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斜風雨細江南岸第4 章 同桌在線免費閱讀

斜風雨細江南岸第4 章 同桌在線免費閱讀(2)

br>「臭丫頭,我問你話呢,那個小男孩幹嘛給你送個那麼大個機器貓?」江疏可不會輕易放過她:「你小小年紀,好好學習,可別給我整這些有的沒的。」

「哥哥,你說的什麼意思啊?」江毓站在廚房門口,狠狠在江疏背上拍了一巴掌:「南灃生日的時候,我送了他生日禮物啊,我們去給他過生日的同學們,每個人都可以挑個禮物帶走呢!」

「哥哥,他家好大啊,是別墅呢,他媽媽在客廳里擺了好多禮物讓我們選,我就挑了機器貓。」江毓眼神中透露着羨慕的神情。

「是嗎?那你給他送的什麼生日禮物?」江疏一邊撈着面,一邊問她。

「我。」江毓撇撇嘴:「鋼筆嘍……」

「鋼筆?」江疏皺皺眉頭:「噢,你搶我鋼筆是為了送給他吧,那你後來送他什麼鋼筆?」

「哼!」江毓大聲的衝著江疏喊了一聲:「都怪你,我把粉色鋼筆送給他了。」

「哈哈哈!」江疏終於忍不住大笑起來:「沒事,沒事,你們都是小學生,粉色鋼筆適合小男孩。」

南灃的爸爸南培林是西京「南齊集團」的董事長,他和南灃的媽媽齊敏大學畢業後一起創業,以零售業開始做起,短短十幾年時間「南齊集團」從零售業起步,再到大型綜合體,他們的生意做的是風生水起,夫妻二人更是伉儷情深。

每個周末,是南灃家固定的家庭日,爸爸媽媽都會親自下廚做飯:「小灃,你和外婆洗洗手,飯馬上就好了。」

南灃的外公去世之後,外婆帶着只比南灃大五歲的小女兒齊穎和女兒、女婿生活在一起。

「小灃,叫你小姨下來吃飯!」齊敏從廚房端着菜出來,沒看到齊穎。

「小灃!你這鋼筆是誰給你的?」一個清亮的女聲從樓上傳來:「怎麼是粉色的啊?」南灃一抬頭,一個齊耳短髮的妙齡少女從樓上蹦蹦跳跳的跑下來。

「小姨,你別動我鋼筆。」南灃衝著女孩說:「那是我同學送我的生日禮物!」

「媽,姐,姐夫!」齊穎圓圓的臉盤兒,一雙杏眼明亮有神,正是十五歲的好年紀,渾身上下透着青春的活力。她把手中的鋼筆遞給南灃,伸手抓了一塊碟子里的肉就丟進嘴裏。

「又偷吃!」齊敏笑着呵斥了妹妹一聲,把剛做好的糖醋排骨擺在桌子上。齊敏和妹妹不同,她鵝蛋臉兒,柳葉眉,一雙丹鳳眼總是透着盈盈笑意。

她看了一眼兒子拿在手中把玩的鋼筆,笑着說:「哦,這支鋼筆是江毓送給你的啊。」

「來,給外婆看看。」南灃的外婆退休前是小學語文老師,她胖胖的身材,一雙彎彎的眼睛,她說起話來不緊不慢,總是笑呵呵的:「你這個同桌是不是那天來家裡過生日時穿了一身鵝黃色的運動服,扎了高高的馬尾辮啊!」

「嗯,是啊外婆。」南灃坐在了外婆身邊:「她是我同桌,是我們班語文課代表,語文學的可好了。」

「比我們小灃學的還好啊?」外婆摸一摸南灃的頭,慈祥的說。

「外婆,江毓的語文學的好,但是她數學不如我,她總請教我奧數題怎麼做呢……」南灃很自豪的昂起頭。

「哈哈,我們小灃是個小學霸啊。」大家都笑起來,南灃不好意思的撓撓頭也跟着大家一起笑着。

南灃的家庭日永遠都是伴隨着歡笑聲的,南培林身材魁梧,國字臉上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透出智慧與自信。齊敏也是一個性情溫和的人,她總是安靜的傾聽南灃和齊穎鬥嘴,時不時的摸摸兒子的頭笑笑。

「對了,小姨,我還有事要問你呢。」南灃夾了一筷子魚肉送進嘴裏,轉過頭問正在啃着雞腿的齊穎:「小女生過生日,我送什麼禮物啊?」

「小女生?誰啊?」齊穎笑呵呵的說:「你的小同桌嗎?」

「對啊。」南灃很認真的回答:「江毓下個月過生日,她說也要請我們幾個同學去她家玩呢,我也不知道送啥,小姨,你說送啥。」

「送給她一套書吧。」爸爸插嘴:「上個月我給你買了兩套世界名著,你不是說江毓語文好嗎?她肯定喜歡。」

「哎呀姐夫,小女孩才不喜歡這些呢。」齊穎趕忙兒擺擺手:「小灃,送她一個八音盒,小女孩都喜歡呢,相信小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