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懸壺錄第4章 開了眼界(二)在線免費閱讀

懸壺錄第5章 搞學習在線免費閱讀

農村的夜都是寧靜而幽暗的,在稀稀拉拉幾家零星燈火映照下,更加顯得空曠。當晚的夜空顯得格外壓抑,若隱若現的十幾個星星,彷彿眼睛一般,居高臨下冷眼俯視着我們。爺爺看了看四周,凝神片刻,再次點燃一沓紙錢,口中又喃喃念着什麼。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別的原因,周圍的溫度感覺莫名就降了下來,給夏夜平添了一絲涼意,旋即不知從哪起了一陣風,把盆中的紙灰也刮出來了一些,仍然帶着火星子的紙灰就這樣飄浮在夜空中,隨後又緩緩落下直到完全滅掉。爺爺倒掉盆中剩餘的紙灰將盆拿在手中,然後轉身準備往回走。我們連忙前後跟上,剛邁開步子,就聽爺爺說道:「跟着我,那碗留下,不要說話也不要回頭!」我剛剛稍扭了半個頭就被爺爺的話給嚇了回來,但就剛才那匆匆一瞥,我確是看見了一團青綠色的絮狀體,非常淡,懸浮在半人高的空中,左右徘徊。我嚇得緊趕了兩步,超到了劉伯前面一點。

進了院子,爺爺把盆反扣平放在大門口,舒了一口氣,感覺放鬆下來,緩緩說道:「進來把那碗水給劉俊喝了,應該就沒事了。」劉伯猶豫着還是沒挪動腳,臉上一副既喜悅又着急的複雜表情。爺爺看在眼裡,笑着說道:「沒事,一會叫你嬸拖一下地就行了,又不是平常,特殊情況特殊對待。」劉伯感激的應了一聲,這才急忙跟着進了屋。

客廳里,燈光下,被爺爺叫做劉俊的小孩子面色明顯好了不少,劉伯把那碗有符紙灰的水給他緩緩餵了下去,他也能相對配合的吞咽了。爺爺再次翻看了小孩的眼睛,滿意的點了點頭。十多分鐘後,小孩慢慢有了血色,小臉瓜子也終開始紅潤起來,嘴巴也不是烏紫的了,只是仍然不怎麼出聲,也不動彈,窩在劉伯懷裡,半眯着雙眼,盡顯疲色。丁點大的小孩被折騰了三天,估計回去還得調理幾日才能徹底恢復過來吧。這時劉伯懸着的心才徹底放下來,眉頭舒展,滿臉感激之情,連連道謝。爺爺最後擺了擺手,送客出門,臨別又好意提醒了一句:「孩子太小,晚上盡量莫帶出來,容易招東西。」劉伯再次感激之餘,話里話外欲言又止,似乎還有什麼話想說,爺爺不等發問對他說道:「天塔山本來墳地就多,從那邊回來有條近路通大馬路上可以節約蠻多路程,但是得經過干塘坡,她肯定走的是那條近路,年輕人可能不知道也不忌諱,你是這塊的老人應該清楚。」劉伯聽完似乎恍然大悟,再次道謝,這才離去。

看着他們爺孫倆消失在夜色中,我終於忍不住開口問爺爺剛才那一系列的神操作是怎麼回事。爺爺沒想隱瞞什麼,似乎早就準備好了等着我問,慢慢說道:「在農村裡這事也算尋常,這要放在以前,都會認為是撞邪了、附身了。現在醫學發達,醫療條件比原來好了太多,從醫學的角度會認為是精神類疾病、人格分裂、癔症之類的。」爺爺看了看院牆外繼續說道:「你劉伯家我是了解的,跟我們還帶點親,他們家沒有精神病史,最近又沒受什麼強烈刺激,孩子才一歲,什麼都不懂,你想有什麼可以刺激到這麼小的細伢子。科學發展到今天,主流意識肯定不會認可撞邪附身這套說法,當然,身體有問題先看醫生是肯定沒有錯的。但是這個世界是相互關聯並進化的,不是簡單的線性發展,有很多事情現階段的科學是無法解釋的,但並不代表它們就不存在,所以有些情況需要老祖宗傳下來的一些手段去解決。」

「那這個世界上是真的有鬼嗎?」我似懂非懂的問出了我最想知道的事情。

爺爺看着我笑道:「有些問題得你自己去找答案,你以前還小,爺爺不願讓你接觸到這些,現在你也長大了,慢慢懂事了,你只要明白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東西是並存的,要學會從不同角度客觀看待遇到的問題,以後這些事我不會刻意避着你,但也不打算教你些什麼,真有興趣再說。」爺爺顯然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對於當時的我來說,爺爺的那番話聽着也着實吃力。

我還是不甘心的問道:「那剛才的情況怎麼您燒了些紙,給他喝了點髒水人就好了?」

爺爺聽完哈哈大笑看着我道:「那不是髒水…治他這個病用的是一些老方法,那個病根子就是想討點好處,估計平常也沒人記惦,又沒有深仇大恨,所以依着給點好處就這樣打發了。」

我意猶未盡,不依不饒的接着問最後那干塘坡又是怎麼一回事。爺爺抬頭看着已如黑幕一樣的天空,若有所思,摸了一下我的頭,小聲念了一句:「極陰地,冤魂聚;干塘坡,鬼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