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2018年,陽春三月,乍暖還寒,一位年過60的老嫗周依依孤單的走在海市的大街上,終於回到大陸了。

遙想當年離開大陸,前往港城再次被周家人拋棄,她跑過堂會,遊走過歌廳,報復過周家人,也被周家人報復過,忙忙碌碌的,再回眸已是年過半百了。

回頭看去,這一輩子啥也不剩了!砰,倒霉之人喝涼水都塞牙,好不容易回了大陸,還未找到親人所在,就被從天而降的人砸死了,周依依覺得自己真的,很冤。

也許牛頭馬面也感覺周依依太苦?周依依再次睜眼,就發現自己又回到了12歲那年。還有耳邊的那句「下輩子健健康康,這空間也送你了,等你再來可得還我啊」

想了想,這是自己貪玩,不小心着了涼生病那次吧!不過剛才是誰在說話,不待細想,只見門口帘子掀起,一位身穿旗袍的優雅老人快步走了進來,「小囡囡醒了?好點了沒?」

「嗯,」依依嗯了一聲,這是奶奶?真是很久不見了,依依低頭,掩飾下眼中的複雜!

「小二,把粥端來」老人沖外面喊到,這才一把抱起依依,愛憐的摸了摸腦門,又摸了摸小臉,一臉心疼。

依依自發的窩進了老人的懷裡,記憶里依依是在老人身邊多一點,父親是酒廠老闆,母親的嫁妝鋪子是一家糕點店,一家布莊,閑時出去打馬吊,就是在家也是大多陪兩個哥哥的。

祖父則是位老中醫,依依最喜歡跟着的就是祖父,別看依依小,簡單的病都還可以看了,用祖父的話說就是老天爺賞飯吃。

「妹,你好啦?」大哥噔噔噔拿着粥進了屋,二哥也跟着。

「好多了」依依整理好情緒笑笑。

「那就好,以後可不能再貪玩了。」大哥不放心的囑咐,依依輕點頭以示保證。

吃了粥,用了葯,依依有些昏昏欲睡,奶奶為依依掖了掖被角,這才帶着大孫子離開。

而依依這才閉目回想,上輩子的這時候是怎麼樣的呢?

現在是1952年的陝北,是個富貴人家,聽祖母說有個四品大官呢,所以住處並不是簡單的窯洞,三進的院子呢,是個大家族,依依父親是老大,下面還有兩個弟弟一個妹妹,其他的就不太清楚了。

不過依依印象深刻的是自己病了母親從來沒有來探望過,以前認為也許母親不喜歡女孩?算了,不喜歡就不喜歡吧,不缺衣少食就行,依依不挑。

可是事實確實不是親生的,嗤笑一聲,都是奢望啊!先養病吧!

等病好了,依依又開始去學堂了,穿着小旗袍,加個小披風,也是一枚清秀小佳人啊,依依臭美着。

「妹,走啦」二哥邊跑邊喊。「哎,來啦」依依笑着開口,當個小孩也挺好啊,可惜好日子過不了幾天了。

很快依依就發覺家裡在收拾東西,依依知道開始了, 這天依依起夜聽見門外有人走動的聲音,半響又陸陸續續的,依依披件衣服跟了出去,在牆根貓好。

「老大把票都買完了,形勢對我們不利,我估計第一把火就是咱家,太顯眼了。」祖父道。

「爹,不至於吧?咱不是捐了一批了么?」老大不想走。

「誰不想走誰就不走,一會分家,把東西都分分」祖父沉吟着。

眾人看看,雖說不舍,但都同意走,順利分完家,老大才開口「爹,現在票很貴,咱的從上海或者廣州走,東西就不能帶太多了。」

「嗯,能賣賣,各自找門路,趕緊的去吧,消息別走漏了,萬一走漏了消息走不了,我把他逐出家門。」祖父惡狠狠的看着眾人,直到孩子們點頭這才放鬆。

統計人數,合計要帶的東西,忙忙碌碌,等其餘人散了,就剩祖父祖母,老大兩口子時,大兒子才說「爹,我岳父岳母那,也想一起走。」

祖父抬頭「自己買票。不能再通知別人了,目標太大,可以分批走」

大兒子躊躇,祖父問道「吞吞吐吐的幹什麼?有話說」

「爹,票少一人的。」

「在買啊」

「這趟船不夠了。」

祖父不語,直盯盯的看着大兒子,兒媳一咬牙一跺腳道「爹,依依那孩子留下吧!」

「你再說一次,你不喜歡就算了,也沒用你養,你這是把孩子往死里逼啊」祖母說了從開會為止的第一句話。

「娘,實話說了吧,這孩子不是我的,當時我被敵人嚇着了,早產,孩子沒了,你也知道當時有逃荒的也生產的,孩他爹趁人不備抱走了,就是依依。」兒媳捂着臉說道。

「你圖什麼啊?你抱走了人家沒找?」祖母氣憤。

兒媳很自得「娘,你記得以前我懷孩子時算個命么?那人說我的孩子是個旺家的,孩子必須活着,你看這些年多順風順水。」

祖母無語,又看向兒子,得,肯定也是信了,不然不能幫着,要麼說這兩口子不親孩子呢。

「那這孩子還是帶着吧!你不是說旺家么!」

兒媳搖頭「那不行,當時還有一句話,小時旺家大時平常。既然都平常了,那就還給他們算了」

「怎麼還?你知道那家人在哪呢?」祖父問,怎麼有這麼天真的兒媳。

「有有,我當時打聽了他們的老家,我已經給他們寫信了。」大兒子道。

「如果人家不要呢?那麼小的孩子,你讓人家怎麼活?」

「我把地址給她,再給她些錢,讓她自己決定吧」老大都安排妥了,帶是不可能帶的。

「合著你們都準備好了?我要去不同意,非要帶呢」

「爹,真不行,一是船票不夠了,二是不能讓人家母女分離吧」老大在父親漸漸冷卻的眼神中閉嘴了。

「這事你們自己跟孩子說。」老人起身離開了,祖母也搖頭嘆氣不知該說什麼,隨後離開,夫妻對視,「你去說吧,給孩子些錢,萬一人家不來領,到時登報斷絕關係,總不能拖累孩子。」

丈夫點頭,依依估計沒話了,這才悄悄起身,回了屋子,躺在床上嘆息,果然,重來一世還是沒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