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斜風雨細江南岸第1章 回國在線免費閱讀

斜風雨細江南岸第2 章 好久不見在線免費閱讀

希思羅機場位於倫敦的西南部,一年四季都很繁忙,每天起降的航班多達1200多架,每天從機場往來的乘客更是數不勝數。

2016年九月的倫敦,只有十幾度的氣溫,已經連續下了半個月的雨,空氣中瀰漫著雨水潮濕的味道。

機場里並沒有匆匆忙忙的步伐,反而很像學校的圖書館,稀稀拉拉的人影中或是手拿咖啡低頭看書,或是戴着耳機獨自陶醉,即使幾人站在一起也只是小聲的交談着……

「小毓,你穿這麼少衣服,一會兒上了飛機會更冷。」江毓已經辦理了登機手續,這會兒和媽媽站在安檢口,她低着頭把手中的機票和證件翻來翻去,然後時不時抬眼望一下前方碩大的時鐘。

媽媽穿着一件駝色的毛呢大衣,大衣裏面是一條黑色的羊絨連衣裙,頭髮鬆鬆的盤起。媽媽說話的聲音很輕柔,她的眼神中雖透着一絲落寞卻依舊無法遮掩她端莊優雅的氣質。

媽媽伸手輕輕拍了拍江毓的黑色風衣:「我穿着呢子大衣,你卻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風衣,如果感冒……」

「媽,我不冷!」江毓側着頭沒有看媽媽,只是機械的把身子往旁邊一抽,微微一笑打斷了她的話:「媽,你回去吧,我該過安檢了。」江毓的頭髮又黑又直,長發整齊的垂到腰際,她用手捋了捋額頭的劉海兒,轉過頭給了媽媽一個很禮儀化的告別微笑。

「小毓!」媽媽欲言又止的停頓了一下,伸出手溫柔的摸了摸江毓的頭:「下飛機給媽媽打電話。」

「嗯!」江毓平靜的點點頭:「媽,你也照顧好自己,工作忙好好吃飯。」江毓深吸了一口氣,轉過身:「媽,我走了!」說著邁開步決絕的進了安檢口。

「小毓,別恨媽媽!」一貫沉穩而又冷靜的羅雅茹看着女兒頭也不回的背影,輕輕抹了抹眼角的淚滴。

江毓執拗的拒絕了媽媽為她訂好的頭等艙,而是選擇了自己買的經濟艙。飛機上的人很多,她坐在靠窗的位置,放好登機箱,就戴上了耳機側靠在座位微閉上了眼睛。

「你好,打擾了!」江毓恍惚間感覺有人輕輕拍了一下自己,她坐直身子睜開眼,飛機還沒有起飛,拍她的是鄰座一個長相斯文的中國男子。

「小姐,打擾了!」男子又一次開口,江毓歪歪頭摘下耳機:「有事情嗎?」

「嗯,您真的是中國人。」男子咧開嘴笑了笑:「我看您像中國人,所以冒昧的問一下,那個白色的箱子是你的嗎?如果是,我可以把它立起來嗎?這樣,我的包剛好就能放進去了。」他一口氣說完話,然後盯着江毓等她做出答覆。江毓低頭看了一眼他座位上放着一個軍綠色的行李包,她點了點頭:「可以。」

「太感謝了!」男子趕忙伸手去整理行李,江毓再一次戴上眼罩、耳機,身子往窗口處一側,很快就睡著了。

十七個小時的飛行,江毓一口飯也沒吃,她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路,直到感覺有人輕輕碰了碰她的胳膊:「小姐,要到鄭寧了。」

「嗯……」江毓緩緩的坐直身子,取下眼罩和耳機,很平淡的說了句:「謝謝!」

「我看你一路也不吃不喝,你是身體有什麼不舒服嗎?」男子關心的詢問。

「沒有,謝謝!」江毓不想多說,把頭轉向窗外,她看着窗外的景色一點兒一點兒被放大,地面已經看的越發清晰了,飛機開始慢慢降落。

鄭寧機場在江毓2009年離開之後進行了大規模的規劃和整修,現在已經是一個出行重要的國際機場了。

江毓一邊等着行李一邊回著微信,「媽,我到機場了,一切順利!」剛回過去微信,媽媽的電話就打了過來:「小毓,你到了?飛機上冷嗎?鄭寧冷嗎?」

「媽,我正在等行李,我不冷,你別擔心。」江毓看到自己的箱子從傳送帶緩緩過來,趕忙說:「媽,不說了,行李來了。」

她掛了電話急匆匆的去取已經從她面前傳送過去的行李箱,身邊一個人突然一伸手幫她一把把行李提了下來:「是這個吧?」江毓抬頭一看,又是飛機上坐在她身邊的斯文男子,這次她點點頭笑了笑:「謝謝幫忙!」

