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逍遙少年謀士第1章 郡王來訪在線免費閱讀

逍遙少年謀士第2章 然後怎樣了在線免費閱讀

「公子,廣平郡王來了!」

侍女小青走進書房,對秦維說道。

書房裡,少年秦維正坐在書桌旁,欣賞玻璃窗外的雪景。

書房一邊的牆角,掛着暖氣片。

把整間書房烘得暖意融融,如同陽春三月。

此刻,外面又飄起了鵝毛大雪。

書房在二樓。透過玻璃窗,秦維看見廣平郡王李俶,已經進了院子的大門,身後跟着幾名隨從。

秦維與李俶,已經是老朋友了。

自從三年前秦維穿越到大唐,就與李俶有交往。

現在秦維建起了自己的莊園,李俶更是隔三差五的要到秦家莊來玩一玩。

李俶是皇孫,現在封廣平郡王,後來還登基為帝。

如今李俶與秦維經常稱兄道弟,所以李俶來訪,秦維也懶得去迎接。

「小青,郡王每次來都要喝啤酒。可是現在是大雪天,你叫人拿出我們新釀的『小飄飄』白酒來,讓郡王見識見識。」

「我想看看,我們這種新酒,在郡王這樣的貴族眼中,算什麼級別。」

「是!」

小青答應着,心裏卻在嘀咕:

什麼「小飄飄」白酒!取個酒名都取得如此戲謔!你就不能取個正經點的名稱嗎?

小青雖然這樣想,表面上卻微微地低頭鞠躬,並且保持姿勢好幾秒。

秦維看了小青一眼,說道:

「我已經給你說過多少回,我的助手對我說話時,要抬頭挺胸!」

「你看看你這個樣子,低着頭,真的就像一個僕人……」

「此事要是傳出去,天下的美人們還以為我秦維不懂得憐香惜玉!」

「這不是讓我身敗名裂嗎!」

小青瞪了秦維一眼,假裝很誇張地抬起頭、挺起胸,一副驕傲的表情。並且說道:

「還天下的美人們?除了我,這天下還有幾個美人認識你?」

秦維沒有回答小青的問題,只是看着小青此刻抬頭挺胸的樣子。

禁不住連連誇讚:

「你看!現在你抬頭挺胸的樣子多好看!多有風姿!」

「讓人一看就神清氣爽。」

「像你這樣天生麗質、如花似玉、傾國傾城、沉魚落雁……」

「並且……迷倒眾生的佳人,就應該挺起胸膛做人!」

「若是動不動就低着頭,那不是暴殄天物嗎!」

小青臉上現出紅暈,白了秦維一眼,欲言又止。

「所以,你要儘快把你這低頭的毛病改過來!」秦維一本正經地說。

小青今年十五歲,跟着秦維才一個多月。

她是秦維從路邊「撿」來的。

當時秦維從長安回來,半路上看見她坐在路邊。

當時天氣寒冷,她抱着膝蓋瑟瑟發抖。

秦維從她的衣作判斷,覺得她應該是富貴人家的侍女。

至於長相嘛……嗯!頗有幾分姿色!

「小姐姐,我收養你吧!」秦維是一個很講道義的優秀少年,見到美人受罪,自己就難受。

「我看你正在落難,不如先跟我走,回頭我再送你回家,如何……」

經過秦維好說歹說,這姑娘就來到了秦家莊。

可是,秦維問她叫什麼名字,家住哪裡,為什麼落難,她都不說。

秦維只好給她取了一個臨時的名字:小青。

小青與秦維說話,總愛低頭以示恭敬,真的很像侍女。

秦維已經給她糾正過好幾回:要抬頭挺胸!挺胸!

