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道長生:從鎮魔司獄卒開始第008章 魔佛,邪門的蠱惑、度化之術在線免費閱讀

武道長生:從鎮魔司獄卒開始第009章 魔佛梵空在線免費閱讀

陸長生加速直奔甲字獄,在所有人看來,他這就是慷慨赴死,不少人心底暗自嘆息。

「唉……小陸這到底是得罪了誰,居然這般往死里整他。」

「誰說不是啊!之前是常季,如今常季死了,原本以為小陸終於是解放了,誰能想到,新來的司獄更絕、更狠。」

「噓……小聲一點,你是生怕那關雲山聽不到是吧!」

……

關雲山離開後,一干獄卒並沒有立馬去做事,而是低聲議論起來,對陸長生紛紛表示同情。

當然,也有一部分人,則是冷笑、嘲諷。

他們和陸長生並沒有什麼矛盾,只是單純的喜歡看人倒霉。

陸長生不會知道這些,就算是他知道了,也根本不在意。

夏蟲不可語冰。

他現在的心境,和這些人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

大象不會因為螻蟻的嘲諷而動怒,因為大象眼中根本就沒有螻蟻的身影。

一路疾步前行,很快,陸長生就來到了甲字獄。

「怎麼回事,這甲字獄的煞氣,比昨天明顯濃郁了不少,一夜之間,怎麼會濃郁這麼多,難不成是發生了什麼?」

這才剛一踏進甲字獄,陸長生就感覺不對勁。

煞氣太濃了。

比之昨天,提升了差不多一成。

別看這數字很小,要知道,鎮魔司大獄中的凶煞之氣本身就很濃郁,尤其是甲字獄,更是非常恐怖。

如今一個晚上提升了一成,這絕對是非常駭人的。

陸長生心神一凝,渾身汗毛都跟着豎立起來。

一臉謹慎的看向四周。所有老房門緊鎖,並沒有什麼異常。

但陸長生知道,這事情絕對沒這麼簡單。

「算了,天塌下來還有高個子頂着,鎮魔司卧虎藏龍,大獄這邊如果真有什麼事情,鎮魔司的強者肯定會知道。我又何必去操這個心……」

陸長生嘀咕了一句,旋即加快了腳步,來到了甲字獄1號牢房。

這個被鎮魔司大獄獄卒們稱之為,大獄中最邪門、兇險之地。

掏出身份牌,開啟了牢房大門後。

陸長生直接推門而入。

想像中的末期滔天並沒有出現,反而是佛音陣陣,整個牢房如陽光普照,讓人心曠神怡。

陸長生雙眼一眯,看向了牢房中心,一個盤膝而坐的和尚。

這是一個容貌俊朗,貌比潘安的帥氣年輕和尚。

看上去絕對不會超過二十歲。

面露和善,周身散發著一種讓人無法拒絕的親和力,彷彿能攝人心魄。

陸長生一進來,頓時感覺心神恍惚。

雙目於這一刻,逐漸變得迷離,彷彿整個人都要陷進去一樣。

嗡……

就在此時,意識海中的鎮獄經忽然散發出神輝,輕輕震動之下,有玄奧道音響起。

頓時,將陸長生那即將沉淪的意識,給強行拉了回來。

「好險!」

陸長生頓時出了一身冷汗,遍體生寒。

他長吐了一口濁氣,看向那和尚的眼神不善。

心底卻是唏噓不已。

難怪大獄中的獄卒都說,這甲字獄1號牢房是最邪門,最兇險的地方。

這話還真一點不假。

剛才要不是因為鎮獄經,他差點就沉淪,被這魔佛給強行度化了。

一想到這,陸長生看向魔佛的眼神越發警惕。

這死禿驢果然不當人子,一大把年紀了,還保持這年輕外貌來騙人就算了,還暗中算計。

差點將小爺給強行度化了。

不是個好東西。

等下審訊的時候,看小爺我怎麼收拾你。

「阿彌陀佛,施主,你是前來提審貧僧的嗎?」

就在此時,魔佛忽然開口了,臉上掛着笑容,看向了陸長生,道:「施主,倒是出乎貧僧意料之外。

真是難得……」

「你也難得,修為被封,鎮壓於這大牢之中十年,非但沒有將你一身修為給磨滅,還能有如此手段。」

陸長生冷笑,直視魔佛,道:「你說的沒錯,我就是過來提審你的。

不僅如此,等下審訊你的人也是我,是不是很期待……」

「呵呵,施主何必動怒,貧僧剛才不過只是一些小手段而已,試一試施主的心性罷了。」

魔佛輕笑:「如果施主連貧僧這麼一點小手段都擋不住。

那死了也是白死。」

我尼瑪!

這死禿驢,果然不是個好東西。

殺人不吐骨頭的主啊!

他眼神一冷,咬着牙低吼:「老東西,你別太得意,等下有你好受的時候。

現在你是自己跟我走,還是我拖你出去。」

「阿彌陀佛,施主煞氣太重了,應當皈依我佛,凈化心中執念,往生極樂。」

魔佛並沒有因為陸長生的無禮而憤怒。

說話依舊是不緊不慢。

就好像,一切盡在他掌控之中一樣,事實上,一直到現在為止,所有一切,確實是都在他掌控之中。

只不過,也僅此而已了。

陸長生眼神微微一凝,掃了一眼還在裝神弄鬼的魔佛,忍不住直翻白眼,道:「你一個叛出了金剛寺的和尚。

這輩子不被你佛追殺就不錯了,現在還想勸我皈依佛門。

你不覺得很搞笑嗎?」

「施主,看來你對貧僧誤會頗深啊!」

魔佛先是一愣,跟着搖頭,道:「貧僧確實是叛出了金剛寺,那是因為金剛寺的理論,與貧僧的道不符。

但貧僧並沒有背叛我佛。

貧僧只不過是走出了另外一條路,通往西天極樂的大道……」

「呵呵!」

陸長生冷笑不已,對於這魔佛的話更是嗤之以鼻。

這和尚果然不是個好東西,舌燦蓮花,詭辯之道很有一套,難怪之前能忽悠那麼多獄卒。

甚至聽聞這十年間,連司獄都被他忽悠了好幾個。

戰績彪悍。

陸長生打定主意,不和這貨理論。

大步走了過去,直接就是一腳踩在了魔佛那鋥亮的光頭上,生生將之按在了地上。

如同死狗。

這傢伙被鎮魔司專門打造的封禁環套住了脖子。

就如同一個廢人。

別說是陸長生了,一個普通獄卒就能讓他趴下。

這貨最厲害的,就是那舌燦蓮花的蠱惑之術,以及那精神幻術,可以讓人防不勝防,甚至將人強行度化。

可惜!

這兩樣,對陸長生來說,都沒有半點作用。

所以這讓無數獄卒都視如惡魔的魔佛,在陸長生這裡,甚至連普通的甲字獄囚犯都不如。

「你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連狗都不如,還妄想求得大道,往生極樂,我看你就是痴人說夢。」

陸長生一腳將魔佛踩在腳下,跟着冷聲一笑:「本來想給你一個體面,讓你自己走去刑房。

但既然你不要這個體面,那小爺只有勉為其難的,將你押去刑房了。」

說著,陸長生直接就是一腳,將趴在地上如死狗一般的魔佛,給強行踢出了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