傻子。」

「砸暈之前,我是,現在不是。大腦很特殊,砸一下,擋在我腦海里的所有東西,全部都變得清明了。」

恰巧此時有人來彙報:「局長,有一對夫婦說他們的女兒殺了人,被咱們抓了。」

「霽初,把人帶到隔壁。」

「好咧!」

李霽初接到命令,就跟着進來的警員一起去接人了。

陳頌看着她怡然自得的樣子,眉頭都不曾舒展,要知道這裡可是公安局,犯人進來怎麼會如此的輕鬆,何況很多人被他看一眼,都會嚇得瑟瑟發抖。

可眼前的這姑娘不一樣,她不但不怕,還一副悠閑的樣子,不管是否無辜,都只能說明她心裏強大,而如此冷靜的嫌疑人,着實少有,要麼真的不是兇手,要麼兇殘成性,他希望不是後者。

「陳頌,你想要讓他們信服完成自己的任務,只能跟我合作。」

這話讓他眼睛眯了起來,墨色的黑眸一掃,但凡膽小的都能被震懾服:「你知道你在說什麼?」

姜時笑了笑,毫不在意道:「人來了,直接對峙來的更快,不過你得派人去抓姜平安,如果被逃到深山,那就難辦了。」

陳頌盯着她觀察了許久,李霽初都進來了,他的視線都還沒從她臉上挪開。

心裏的算盤被人揭穿,他不驚訝,但揭穿他的人是一個昨天來警局之前還是個智力低下的人,這就奇怪了,甚至連他身份都不知道,這讓他心中充滿了懷疑。

殊不知這一切都是姜時看面相看出來的,她批命算卦很在行。

見到李霽初的第一眼,她就發現他此時正處於焦頭爛額之際。

直到陳頌出現,越發篤定了。

他在這裡並不被同僚所待見,後面也因為任務出了岔子被急匆匆的調走了,對於他往後的生涯里,他一直覺得在開市的這一年裡,沒出色的完成上面指派的任務,是他最大的遺憾。

不過現在不一樣了,她要擺脫嫌疑,他要立威,雙贏的局面不可能不心動。

這不陳頌思考一番後,對着李霽初道:「你帶人去長蒲村抓嫌疑人姜平安。」

「是!」

陳頌離開前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姜時,就去隔壁房間。

一對中年夫婦坐在那,一臉的不安,眼神時不時的望向門口,兩人暗暗捏緊了拳頭,好似做了什麼決定一樣,看到有人進來,立馬站起來:「警…警察同志,我們聽說我們的女兒姜時被…被抓了,我們來看看,想讓她認罪。」

「對對對,這小妮子從小性格就野,還愛打人,想不到今天還會殺人。」

「太恐怖了,這樣的人就得嚴懲。」

兩人開口,就把姜時定義成有暴力傾向的人,這是想從第一眼就把人罪名定下來。

陳頌站在那面色不改,心裏卻泛起了嘀咕,這對待兒子跟女兒的區別怎麼就如此之大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