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說!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出現在案發現場?你跟兩名死者是什麼關係?」

警察同志死死盯着的女人,眼神里充滿了懷疑。

她被帶到公安局的時候還在昏迷,清醒後就一直捂着額頭,眉頭緊鎖,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樣。

原來一天前,紡織廠家屬院發生命案,接到報警後,他們迅速趕到現場。

跟兩名死者一起躺在血泊中的,還有眼前這名女子。

她叫姜時,可又不是姜時。

三分鐘前,她還在為提升國運獻祭自己的生命。

三分鐘後,睜開眼她就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

通過原身的記憶,她才知道現在是1977年的華國。

這具身體的主人也叫姜時,但是她是遠近聞名的傻子。

一天前,她父母讓她到鎮上買點肉,回家的途中被人打暈了。

是警察同志在命案現場發現的她,將她當成了嫌疑人,直接被帶到了偵查局。

醒來後的姜時,芯子直接換了。

好消息:她穿越重生了,還不是奪舍。

壞消息:她被當成了兇手,當場抓住。

更壞的消息:現在對於玄學類嚴打,到處都在反封建反迷信,要是被人發現她能斷生死、御鬼,可還了得?

姜時在豐安國,是一名赫赫有名的玄學大佬。

她天生陰陽眼,一生功德無數,深受百姓愛戴。

豐安國下了一場前所未有的大暴雨。

這場雨,下了足足三個月。

導致全國糧食顆粒無收不說,山體滑坡,瘟疫泛濫,百姓流離失所,村莊被沖毀,餓殍遍野,宛如人間煉獄。

她卜算天機,發現是豐安國功德缺損,才會降下天罰,為了將百姓脫離苦難,她決定出手改變豐安國的國運。

可一國的運道,豈是如此簡單就能改變。

好在她身負大功德,她拿出自己全部的功德去填補空缺。

功德散,身死,道消。

再睜眼,就變成了1977年的小傻子姜時。

一個被發現在命案現場的替死鬼。

由於她五歲時高燒,燒壞了腦子,智商一直停留在五歲。

這樣的原主,在家人的誘導下直接被當成了兇手。

死的那年,她才十七歲。

到死,她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空洞的雙眼看着天空一直沒有閉上。

她無法瞑目。

原主死後,怨念久久無法消散,而她剛身死,就被吸引到了這具體內。

她的生平就好像走馬燈一樣,在姜時腦海里一閃而過。

她因為是女娃的身份被家人嫌惡,原就一直磋磨她,燒壞腦子後更是變本加厲。

大冬天去河邊鑿冰洗一家老小都衣服,稍一反抗,就是一頓毒打。

每天吃的都是他們剩下的,有時候一天是一塊番薯,有時候沒剩下,她只能餓着肚子。

村裡的孩子從小都罵她傻子,只要她路過,就丟她石頭、牛糞……

短短的一生,每一天都是在痛苦磋磨中度過。

她到死都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生病了,卻沒有人帶她去衛生所,還要對她各種辱罵。

她生前只奢求父母能給她一點關愛。

可她一生唯一感受到父母給予的一點關愛,居然是為了哄騙她認罪。

她死後,屍體無人認領,因着執念,魂魄不入地府,在不知不覺中回到了家。

這時候她才知道,原來他們不是自己的親生父母。

當初發燒不肯送去醫院,也是想讓她病死,誰知道原主生命力極強,居然活了下來,但傻了。

知道一切後,原主再也無法承受,魂魄消失了,她變成了她。

姜時越往後看,胸口越發悶,只覺得喘不上氣,呼吸都變得急促,心頭悲憤難當。

眼前審訊的同志立刻察覺到她異樣,以為她是害怕心虛,指着審訊室牆壁上「抗拒從嚴,坦白從寬」八個大字,語重心長道:「讓你說是給你一次機會,你要是再不說,到時候苦的還是你自己,你要知道,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姜時深吸兩口氣,強壓下壓抑的情緒,才緩緩開口:「我是被人打暈丟在那的,有人要我做替死鬼,在進來之前,我是個智商只有五歲的傻子。」

她的話換來的是無情的嘲諷:「你以為你罵自己是傻子,就能逃過一劫?告訴你,老實交代,別給我整這些有的沒的。」

瞧着對方篤定原主就是兇手的模樣,她也不多廢話:「我要見你們公安局局長。」

「你還說你不是兇手?!你說你是傻子,現在可是能說會道。」

警察犀利的眼神沒讓她退縮,反而十分冷靜的迎了上去。

兩兩對視,誰都不輕易示弱。

審問的警察看她的表現,覺得她嫌疑更大了。

姜時消瘦的臉龐上,一雙黑眸閃着堅定的光芒,聲音低沉又乾脆,鏗鏘有力:「李霽初,你想讓真兇逃脫,讓好人枉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