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斜風雨細江南岸第2 章 好久不見在線免費閱讀

斜風雨細江南岸第 3 章 兄妹倆在線免費閱讀

江毓坐在的士里,她獃獃的望着窗外陌生的風景。

離開鄭寧的那一年,機場這裡還很荒蕪,偶爾會有幾棟高樓零零散散的矗立着,距離機場六站之外的地方是鄭寧市西部歡樂園,那裡有許多大型的遊樂設施,最吸引人的就是一個高聳入雲的摩天輪,江毓坐過,在高三那年寒假,和南灃……

「江毓,你回來了?」江毓猛然被抓住胳膊,再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她的手一顫手機「啪」的一聲摔在了地上。

「南灃!」江毓的聲音很小,小的連她自己都聽不到。

她愣了一會兒,才想到要低頭去撿手機,南灃已經鬆開了她的胳膊,一彎腰把摔在地上的手機撿了起來。他沒有立刻把手機遞給她,而是拿着手機左右翻着檢查了一下,然後很快速的划到了通話欄,輸入了一長串數字,緊接着他口袋裡的鈴聲就響了起來。

「手機屏幕沒事!」他語氣很平靜,聽不出一絲波瀾,他把手機遞給了一旁臉色慘白呆站在原地一言不發的江毓。

「怎麼了這是?」江毓正手足無措的時候,剛才的粉衣男子盧小天高分貝的聲音猛然響起,她一下回過了神兒,忙伸手接過手機,有些驚慌的抬起眼正迎上了南灃那雙深邃的眼眸。

「碰掉手機了?」和盧小天一起走過來的祝新誠一看是江毓正準備介紹他們認識:「南灃,這位是……」卻看到了南灃和江毓互相對視的目光,他瞬間住了口,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有點兒震驚的瞅了一眼南灃又看向南灃身旁的白色西裝。

白色西裝一直沉默不語的站在南灃身邊,這會兒才衝著祝新誠略微點點頭,祝新誠瞪大了雙眼看着面前還在對視的兩個人。

「你要去哪?我送你。」南灃眼睛一眨不眨的直盯着江毓,發現她準備躲閃的目光,馬上又接著說:「是去你哥家嗎?」

「不用了!」江毓努力的擠出一絲微笑,她看了看南灃和他身邊的幾個人:「沒想到祝先生和盧先生是你的朋友,不用送我,我已經約好車了。」話音一落她根本不給南灃再說話的機會,轉過身逃也似的離開了。

南灃看着江毓漸行漸遠的背影,嘴角慢慢的露出了一絲笑意。

「南灃!」一直到江毓的身影消失在出口處,其餘三個人才一起湊上來:「她,她就是那個,你那個初戀吧!」

「嗯……」南灃堅定的點點頭。

「天吶,老祝你飛機邂逅的美女是南灃的初戀!」盧小天話一出口,被祝新誠狠狠的瞪了一眼。

「南灃,我和江小姐是同一班飛機回來的,她坐在我旁邊。」祝新誠不急不忙的說:「我就說她怎麼有點兒眼熟,現在想來是你給我們看過她的照片。」

「走吧,咱們回去再說,今天咱們可是雙喜臨門啊,老祝談成了大事,南灃你等的人也回來了……值得慶賀!」白色西裝的男人一直沒有開口,這一出聲兒,盧小天憨笑起來:「還是秦濤會說話,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什麼爛比喻!」秦濤捶了他一下:「走吧!回家!」

江毓運氣不錯,她逃開了南灃他們四個人,一到出口就看見了一輛空的士緩緩駛來,她也顧不上是否插隊了,迎着的士就喊着:「師傅,停車,開一下後備箱!」

這一路,她不知道車開了多久,只覺得剛才發生的一切都像是在夢中,她夢見過無數次和南灃再次相遇的情景,唯獨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種方式。

「小姐,四季楓林到了。」的士師傅很貼心的停好車幫助江毓拿下了行李。

「謝謝師傅!」

江毓站在小區門口,「四季楓林」四個大字赫然入目,她這會兒才覺得自己跳動加速的心慢慢的平復了下來,她拖着行李緩緩的走到了入口處,門口的保安攔住了她。

「不好意思女士,這是私家花園小區,不是業主不能進入,如果您是訪客,請讓業主出來接您。」保安穿着一身藏藍色的工服,禮貌又嚴謹的講解着小區的安全制度。

「哦,我是業主。」江毓伸手從包里拿出哥哥上次帶去倫敦給她的門卡:「只是我第一次來,請問三棟在哪裡?」

保安接過她的門卡看了一眼,又看看她,這才按了一下門禁開關:「女士,您請進,我讓同事送您去三棟!」

江毓坐着小區接駁車來到了三棟門口,這和她在手機上看到的差不多,一棟三層小洋房,門口有一個小花園,花園裏面種滿了紫薇花和三角梅,花開的很繁盛,幾種不同的顏色相互交織着。

