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姜時笑了笑繼續吃面,她可沒說謊,這一切都是她看出來的。

葉寒松的面相顯示,他有兩個女兒一個兒子。

而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們的兒子。

家中三個小孩,怎麼都可以幫他免去下鄉,大不了就去長蒲村,反正都是熟人,可誰知道為了追求喜歡的女同學,居然瞞着家人一起去了大西北,那邊條件艱苦,為了讓他少受苦,兩人果斷的給大女兒也報了同一個地方。

要不是葉錦禾年齡不夠,姜時都懷疑她也會被送下去。

去時容易,回來就難了。

尤其是很多人都盯着他,準備揪他錯處。

恰逢此時,葉錦禾去同學家認識了李連長,他就想讓兒子通過這位連長的關係回城,可這時候居然有人告訴他,親生女兒被人故意偷換了,那個渾身發著腥臭味,面黃肌瘦的才是他們的女兒,想都不需要,直接拒絕!

這時候她只要了區區一百塊,對方怎麼可能不答應,甚至還想着她果然是個土包子,連叫價都叫不高,只是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這麼一個土包子,居然還妄想去偵察局工作。

原先想打拖延戰術的,只要兒子回來,她就當傭人養着就是,可偏巧結果不如人意,現在正在家裡對着她破口大罵呢!

想到這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揚,抬頭髮現一旁的李霽初跟副局長正雙目凌厲的注視着她。

「王金花姜樹根兩人曾經當著我的面說過葉家的情況,他們還嘲笑葉寒松的兒子,有好日子不過,非要下鄉。」

「嘶~」

兩人眼神滿是憤怒:「這兩人怎麼回事,人家那是建設祖國,他們還嘲笑,不行,我得上報。」

三人說了會話後,才都埋頭吃起了面。

姜時因為餓狠了,怕胃受不住,也不敢吃太多,稍微有飽意,就放下了筷子。

吃完飯後,副局長騎着單車帶的她。

活了兩輩子的姜時,看到這玩意,別提多好奇,只是很快,她的屁股遭了罪,甚至第一次感受到冷吹呼呼的直往衣袖裡灌風是什麼感覺。

她悄悄用靈力給自己畫了一道恆溫符,這還是她自創的,只要這個符在,她的體溫一直不冷不熱剛剛好。

快到村口的時候,她才把符去掉,一下子凍得她一個激靈。

李霽初一直在一旁用餘光打量着她,原本還納悶她怎麼如此抗凍,誰知道看她凍得打了一個激靈,這才知道她是裝的。

三人一到長蒲村,就直奔村委會,恰巧大隊長跟村委書記都在。

長蒲村大隊長是個四十歲的中年男子,一臉敦厚老實,村書記年齡已經在五十五了,正抽着焊煙跟大隊長說著姜樹根一家的事情。

看到警察同志來了,兩人連忙起身迎接,原先還輕鬆的神情,在看到姜時後,整個都緊繃了。

李霽初跟副局長瞭然的對視了一眼,之後就把姜平安殺人,以及栽贓給姜時的事情,從頭到尾說了一遍,甚至連瞧不起下鄉建設祖國的事情都說了。

大隊長和村書記兩人聽得背脊發涼,這一家三口是怎麼敢的啊!!

偷換孩子,虐待別人的女兒,讓她故意燒壞腦子,威脅親生女兒,兒子殺人,讓偷換的孩子去頂罪,這一樁樁的事情單獨拎出來,都覺得害怕。

可以說是壞入骨髓!

原本還想爭奪一下先進村大隊的,可姜平安家出了這檔子事情,這榮譽怕是沒有了,想到這的大隊長和村書記兩人,心裏對這一家是罵了遍,要不是有兩名警察同志在,他們都恨不得當場衝到姜樹根家。

最後心一橫,直接廣播通知長蒲村民一起到曬穀場集合。

秋日的傍晚,吹着涼風,讓人感到一股寒意,村民心裏是一百個不願意,但看到那道瘦弱的身影時,所有人身軀一震,甚至有人已經掏出瓜子,準備一邊看戲一邊嗑瓜子了。

姜樹根的父母兄弟此時也聽到消息,跑了過來,看到人群中間的姜時,立馬沖了上去:「小賤人,把我們平安弄哪裡去了。」

大隊長正一肚子氣呢,看到他們,大聲呵斥道:「鬧!繼續鬧!姜平安殺人還栽贓陷害,是要吃槍子的,你們也鬧,一起陪着他去吧!」

姜樹根的母親姜老太,一聽大隊長的話瞬間傻眼了,跌坐在地上發出哀嚎:「我的平安啊,平安…」

姜老頭低着腦袋,看起來傷心極了,還不忘拉扯姜老太,可不知怎麼就是拉不起來:「別鬧了,是孩子做錯了。」

至於他的兄弟,立馬後退了幾步,那是殺人啊,他們可不想沾邊。

姜老太哭嚎了好半會,才發現沒人搭理她,只能藉著姜老頭的手爬起來,指着姜時破口大罵:「你這個小傻子你怎麼不替你哥去死,你這種人活着也是浪費糧食,你去死啊。」

大隊長冷眼看着她撒潑,指着一旁的李霽初跟副局長冷笑一聲:「你當著人家警察同志的面栽贓啊,是嫌活膩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