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懸壺錄第2章 來了個客人在線免費閱讀

懸壺錄第3章 開了眼界(一)在線免費閱讀

無憂無慮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我讀小學三年級的時候,記得那是一個暑假的傍晚,我們在院子里剛吃完飯,爺爺搖着蒲扇正打算回客廳看新聞聯播,這時隔壁村上的一個伯伯抱着他的孫子雷急火急的就跑進院子里,一邊說:「忠滿(『叔』),累您看一哈,我屋裡孫伢子怕莫是受了黑!」一邊將那小孩兒往我爺爺面前遞。老爺子雖然平常不苟言笑但確實是個熱心腸,處事剛正不阿,加上他吃國家糧的身份,所以周圍十里八村的如果有什麼事或會來諮詢一下意見或會來尋得一些幫助,這倒是習以為常了。這麼多年以來,我多多少少了解到我爺爺有一些不一樣的本事和手段,許是以前我太小,處理一些事情的時候刻意迴避我。在城郊或者農村長大的小孩或多或少聽聞過一些奇聞異事,那時候信息不似現在這樣發達,無非就是三姑六婆們茶餘飯後的閑談傳到了我們這些虔誠的聽者耳里,加上這些故事都是發生在周邊,有的甚至還有名有姓傳得煞有其事,再通過幾手傳播者的添油加醋,更加顯得神乎其神詭異異常。我是聽說過一些怪事,但架不住沒親眼見過,今天這個事就讓我產生了難得的好奇心,所以想着無論如何得全程跟着觀摩一番。

爺爺回身看了一下那伯伯抱着的孩子,伸手輕輕翻看了他的眼睛,眉頭一皺,嘆了口氣說了句「跟我進來吧。」

然後我就很聽話很自然的也跟着進去,同時聽見奶奶的招牌話在我耳邊響起:「要換鞋子啊!穿醬色的那雙。」

是的,我奶奶有嚴重的潔癖和強迫症,來了客人她都要盯着他們換鞋,要按照她的要求穿指定的拖鞋,就算一次來十幾二十人,也別想矇混過關。家裡三層樓一天常規是要拖三遍,一處不落,來了客人的話根據現場氣氛活躍程度呈比例增加……這一天天的她除了在廚房就是在打掃衛生的路上,沒休息過。

書里書外,言歸正傳,兩人隨後進了客廳分賓主落座,奶奶泡好了茶送了進來就收拾去了。爺爺抬眼看了我一下,我心裏一緊,生怕他又調開我,還好,這次他沒說話,隨即偏頭對着那伯伯說道:「你把前後情況說一下。」

我鬆了一口氣,只見伯伯騰出手擦了一下額頭的汗,說道:「忠滿,是這樣的,兩天前我兒媳婦帶噠他從娘家回來,到屋是9點多了,也冒聽見說有么子不正常的,第二天早上就發現他有點不對,不吃東西也不理人,怎麼逗他都冒得反應,到了中午發現他臉刷白的,嘴巴嘞是烏的,我孫伢子一歲多了,平常好活潑、好逗人喜歡的。我崽就以為是生么子病了,帶到衛生院,醫生說是食物中毒,問了我們給他喂噠么子,後來檢查完又說是沒有什麼問題唉,建議再觀察。」

伯伯喝了一口茶接著說道:「結果到了晚上,我抱噠他在院子里歇涼,他突然對着外面一個方向放肆叫,躺下去又爬起來,眼睛閉上又睜開,還不停的吐口水。」伯伯一邊講述一邊又擦了擦額頭的汗,繼續說:「我們農村裡到了晚上外面雖然沒什麼光亮,但是我確定那個地方什麼都冒得,他當時不停的叫,我就抱他進屋,放得鋪上,冒多久他又對着房門邊上的角落又笑又喊,喊的什麼又聽不清,問他也不理人,就這樣一直到早上6點多才停下來。」

我在一旁津津有味的聽得毛骨悚然,爺爺皺眉看了我一眼,同時示意我給客人加水。伯伯謝過我,繼續說道:「這一晚折騰下來,我曉得有點不對勁了,醫生又查不出問題,曉得忠滿您白天要上班,這不晚上馬上就帶他過來給您看一哈是么子情況,真的是急死我噠!」

「聽說你兒媳婦娘家是住在天塔山那邊吧?」爺爺若有所思的問道,伯伯聽完連忙點頭應聲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