她拿着門卡刷了一下門禁,門打開了,她站在門口也不進去,只是往裏面張望了一下,嘗試着喊了一聲:「有人在嗎?」

「你是小毓吧?」一個女聲從江毓的身後傳來,她回過頭,看到一位五十多歲的阿姨手裡提着一大堆購物袋笑呵呵的走了過來。

「是的,我是江毓,您是陳阿姨吧?」江毓把行李箱往旁邊讓一讓:「您先進!」

四季楓林大多都是花園洋房,只在最後面孤零零的修了兩棟高層。江毓走進大廳,就看見房子全部是黑白灰色調的裝修,就連傢具也都是白色和灰色的,顯得整個房子冷冷清清。

她環顧了一下四周,拿出電話正準備給江疏打電話,自己的鈴聲卻先響起了。

「小毓,你到家了。」江疏正在常州出差,他看到了管家app提示江毓的門卡刷卡記錄,就趕忙兒暫停了會議:「路上順利嗎?」

「哥,我到了,都挺順利的!」江毓說到這兒,眼前又閃現出了南灃的那張臉,她有些心慌的咳嗽了兩聲:「咳咳,我在門口遇見了陳阿姨,她正好買菜回來,這會兒做飯呢。」

「小毓,你沒感冒吧?聽見你咳嗽了,要是覺得不舒服就吃點葯,我這邊還沒有忙完,你先好好在家休息,陳阿姨也住在家裡,你有什麼需要就直接找她。」江疏看了一眼表:「你給媽打電話了嗎?」

「嗯,下飛機就打過電話了。」江毓看向廚房,陳阿姨正在忙忙碌碌:「哥,你先去忙吧,我都到家了,你就放心吧,來之前我幫朋友做了兩個方案,這幾天我好睏只想睡覺。」

「好,你好好休息,如果想出門,就讓陳阿姨打電話給司機,讓他去接你。」江疏站起身走向窗邊:「小毓,你的房子還在裝修呢,你就先住在家裡,等我回去再帶你去看。」

「知道了哥,你忙吧。」江毓掛了電話,聽見哥哥的聲音就像見到他一樣,讓她有了回到家裡踏實、安全的感覺。

陳阿姨很快做好了飯,顯然這是江疏特別交代的,全部都是江毓愛吃的菜,她也餓壞了,三兩口就把飯吃完:「陳阿姨,你做的飯真好吃。」

「小毓,你愛吃就好,我還擔心你在國外生活慣了,不喜歡呢。」陳阿姨微胖的身材,一笑起來眼睛眯成一道縫,說起話來也是慢悠悠的。

江毓起身收拾着碗筷:「怎麼會,我出國的時候都十八歲了,還是喜歡吃咱們自己的飯菜,而且您做的飯很合我的胃口。」

「那太好了、太好了。」陳阿姨忙着搶過江毓手中的碗筷:「你啊快去休息,坐了那麼久飛機,小毓啊,我兒子是江總的助理,我們娘倆多虧江總才能過上現在的生活,你想吃什麼就直接吩咐我,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

「阿姨,您客氣了,我哥告訴我了,咱們就像一家人一樣。」江毓很喜歡這個有些嘮叨但又讓她覺得很親近的阿姨:「那我去睡覺了,阿姨你也別忙活了,休息會兒吧……」

江毓的卧室在三樓,和樓下的大廳不同,這間房子江疏很精心的為她挑選了傢具和裝飾物,淺粉色的碎花牆紙搭配着白色的實木傢具,歐式公主床上堆了一堆毛絨玩偶,有些是新買的,還有一些是她生日大家送給她的。

江毓順手拽過一個機器貓玩偶,摟在懷裡搖晃着玩了一會兒,一轉頭她的目光落在了寫字檯上。她走過去拿起了桌上一個粉色的城堡八音盒,翻過來,後面一行稚嫩的字躍入眼中:江毓,祝你生日快樂,南灃!2001年4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