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斜風雨細江南岸第4 章 同桌在線免費閱讀

斜風雨細江南岸第5 章 準備好了嗎在線免費閱讀

江疏七歲那年,媽媽生下了妹妹江毓。一個粉**嫩的小嬰兒呱呱落地,江疏覺得很新鮮也很有趣,每天一放學就第一時間跑回家去看妹妹。

「媽媽,這是我給妹妹買的蝴蝶結橡皮筋……」、「這是我給妹妹買的髮夾……」、「這是我給妹妹買的小裙子……」

江疏總會拿出自己的零花錢給妹妹買來各種各樣的小東西,妹妹也很喜歡他,江毓最先會說的話不是「爸爸媽媽」而是「哥哥」。

「得得,得得……」只有一歲的江毓,胖乎乎的,走起路來搖搖晃晃,每天都會跟在江疏的身後喊着他。

「小毓,我給你買了棒棒糖,想吃嗎?」一放學回來,江疏就會跑去逗妹妹玩。

「得得,得得……」江毓搖晃着肉乎乎的小手,晃着小腦袋兒:「得得,糖糖!」

「媽媽,她說糖那麼清楚,為啥就是不會說哥哥。」江疏不開心的衝著正在一旁忙着的媽媽埋怨。

「小疏,有些孩子呢,g、d不分,有些孩子的zi、zhi不分,長大點兒就好了。」媽媽一邊寫着方案一邊耐心的給江疏解釋。

「江小毓,你叫哥哥,哥哥……」江疏蹲在江毓面前,舉着棒棒糖:「你叫對了我就給你糖糖,叫不對啊,我就自己吃。」

「得得……得得!」江毓有點兒着急:「得得糖糖,哇……」突然大哭起來,嚇得江疏手忙腳亂的把糖紙剝開,塞到她手裡:「給你糖糖,別哭別哭。」

「得得……」江毓吸溜着鼻涕,舔着手裡的棒棒糖開心的笑了。

江疏也不記得他是什麼時候開始和江毓吵架的,大概是江毓上了二年級吧,她不再是那個乖巧的追在他後面叫「得得」的小丫頭了,變成了一個刁鑽古怪愛找茬的臭丫頭。

「江小毓,你能不能不要動我的書!」、「江小毓,你又在我課本上畫畫?」、「臭丫頭,你再撕我作業我就揍你了……」

「兒子,你不要總和妹妹吵架。」、「妹妹小,你讓着她點兒。」、「你別欺負妹妹,她又哭了……」江寧達每次都這樣制止他們之間的爭吵,江疏的不滿情緒也越來越強烈。

「小疏!」羅雅茹工作很忙,在家的時候也有忙不完的工作很難去照顧兩個孩子:「妹妹總是和你找茬也是因為喜歡你,想引起你的注意。」

羅雅茹不贊成江寧達的教育方式,她更希望江疏能夠明白道理而並非強壓他去接受。

「媽,那她為什麼不能去給你找茬,引起你的注意。」江疏既不認同爸爸每次讓他謙讓的態度,也不贊成媽媽說的原因。

他的心裏,江毓就是個麻煩精,臭丫頭……「江小毓,我警告你,你再亂翻我東西,我就發火了……」江疏每次都這樣嚇唬她,江毓壓根兒不害怕:「哥哥,你聽過狼來了的故事嗎?你啊,嚇唬我,不管用!」

這一天,江寧達和羅雅茹都不在家,江毓寫完作業看了會兒書,只覺得肚子餓的「咕咕」叫。

「哥哥!」今天的江毓特別的乖巧可愛,她搖晃着她的馬尾辮在江疏的書桌前晃來晃去。江疏看她這樣反而覺得後背一陣兒發涼:「臭丫頭,你又出什麼壞點子呢?」

「哥哥,今天晚上爸爸媽媽都不回家,我想吃即食麵,你去給我煮唄。」江毓每次提出要求的時候,都會用她那張人畜無害的可愛模樣在江疏面前晃。

「好了好了,知道了,你別總在我眼前晃悠……」江疏不耐煩的把她往旁邊推了一把:「這才幾點你就吃飯,等我做完這套題再說。」

「我餓了,哥哥!我餓了……」江毓不依不饒的在江疏耳邊喊:「我要吃飯!」

「知道了,知道了,別煩我了,我大學一定要考去外地,再也不見你這個臭丫頭。」江疏不情不願的起身,一邊嘀嘀咕咕一邊走進廚房:「你要加雞蛋嗎?」他雖然拉着一張黑臉,但還是仔細的詢問了一句。