斯文男子幫着她把行李拉到一旁,伸出手文質彬彬的說:「你好,我叫祝新誠。」江毓稍微遲疑了片刻,也伸出手,指尖輕輕握了一下:「你好,我叫江毓!」

「江毓!」祝新誠重複的念了一遍:「這名字挺好!」

「呵!」江毓不去接話只是莞爾一笑:「祝先生,那謝謝你,我先走了。」說著就拉着行李往出口走去。

「江小姐,一起走吧!」祝新誠總覺得這個女孩兒有點眼熟,名字好像也在哪裡聽過,一邊跟在她身旁一邊禮貌的說:「江小姐,有人來接你嗎?我們可以同行的。」

江毓也不停步,一邊快速的走着一邊拒絕:「祝先生,不用麻煩了!」江毓一向不太理會這種陌生人的搭訕,如果不是因為剛才提行李的幫助,她甚至都不會去費時做自我介紹。

祝新誠見她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也就緩緩放慢了腳步,心裏暗暗的嘲笑着自己。

「祝新誠啊,你看你把人家小姑娘嚇的,還以為你是登徒子呢……」他又覺得有些可笑:「我這長相也不像是個壞人啊!」

祝新誠說的並不錯,他一米八的身高,白皙的面容下長得眉清目秀,說話的時候也總是輕聲細語彬彬有禮。

「算了,我還是離江小姐遠一點,人家說不定心裏在罵我是斯文敗類呢……」祝新誠有點無奈的想着,便不再和江毓說話,只是走在她身後不遠處一同往出口走去。

江毓一邊走一邊翻看着約車軟件,機場同時到達了好幾次航班,出口的人很多,幾個約車軟件上都顯示着要等候半個小時以上。

江毓正停住腳步在猶豫着要不要排隊去坐機場大巴,就聽見一個誇張的聲音響起:「老祝啊,不愧是你,一出馬就旗開得勝,來,抱一個。」

她循着聲音側目一望,一個身穿粉色西裝的人影飛奔着擁抱上了跟在她身後的祝新誠。

「好了好了!你太浮誇了。」祝新誠甩開他的擁抱,頗為嫌棄的看了粉色西裝一眼:「你這品味真的越來越……」

「別具一格?」粉衣男子的音調依然很高:「我就知道老祝你最有品味了,他們兩個嘲笑了我一早上,走走走,回家慶功!」說著一把拉過祝新誠的箱子。

江毓看他們往這邊走來,慌忙收回視線,繼續擺弄着手機。

「江小姐,是不是不太好叫車,不如一起走,我們送你?」祝新誠也注意到了在一旁看了半天熱鬧的江毓,走過去再次發出了邀請。

「哦!」江毓看見祝新誠走過來,猜到剛才她一副好奇的吃瓜神情肯定被他盡收眼底,再想到自己先前一再拒絕他的好意,有點兒不好意思:「謝謝祝先生,我已經約到車了。」說著對祝新誠露出了自相識以來第一個善意的笑容。

「這位是……」那粉衣男子突然摟住祝新誠的肩膀湊到了江毓面前:「呀,這位美女是老祝你飛機上邂逅的嗎?」

「別胡說,這位是江小姐!」祝新誠轉向江毓,依舊保持着禮貌的介紹:「江小姐,這位是盧小天。」

「江小姐?」盧小天直勾勾盯着江毓:「江小姐好面熟啊,我們是不是以前在哪裡見過?」

「應該不會,我剛回國。」江毓不想繼續耽誤時間在陌生人這裡,她急切又不失分寸的衝著祝新誠說:「祝先生,我打的車就快到了,先走了,再見!」

「哎!」盧小天還想說什麼,一把被祝新誠拉住:「你幹嘛?人家還以為咱倆是壞人呢。」

「不是,真挺面熟啊……」盧小天還要爭辯,忽然看到兩個熟悉的身影也往這邊走來,他高聲的喊着揮揮手:「這裡,在這裡!」

出口處遠遠走來兩個男人,一人穿着一套墨綠色的西裝,另外一個人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裝,他們兩人和一邊推着箱子快速的走着一邊繼續低頭擺弄着手機的江毓擦肩而過,黑衣男子猛然停住腳步,轉過身往前兩步一把抓住了江毓的胳膊:「江毓,你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