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是哈,穿的也好」劉洪也點頭,依依,無動於衷,她就是想買點東西放空間里,心痒痒,看見什麼都很有年代感,好想收藏。

「明天去看看升旗吧?」依依提議,「好啊,好」「明天早點起」

四人溜達一圈買點宵夜就回了酒店,除了領隊都已經睡了,歲數大了,累挺,還是年輕好啊。

次日,依依出去買了早點,順帶偷渡點,才回酒店「依依,你去哪了?俺正準備去找你呢」

「買點早點,快吃吧,然後去看升旗。」依依放下早點道。

「對哦,快吃,快吃」

四人再次坐電車來到天安門,神情肅穆的看了升旗,又花一塊錢照了相,依依私下裡給了五塊,加急洗出來。

「你們還想去哪逛逛,我帶你們去。」柱子道。

依依擺手,「我來過,走,我帶你們逛,那邊是商場,咱們可以去看看」

「好好,走走,」劉芸是個急性子,拉着二人就跑了,柱子緊緊跟在後面,這要是丟了,他可不是丟工作那麼簡單的事了。

依依他們進了商場,哇,大地方就是不一樣啊,看看這衣服,就是好看啊。三人在一邊嘀嘀咕咕半天,然後跟着依依開始採買。

嗯,絲巾挺漂亮,來50條,400元。紅色粉色的,珍珠髮夾,塑料髮夾來100個,125元,布拉吉20條,80元,這是拿回去賣的。真遺憾不能去趟上海淮國舊,聽說那裡有不少東西呢!

接着直奔海貨店,海帶,鹹魚,黃花魚,扇貝,海參,蝦仁,來個一百五十斤,45.6元,當然都是乾的,

再然後看着那些冒着熱氣的吃食,三人對視一眼,買,

茯苓夾餅 、六必居醬菜 、酥糖、果脯蜜餞、驢打滾、北京烤鴨必買物品,嘗一口,好吃,依依美的眼睛都眯在一起了。

桂花陳酒買上幾壇,茅台幾壇,紅糖,那是遇見就買的,以後就是留着換東西也是好的。雖說好像她有存貨來着,囧!

嗯,錢一不留心就花朝了,還得收斂一下,看着依依買了那麼多,劉家兄妹也羨慕,不過他們的資金少,還是就買點絲巾好了,然後找個空地,擺攤,把帶來的特產賣了,不就又可以買了嗎?

3人熱火朝天的忙了起來,本來帶的就不多,質量也好,因此賣的挺快,然後再次衝進了商場。

3天後,取了照片,拿上東西直接坐黃包車到了火車站,又是一番擁擠,這才找到了自己的鋪位,依依抹了把汗,真是太難了。

她發誓,以後再也不出門了。

車廂里都是人,也不是說話的地方,劉洪拿出買的包子雞蛋,幾人分吃了,就各自躺在鋪上休息。

火車晃蕩晃蕩,不一會就有人來回走動,兜售商品,衣服,雞蛋,雞,啥都有,就是價格高些,看見列車員就趕緊跑,因為他們逃票啊!

劉芸見啥都好奇,東瞅瞅西瞅瞅,「真熱鬧啊!」

依依附和「是啊,熱鬧,快歇會吧,把行李看好。」

「啊,對對」

人多小偷也多,幾人也不敢睡實,輪班守着,一路走走停停,人上人下,很快進了東北,「依依,進東北了,明天中午就能到市裡了。」

「知道啦,我去趟廁所」

「我跟你去」劉芸說著起身拉着依依前往廁所,人真多啊,簡單擦擦臉,清爽多了,「走了,依依,跟緊我啊」

「嗯」回來發現車廂又換人了,一個中鋪,一個下鋪兩男的,穿着中山裝,拿個皮包,看樣子大小是個官呢!

依依瞅了兩眼回身把裝髮夾的大包拿了過來,打開,「嘿,好漂亮」劉芸拿起一個珍珠髮夾帶在了依依的頭上,「這妮子就是俊」

「呵呵,這個給你,你也好看」依依也拿起一個珍珠髮夾要給劉芸帶上,二人笑呵呵的玩鬧。

依依買了20個珍珠髮夾,30個塑料髮夾,50個次一些的髮夾。一字排開,視覺衝擊很大,眾人一打眼就看見了珍珠髮夾,這不隔壁有個**姐就過來了「小妹,你這賣不賣啊?」

依依咧開一張小嘴,甜甜的道「**姐,你看看,喜歡哪個?價格不一樣喲。」

來人樂了,這孩子招人喜歡,拿起一個珍珠的,又拿起一個塑料的,都喜歡

「這一包3塊一個,中間的2塊,最後這個1塊,您是第一個買的,那兩5塊我在送您一個怎麼樣?你可以從這包里挑一個。」依依指着最後邊1元一個的道。

「好啊,給你。」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這年頭不像後世,見面不識不說話,現在都在聊天,這不來往的人一眼就看到了依依放在腿上的髮夾,「怎麼賣的?這個我要了」

「姐姐,3元一個。」

「這麼貴?」

「你看多漂亮啊,你帶肯定好看,這可是京城的東西,這包2元一個,那邊一元一個,您是第二個買的買這兩送一個一元的哦?」

女子算了算,沒出聲,依依繼續誘惑道「這優惠僅限前五哦,先到先得喲」

這時對面男人眼睛一亮,想想自個的媳婦,閨女,妹妹,快速拿了三個珍珠的,「送我一個」

依依看着男人拿了2元的一個,裝作很為難的樣子,「叔叔,不能欺負小孩子啊,小孩子不容易的」

男人大笑,「那我再買一個?」

「算了算了,看你順眼,劉哥收錢。」依依擺了擺手。

「哎,好嘞」劉洪回神道。

「我也要,那,給你錢」剛剛還在猶豫的女子麻利的掏錢。

「你這有些貴啊,小姑娘」邊上大娘說道。

依依搖頭,「不貴了,我總得掙點辛苦費吧?」依依順手拿出一紙包,打開,五條絲巾,「看看這才貴呢,20一條,看看這質量,這色澤,多好看」依依抽出一條給劉芸帶上,「怎麼樣,好看吧?」

對面男人問「都是紅色的?」

依依搖頭「還有粉色的」又拿出一包,包括了劉家兄妹的一包「就這些了」

男人立馬掏錢「三個紅色兩個粉色。」送人挺好。

人都愛跟風,這不就剩一元的髮夾12個,絲巾就剩劉芸脖子上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