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懸壺錄第8章 大王帶頭去巡山在線免費閱讀

懸壺錄第9章 有洞必入在線免費閱讀

不曾想第二天便是個大晴天,我們停課,組織去現場繼續綵排。領隊老師告知我們當天有三次綵排,時間分別是上午十點,下午五點半,晚上九點。於是,第一場綵排完了以後,在王同學的強烈要求下,我們三人按昨晚的約定,沒有計劃的開始了「探險」之旅。

我們先到附近小賣部買了幾瓶水和麵包,王事業另外要了兩個打火機,對於火機的解釋是他一會要用來玩荒地燒火。三人從昨晚那個地方下了小陡坡,便到了那片荒地,四周都是新翻出來的黃泥,土質鬆軟,加上近來的陰雨天氣,到處都是深淺不一的小水窪。我們所處的這條小土路一人寬,有點像田埂子,土質壓得相對比較緊,還混合著一些磚石,所以還能通過,但也得低着頭挑路走。王事業沖在最前面,帆子居中,邊走邊抱怨王事業帶的路太爛,左閃右躲的還是踩了一腳泥。約莫二十分鐘左右我們來到荒地的盡頭,發現周邊用圍擋全部圍了起來,就是高速路邊上那種綠色的鐵圍欄。不過正對着小土路的圍欄被人為的破開了一個豁口,可供兩個正常體型的成年人同時穿過。

三人魚貫而入,穿過豁口,跨過一條小溝,出現在大家面前的是一條山村老路,昨晚看到的小山崗就在眼前不遠的地方。山崗下果然有棟土磚壘砌的小瓦房,坡屋頂斜着下來,老瓦上長了些苔草,把房檐壓得很低。房前有個小坪,坪里有個老婆婆眯着眼睛坐着曬太陽,邊上有一小塊菜地。還有個年紀較輕些的大叔,看樣子應該是她兒子,坐在三塊疊起來的青磚上低頭正卷着煙葉。

土磚屋是背靠着山崗修建的,老路從屋前經過沿着山崗的側面繼續延伸下去。臨近小屋,大叔抬頭看了我們幾個一眼,當要經過時被他叫住,大意是說這條路已不通其他任何地方,前面也沒有什麼東西,就是荒郊野嶺。我抬眼看了看這個大叔,此人應該是個菜農,年紀五十上下,面部膚色偏黑,顴骨突起,一雙眼睛倒頗為有神。王事業回應大叔,說明我們是附近高中的學生,課餘無事四處看看云云。我們謝過大叔的提醒繼續前行,大叔抬頭看了看天上的大太陽,沒有再說什麼。

老路左邊是山壁,隨着走勢有些蜿蜒,所以一眼望不到頭,右邊是雜草叢生的荒廢農田,地勢低於我們走的這條路,順着田埂望過去還能看見幾排傾倒的房屋。看樣子**大範圍的拆遷征地工作一直在有條不紊的進行着,至於路口那戶人家,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而滯留下來。

我沒想到這山崗的縱深會這麼長,彎彎扭扭的估摸着走了半個小時後,附近已經沒有農田開墾過的痕迹。南方的冬天不比北方那樣猛烈,樹上並不是光禿禿的沒有一點綠色,儘管這樣,整體還是顯得單一、蕭條,周遭也看不到一絲生命的動感。路上跟我早先預想的一樣,沒什麼特別,只是中午的太陽很大、氣溫升高,我們走得久了便都開始出汗。雖然我們是南方,可二十年前的冬天比現在要冷得多,現在過度排放、溫室效應導致全球變暖,經常連着好幾年都看不見下雪了。大家那時都穿着羽絨服,裏面還得套上秋衣秋褲,有更怕冷的還會加上毛衣毛褲,比如說帆子。羽絨服本來就不透氣,又穿得厚實,所以一出汗都黏粑在身上,不是那麼舒服,加上一路無聊,幾人興緻便沒有剛開始那麼高了,就連一直走在最前面的大王,腳步也明顯慢了下來。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種經歷,以出遊為例:出門之前,根據不同的遊玩目的地,腦中會事先幻想希望能出現或者發生一些與之對應的額外美好場景或奇遇事件等等,雖然心裏明白心中所想基本不會實現,但也不妨礙繼續做這種事先願想。王事業就是懷着這樣的心態出的門,他希冀在過程中能撿到寶貝或者經歷一番奇遇冒險,即使最後什麼也沒發生,也沒有太大關係,因為心裏早就做好了無功而返的準備。大多人都將會平凡的度過一生,哪有那麼多歷險、奇遇能碰上,比起有人顛沛流離,朝不保夕,能夠平平安安的過正常生活,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又走了一段時間,前面終於出現了變化,路面由寬入窄,到了盡頭後分叉成兩條小路,一條往上應該通往山崗;一條向下不知通往何處。三人商量後,決定上山,去地勢高的地方看看周圍的情況。就在我們準備動身時,發生了件事情,地震了……

我們這裡是在華南地震區的長江中游地震帶上,東南部位於華南沿海地震帶內,整個城市處於兩大地震帶之間。但是發生大地震的概率非常低,一般都在2.0級以下,有記載的唯一一次達到5級的地震還是發生在明朝末年。震動維持了幾秒鐘,當時的震感很明顯,只是我們第一次經歷地震都沒反應過來就結束了,三人面面相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後來通過新聞報道才知道是發生了地震。

三人正猶豫要不要繼續往前,突然聽見一聲巨響,尋着聲音看過去,只見那條向下的路旁,緊貼着山壁某處冒出一陣白煙,過了片刻後,又慢慢消散不見,周遭似乎又安靜下來。我們又等了一會,確定不會再有什麼變故,便走近剛才出現白煙的位置想看個究竟,臨近那裡,我們看見了一個深入地下的洞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