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眼看着他們就要上了船,依依這才又摸黑回到了賓館,次日一早來到小院,就離王府井不遠,地段不錯,就是不大,大概10個平方,在一座4層樓高的頂層最裏面。

進門就是自己改建的廚房,裏面就是卧室,至於廁所,水池在樓道中間,門前是一個個灶台,雖然對於後市的依依來說不滿意,但想想這個時期也算不錯了吧,棚戶區可是還有不少人呢。

至於他們怎麼買到,花了多少錢那就無所謂了,簡單看了一下,就鎖上門離開了,鄰居嘛,還是先不要聯繫了,等她來了再說吧。

如此一來,倒是不用在着急填充空間了,退了賓館,在服務員同情的眼神下背着個小包袱登上了回城的火車。

一路順利的睡到了終點,到家已是晚上10點了,然後依依摸黑來到酒廠,至於開鎖,很簡單,把庫存收了,糧食收了,佔了15平,又去了祖父的醫館,咦,貼了張紙「出去進貨,15天後開門!」

依依搖搖頭,從後門走吧,收了藥材,工具,布莊收了,糕點店收了,嘖嘖,存貨真少,也就佔了10平,回家。

先睡覺,反正明天放假,心裏想着事,起的就早,天蒙蒙亮就起來了,依依來到書房把書都收進空間,就剩下課本就行,筆洗,硯台,桌子椅子,柜子以後都是值錢的,那就收,反正咱有地方放不是?

四處敲敲,沒發現意外之財,各屋子走一遍,基本上堪比抄家了,然後直奔藏東西的地方,這幾天她也沒閑着啊,發現他們沒拿走的東西都藏在馬棚角落,

依依把迷藥放在草上,一會馬就倒了,這才掀開青磚,挖了三米才發現石板,真是累死寶寶了。

打開石板,走下樓梯,呦呵,不少呢,瓶子,玉器,瓷器,書畫多些,銀元八箱,金條10箱,

也許打算以後回來吧,依依收了起來,又恢復成原樣,快累虛脫了,抹了把汗,把馬綁起來,一鎚子下去,在放血,對於在堂會混過的人來說,都是小意思。

庖丁解牛不至於,但正常分解還是可以的,不要問在堂會怎麼干這個,依依啥都干,只要能有口吃的。火拚的時候也是殺過人的,真瘋子依!

後半夜還得起來細細查看下,萬一有遺漏的就不好了。還別說真搜出來不少,看樣子能帶的東西真是有限啊,依依收了起來。

第三天整座宅院可以稱得上是毛坯了,連柴火都收走了,空間僅余不到十平米的地方了,可見依依有多狠,至於明天收房的人見了啥感想,沒辦法,依依聳肩,管他呢!

環顧一圈,依依很滿意,這才關上門,趁夜來到新住處,在隔了一條街的地方,一個小院落,安心等人來接。

回到房間就看到床上有一個箱子,依依好奇的打開,整整齊齊的錢,一捆一捆的擺好,共10捆,總共一萬元,最上面還有一串鑰匙和一封信。

依依打開,信上說這是各個庫房的鑰匙,至於錢是工人的工資,如果收繳的人要的話,可以給出去,如果不要那就自己收着。因此信紙也是分了三張,真是想的好周到。

看完依依滿臉的複雜,上輩子如果也是這樣的話,其實周家對自己也是仁至義盡了,如果自己沒有跟着去港城的話,可是上輩子發生的一切自己也不是假的啊,依依很是茫然。

不過既然已經都離開了,那就當一切都了結了吧,再見就是陌生人了。嘆口氣,把東西收進空間,這輩子應該不一樣了吧?不過這時候的大陸她還是不太了解的,只得小心低調點了。

至於鄰居,明天還得打探一下為人處世,自己太小了,真是不方便啊。

而周家人一番心驚膽戰的到了港城,到了酒店發現除了身上隨身帶着的金銀首飾,凡是箱子里的東西都少了一大半,他們的憤怒依依不知道,可是他們的慘狀依依還是可以想像的到的。

過慣了大手大腳花錢的日子,讓他們節衣縮食別提多難受了!

這時大興安嶺地區的林場附近的偏僻小村莊,是個愛國村,基本家家都參與了戰爭,解放後除了有少數有前途的,其他的都安心回家種田或者在林場工作,陪着老婆孩子。

村尾靠山一家姓解,老爺子老太太身體倍棒,就是膝下只剩一兒一女,兒子解愛國,今年32,在鎮上一家飯店做掌柜,妻子鄰村田妮,是個裁縫給人做衣服。

有個頂替依依的女娃叫解小香,同胞的哥哥,叫解小川,還有兩個8歲的雙胞胎弟弟,解小山,解小河。女兒嫁到鎮上,一家屠夫,生活不錯,育有兩個12歲的兒子。

日子好了,大家的奔頭也有了,每天都朝氣蓬勃的,可是今天兩封來自陝北的電報打破了解家的平靜。

解愛國拿着電報回了家,一臉沉思,老爺子在院子里給菜地澆水,見兒子回來了很是詫異「你怎麼回來啦?有事?」

解愛國遞過去電報「爹,您看看,我今天收到的,一封是給我的,一封是給我媳婦的內容一樣,『速來接人,你孩子』!」

老爺子也想不通,要是私生子,不能也給兒媳婦發啊,明顯就是怕找不到人才做的兩手準備,「從哪發的」

「陝北,爹,當時小川還有一個妹妹。您說是不是?」解愛國忍不住想到那個從出生就丟了的小姑娘。

田妮和婆婆看着解愛國回來也出門正好聽見這句,田妮激動的問「當家的,你說啥?啥小姑娘?」

老爺子和老太太一頭霧水聽不太明白,老太太拍了一下子兒子「說清楚。」

「當時田妮是生了對龍鳳胎,可是丟了妹妹。」解愛國抹了把臉,就因為丟了閨女,田妮總哭,正巧田妮的弟媳難產生了個閨女,人沒了,他們就抱了過來。

田妮的弟弟也是願意的,不然有個孩子在找媳婦也費勁不是?再說孩子的爺爺奶奶也是同意的,不過孩子都是知道身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