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道長生:從鎮魔司獄卒開始第005章 蝕骨之血在線免費閱讀

武道長生:從鎮魔司獄卒開始第006章 五星業力在線免費閱讀

第005章

甲字獄,7號牢房。

陸長生一打開牢房大門,一股陰寒之氣洶湧,只感覺渾身一冷,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轟……砰……

緊接着,一道披頭散髮的身影,直朝陸長生撲了過來,如同一頭嗜血的猛虎。

那散發出來的陰寒煞氣,讓陸長生為之動容。

不過,陸長生並沒有動,因為他很清楚,這貨撲不到他身上的。

果然,距離他還有十幾米,這人就被八根鐵鏈給拉住了,身體一震,發出凄厲慘叫聲後,猛的倒飛了回去。

「我要是你的話,就省着點力氣,好應付接下來的酷刑。」

陸長生掃了此人一眼。

這是一名身如鐵塔,滿臉橫肉的漢子。

渾身被八根鐵鏈穿身,鎖住了琵琶骨。整個人披頭散髮,遍體鱗傷,很顯然受過多次酷刑。

可依舊氣血如洪,煞氣沸騰。

如同一頭凶獸。

「小子,區區手段,豈能奈何得了老子……」

此人的猙獰着臉低吼。

雙目赤紅如血。

這要是換做是其他獄卒過來,指不定被嚇破了膽。陸長生卻是怡然不懼,伸手將手中一套枷鎖一丟,直接套在了這囚犯身上。

頓時,枷鎖之上,居然是有符文閃耀。

頓時鑽入了此人體內。

「啊……」

下一刻,便見此人渾身抽搐,凄厲慘叫起來。

那滿臉橫肉的臉上,更是大汗淋漓。

豆大的汗珠,宛如泉涌。

這是鎮魔司專門用來困鎖囚犯的枷鎖,是由天工閣打造的特殊靈器,有非常恐怖的封禁作用。

這傢伙剛才還生龍活虎,這枷鎖一套上,立馬成蟲。

「我只是負責提審你的獄卒而已,你要是真有什麼怒火,找審訊你的人去。」

陸長生冷笑。

解開了鎖住他的八根鐵鏈,推着此人就出了牢房。

一路穿過各大區域後,陸長生押着此人走進了昨天的刑房內。

鎮魔司大獄之中,刑房有不少。

不同的刑房,審訊不同等級的囚犯。

眼前這傢伙可是甲字獄的囚犯,自然是享受最高規格的刑房待遇了。

一進門,讓陸長生有些意外的是,常季居然也在。

「陸長生,你怎麼做事的,提審個囚犯都磨磨蹭蹭的,要你何用……」

常季見陸長生居然活着回來,頓時皺眉,跟着面色一冷,怒聲呵斥起來。

他本以為,陸長生進了甲字獄,會被煞氣入體。

可現在看陸長生那一臉淡定從容的樣子,哪裡有半點煞氣入體的跡象。

常季這心情立馬不爽了。

下意識的呵斥陸長生。

「尼瑪,這王八蛋,遲早弄死你。」陸長生咬牙切齒,心底怒火焚燒,殺機大動。

不過,這個時候,他還不能表露出來,必須得忍着。

陸長生低着頭不回話,任由常季呵斥。

「滾出去!」

常季掃了一眼陸長生,冷聲呵斥了一聲後,倒也不再理會,而是將目光落在了那囚犯身上。

陸長生眼中殺機一閃,低着頭,退出了刑房。

「來人,將刑具拿過來,本官要親自審訊。」

出了刑房後,陸長生隱約間聽到常季不耐煩的暴躁聲,頓時冷笑不已。

等下,怕是有好戲看了。

他可是知道,那囚犯憋了一肚子怒火呢。

希望能給點力吧!

陸長生出了刑房後,並沒有離開,而是在刑房外等待,他的任務是提審、關押。

等裏面審訊完之後,還得將人送回牢房去。

噼啪……砰砰……

很快!

刑房內,就傳出來皮鞭抽打的聲音,以及常季那暴躁的怒罵,和那囚犯的低吼、慘叫聲。

聽得人毛骨悚然。

陸長生卻是微微皺眉,心底暗自嘀咕:「卧槽,那傢伙看着凶煞得很,沒想到是個繡花枕頭。

被常季用刑,除開慘叫就沒別的了。

你得抓住機會,猛不丁的給常季來一下啊!不然對不起你那魔道妖人的身份哦……」

「啊……」

陸長生這念頭才剛生出來,忽然,刑房內,一道凄厲的慘叫聲猛然響起。

尖銳刺耳。

和之前的聲音完全不一樣。

陸長生一愣,跟着是大喜,下意識的朝沒有關緊的門縫裡看去。

不由渾身一顫。

只見此時,那被捆在刑台上的囚犯,正披頭散髮,瘋狂大笑。在他面前,常季倒地慘嚎。

渾身被一股猩紅如血般的液體覆蓋,正在一點點腐爛。

那樣子,慘不忍睹啊!

「常大人,大人……」

「大人你怎麼了。」

「該死,大膽狗賊,死到臨頭了,居然還敢暗算獄吏大人,你死定了……」

刑房內,一干獄卒驚慌失措。

看着躺在地上慘嚎的常季,根本不敢靠近。

常季身上那血紅色液體太恐怖,居然能腐蝕人肉身,讓他們遍體生寒。

「快,去叫大夫過來,還有通知司獄大人……」

這時候,還是一名老獄卒反應夠快,立馬朝其他幾名獄卒大喊:「你們兩個,將這傢伙腦袋封住。」

「哈哈哈……狗官,沒用的,這可是蝕骨之血,他不死也殘……」

這時候,只聽那囚犯狂笑:「區區一個獄吏,也敢對老子用刑,誰給他的膽子。」

眾人聽的毛骨悚然。

刑房外。

陸長生更是一股涼氣從腳底板直衝腦門,渾身都是一僵。

尼瑪的,這傢伙是個狠人啊!

被封了修為,居然還有這樣的陰邪手段,幸虧剛才將他押過來的時候,並沒有對他怎樣。

否則……

想着,陸長生又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慘嚎的常季,只見渾身腐爛處,居然是冒出了詭異黑煙。

慘,慘不忍睹啊!

陸長生立馬朝邊上退了幾步,根本不敢進刑房。

心底後怕不已。

腦子裡忽然浮現出,他在牢房內跟囚犯說的那一番話,不由神情古怪。

尼瑪!

這傢伙不會是聽了自己的話後,才會想着報復的吧!

越想,陸長生就越覺得這可能性很大。

不然這貨又不是第一次提審了,有這樣的手段,為何之前不用,偏偏等到今天。

「哥們,你真是個好人,這算是給我報仇了吧!」

陸長生喃喃自語:「不過,你這恩情,我怕是無以為報了,只能祝你死無全屍了。」

大獄這邊的反應很快。

不稍半刻,一名獄卒就領着一個大夫飛奔而來。

陸長生連忙退到了一邊,微眯着眼睛朝刑房內看去。

此時,常季已經停止了慘叫,只剩下身體還在不停抽搐,面目腐爛扭曲,越發猙獰恐怖。

大夫查探情況的同時,一名身穿官服的中年男子大步流星的而來。

氣息如海,明明看他走路很慢。

可幾步之間,居然是橫跨了上百丈,走進了刑房內。

來人正是司獄杜海明。

「情況怎樣!」

杜海明一進來後,先是看了一眼滿臉冷笑的那個囚犯,然後才看向了地上的常季。

「是蝕骨之血……」

大夫微微搖頭,道:「藥石無用,不如,給他個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