秦維雖然表面上承認「侍女」這個詞,但是實際上從來沒有把小青當僕人看待。

因為,秦維與所有手下人都是僱傭關係,而不是主僕關係。

現在小青已經很開朗了,與秦維說話也越來越隨意,但是那低頭的毛病還是未能完全根除。

既然老友來訪,秦維也不能總是坐在書房裡與佳人說話。

出了書房,下樓來到客廳,看見李俶正站在牆邊,把手放在暖氣片上取暖。

客廳雖然過於寬敞,但是兩邊牆上的暖氣片還是足夠供暖,廳中並無寒意。

李俶在暖氣片上取暖,完全是出於好奇。

「賢弟,這是何物?為何如此暖和?」李俶問秦維,雙手不忍離開暖氣片。

這暖氣設備前幾天才造出來,所以李俶以前沒見過。

「這叫暖氣片,裏面是水,用煤炭供熱。我莊上現在正在大量生產。」秦維介紹道。

「嗯!也算得上巧奪天工了!」李俶稱讚。

「你若是需要,我派人到你府上裝上幾套。」秦維坐到椅子上,懶洋洋地說道。

「那就有勞了!」李俶轉身坐下。

「如此大雪天,殿下來訪,可是有事?」秦維問。

「當然有事!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事!否則我也不會冒雪而來。」李俶一邊搓手一邊回答。

「何事?」秦維問。

李俶用一種很嚴肅的表情看着秦維,一字一頓地說道:

「我來就是為了告訴你,安祿山真的反了!反了!沒想到果然被你說中了!」

秦維靠在椅子上,一副悠閑自得的樣子,說道:

「算算時間,安祿山起兵已經過去十多天了。現在,他的大軍已經拿下好多州縣了。」

「嗯,現在你說的話,我完全相信!」李俶點點頭,然後又很好奇地看着秦維,繼續說道:

「我只是覺得奇怪,為什麼你能提前幾個月算定安祿山會造反,而且還能預知他起兵的具體日期?真是奇哉怪也!」

秦維笑笑,說道:

「預知安祿山會造反,其實很多人都能預知,這沒什麼好奇怪的。」

「太子殿下早已知道安祿山不安分,宰相楊國忠早已看出安祿山會反。」

「安祿山野心勃勃,又手握三鎮重兵,不反才怪!至於我為何會知道他起兵的具體日期……」

秦維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回答。

李俶接過話,說道:

「是啊,你是如何預知他起兵的具體日期的?」

「只怕連安祿山本人,都無法提前幾個月給自己定一個起兵的具體日期吧!」

李俶想不明白,只能追根問底。

秦維無法回答,只好乾咳兩聲,隨便應付一句:

「這個……是我推演出來的。」

「哦?」

李俶依舊一臉好奇,秦維也不知自己的回答是否令他滿意。

良久,他的表情才從好奇轉為嚴肅,問道:

「不知賢弟對此次叛亂有何看法?」

「你既然能預知未來,想必已經知道這場戰爭的結局。」

「即使不能知道,至少也有用兵良策。還請賢弟指點一二。」

秦維搖搖頭,說道:

「能預知未來又有什麼用?我有用兵良策又有什麼用?」

「我就算說出來,陛下也不可能採納我的建議,說了也等於白說!」

「賢弟為何認為我皇祖父不會採納你的建議?」李俶很誠懇地問。

秦維冷冷說道:

「急報送到他的案前,他都不相信安祿山已經造反。」

「如此固執的一個人,你覺得他會聽得進我這個小民的意見嗎?」

李俶有點尷尬。

你秦維當著我這個皇孫的面,如此評價天子,你也太大膽了吧!太不給我留面子……

「嘿嘿!」李俶不好意思地乾笑兩聲,說道:

「就算天子不採納你的建議,那不是還有監國太子嗎?還有文武眾臣。」

「至少,我想聽聽你對這場戰事的看法!」

「你真的想聽?」秦維問。

「對!所以你一定要說說你的看法!你若是不說,我今天豈不是白來一趟?」李俶很認真。

「那好!我就告訴你!從現在開始算時間,安祿山大軍將在一個月之內攻破東都洛陽!」

李俶一怔,心下暗暗吃驚,問道:

「叛軍竟然如此強悍?我大唐軍隊就如此不堪一擊嗎?」

秦維一時無語,他不想打擊李俶。

目前唐軍的戰鬥力與叛軍差距是真的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