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五零六零誰都不能阻擋我過好日子第1章 重生幼年在線免費閱讀

「我就在附近看看,那我明天就不叫你們了」依依還是想出去看看。

「我陪你」劉洪說道,不放心一個人出去。

依依搖頭「不用了,劉哥,我就在附近,不走遠,放心吧」在依依的再三勸說下,劉家兄妹才放心,各自睡去不提。

一早二人還在睡,依依已經起床收拾完,留個紙條「中午給你們帶飯」就拿着背包一臉好心情的樣子出了招待所。

吸口新鮮空氣,涼涼的,真是透心涼,不過這麼早就這麼冷了啊,帶好圍巾,看準一個方向,開逛。

拿出在北京買的相機,感覺風景不錯的地方,照張照片,留作紀念,買個熱乎乎的烤紅薯,繼續逛,真是一個地方一個風貌呢,各有各的美。

一早集市就熱鬧的不行,烤羊肉串,松子芝麻醬,野雞,狍子,鹿也有,可惜不方便拿,不過冰糖葫蘆可以來一個,邊走邊逛,不知不覺身後的背簍就滿了。

依依收進了空間,然後再次買幾串羊肉串,再買幾個冰糖葫蘆,熱乎乎的粘豆包這才回了招待所,招待所內劉芸都着急了,眼瞅着就中午了,咋還不回來。

再不回來,她就要出門去找了,就見依依優哉悠哉的回來了「小芸,看我買的好吃的。」

劉芸嘆氣,真是不讓人省心,不過回來就好,不省心依還在開心的招呼二人用飯。

「嗚嗚,這羊肉串好好吃」劉芸吃的滿嘴流油,「好吃吧!多吃點,不夠我再去買」

「夠了夠了,你也吃啊」

吃飽喝足,在歇會,劉洪就帶着妹子出去溜達了,而依依則在屋裡休息,趁着沒人收拾下空間,力爭在空出點位置,說不定又能發筆橫財呢!

人總要有夢想不是,嘻嘻!

次日一早6輛馬車帶着他們一行人就開始趕路,他們三個還好坐在馬車裡,其他人大多數都是走路,中午就冷水就着饃饃,直到天擦黑才終於到了村子。

每年都來一趟,村長已經習慣了,大隊部早已準備好了,暖呵呵的屋子,粗面饃饃,還有一大盆野豬肉燉白菜馬鈴薯,不說吃飽,吃個8分飽卻也是可以的。

而劉芸跟依依則沒有湊熱鬧,而是躲在屋子裡用飯,依依看着掉渣的土牆,在想到她的親生父母家就在隔壁的山頭,一時有些惆悵。

關於認或者不認,有了猶豫!劉芸顯然也意識到這點,有些猶豫的說道「依依,不然不認了吧」

依依嗤笑「別想那麼多了,再看吧,說不定他們還不想認我呢」

劉芸歪歪頭,這話也對「你放心,我會支持你的,咱先悄悄打聽一下。」

「嗯,先問問柱子哥,咱們別添亂」依依點點頭,提議道。

「對對」

休息一晚,留下一半的人收藥材,順便打聽解家村的事,剩下的進山找參,依依也想去,還沒近過山呢,劉家兄妹也蠢蠢欲動,奈何要進山還幾天,實在沒工夫搭理他們。

所以劉洪跟着去了,依依與小芸則留了下來,劉芸憤憤不平,就是看不起女的,哼。

依依也知道,可是又能怎麼辦,偷跑跟着那是不可能的,那可是大山啊,沒個人帶着,在走丟了,那就完了。

都在忙,依依也不好閑着,拿着相機跟着劉芸滿村子閑逛,聽大娘們聊聊家常,過得很是歡樂。

在外劉芸稱呼依依為姐姐,都姓劉,也是為了不暴露依依的身份,順便打聽下有沒有稀奇事發生,拐彎抹角的探聽着。

聽說解家村有個被人偷了的女兒,嫌棄家裡窮,留在了城裡。

聽說那家從小收養了媳婦弟弟家的女兒,很是得寵。

聽說那家條件不錯。

聽說那家不在打聽丟了的女兒,揚言沒有這個女兒。

越聽依依的心情越不好,自己不願回跟被人不要心情是不一樣的,雖然傳言不可全信,但也有幾分是真的吧?劉芸在一邊安慰的拍拍小姐妹的胳膊,要她說不回去也好。

大不了認她娘當乾娘麽,嗯,是個好主意,回去就跟娘說。

二人心情低落的回了住處,半晌劉芸跑了出去,很快就跑了回來「依依,後天解家村的就回來換藥材,你要不要跟着看看?」

依依沉默半天,才道「看看吧,怎麼也得見一面,不然我不甘心」

「嗯,我陪你」劉芸緊緊握着依依冰涼的小手,依依回以微笑「謝謝你」

「嗨,咱兩誰跟誰啊,是吧」劉芸笑嘻嘻的碰碰依依的肩膀,二人再次玩鬧在一起。

後天一早,大隊部就忙碌了起來,解家村的人半夜就到了,就這麼扛了半宿,有藥材,有野物都是來換糧食的,他們在山區,平原也少,冬長夏短,糧食實在太少了,現在有機會,都來換了。

但一個個的捂得太嚴實了,依依是啥也看不出來,唯一不同的就是有個跟依依差不多大的女娃圍着一個男人嘰嘰喳喳的。

那個女孩很幸福呢,依依卻不知道那就是她的親生父親,昨天那女孩就纏着父親非要跟着一起去,聽她親生父親偷偷的說,來的就是陝北的藥材隊,不過對外說是北京來的。

所以她害怕,怕那個女孩也跟着一起來了,所以她必須跟着,以防萬一,至於父親說的把實話告訴解家,那是不可能的,這對於她來說的好日子那個女孩應該看不上吧?

對,一定看不上的,女孩安慰着自己,慢慢的就不心虛了,說服了自己真相就是這樣的。

所以一晚上的翻山越嶺解小香咬牙跟上,解父也只以為是想見見世面,因此帶着大兒子領着小閨女就一起出發了。

到了大隊部,解小香跟親身父親眨眨眼,然後亦步亦趨的跟着解父,把一個女兒依戀父的樣子表現的足足的。

解父雖然有些奇怪一向不親近自己的女兒為何會這樣,但也只是以為孩子面生,所以囑咐大兒照顧一些。他去把進山打的獵物換糧食去。

「姐夫,你來了,快來,他們從北京來的,糧食都是好的,今年冬天可以吃個半飽了」田妮的弟弟田福連忙到近前開心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