「要加雞蛋,我要加兩個雞蛋!」江毓蹦蹦跳跳的在廚房外面來回晃蕩。

「江小毓,你少吃點吧,吃那麼多也不怕變成小胖墩兒。」江疏突然想到了什麼轉過頭說,「江毓,你那個同桌叫南灃的,幹嘛要給你送機器貓?」

「我才不是胖墩兒呢,我是無敵善良美少女。」江毓裝作沒聽見他的問話。

「臭丫頭,我問你話呢,那個小男孩幹嘛給你送個那麼大個機器貓?」江疏可不會輕易放過她:「你小小年紀,好好學習,可別給我整這些有的沒的。」

「哥哥,你說的什麼意思啊?」江毓站在廚房門口,狠狠在江疏背上拍了一巴掌:「南灃生日的時候,我送了他生日禮物啊,我們去給他過生日的同學們,每個人都可以挑個禮物帶走呢!」

「哥哥,他家好大啊,是別墅呢,他媽媽在客廳里擺了好多禮物讓我們選,我就挑了機器貓。」江毓眼神中透露着羨慕的神情。

「是嗎?那你給他送的什麼生日禮物?」江疏一邊撈着面,一邊問她。

「我。」江毓撇撇嘴:「鋼筆嘍……」

「鋼筆?」江疏皺皺眉頭:「噢,你搶我鋼筆是為了送給他吧,那你後來送他什麼鋼筆?」

「哼!」江毓大聲的衝著江疏喊了一聲:「都怪你,我把粉色鋼筆送給他了。」

「哈哈哈!」江疏終於忍不住大笑起來:「沒事,沒事,你們都是小學生,粉色鋼筆適合小男孩。」

南灃的爸爸南培林是西京「南齊集團」的董事長,他和南灃的媽媽齊敏大學畢業後一起創業,以零售業開始做起,短短十幾年時間「南齊集團」從零售業起步,再到大型綜合體,他們的生意做的是風生水起,夫妻二人更是伉儷情深。

每個周末,是南灃家固定的家庭日,爸爸媽媽都會親自下廚做飯:「小灃,你和外婆洗洗手,飯馬上就好了。」

南灃的外公去世之後,外婆帶着只比南灃大五歲的小女兒齊穎和女兒、女婿生活在一起。

「小灃,叫你小姨下來吃飯!」齊敏從廚房端着菜出來,沒看到齊穎。

「小灃!你這鋼筆是誰給你的?」一個清亮的女聲從樓上傳來:「怎麼是粉色的啊?」南灃一抬頭,一個齊耳短髮的妙齡少女從樓上蹦蹦跳跳的跑下來。

「小姨,你別動我鋼筆。」南灃衝著女孩說:「那是我同學送我的生日禮物!」

「媽,姐,姐夫!」齊穎圓圓的臉盤兒,一雙杏眼明亮有神,正是十五歲的好年紀,渾身上下透着青春的活力。她把手中的鋼筆遞給南灃,伸手抓了一塊碟子里的肉就丟進嘴裏。

「又偷吃!」齊敏笑着呵斥了妹妹一聲,把剛做好的糖醋排骨擺在桌子上。齊敏和妹妹不同,她鵝蛋臉兒,柳葉眉,一雙丹鳳眼總是透着盈盈笑意。

她看了一眼兒子拿在手中把玩的鋼筆,笑着說:「哦,這支鋼筆是江毓送給你的啊。」

「來,給外婆看看。」南灃的外婆退休前是小學語文老師,她胖胖的身材,一雙彎彎的眼睛,她說起話來不緊不慢,總是笑呵呵的:「你這個同桌是不是那天來家裡過生日時穿了一身鵝黃色的運動服,扎了高高的馬尾辮啊!」

「嗯,是啊外婆。」南灃坐在了外婆身邊:「她是我同桌,是我們班語文課代表,語文學的可好了。」

「比我們小灃學的還好啊?」外婆摸一摸南灃的頭,慈祥的說。

「外婆,江毓的語文學的好,但是她數學不如我,她總請教我奧數題怎麼做呢……」南灃很自豪的昂起頭。

「哈哈,我們小灃是個小學霸啊。」大家都笑起來,南灃不好意思的撓撓頭也跟着大家一起笑着。

南灃的家庭日永遠都是伴隨着歡笑聲的,南培林身材魁梧,國字臉上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透出智慧與自信。齊敏也是一個性情溫和的人,她總是安靜的傾聽南灃和齊穎鬥嘴,時不時的摸摸兒子的頭笑笑。

「對了,小姨,我還有事要問你呢。」南灃夾了一筷子魚肉送進嘴裏,轉過頭問正在啃着雞腿的齊穎:「小女生過生日,我送什麼禮物啊?」

「小女生?誰啊?」齊穎笑呵呵的說:「你的小同桌嗎?」

「對啊。」南灃很認真的回答:「江毓下個月過生日,她說也要請我們幾個同學去她家玩呢,我也不知道送啥,小姨,你說送啥。」

「送給她一套書吧。」爸爸插嘴:「上個月我給你買了兩套世界名著,你不是說江毓語文好嗎?她肯定喜歡。」

「哎呀姐夫,小女孩才不喜歡這些呢。」齊穎趕忙兒擺擺手:「小灃,送她一個八音盒,小女孩都喜歡呢,相信小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