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道長生:從鎮魔司獄卒開始第001章 鎮魔司大獄在線免費閱讀

武道長生:從鎮魔司獄卒開始第002章 鎮獄經在線免費閱讀

大周王朝,京都長安。

鎮魔司大獄。

「我這是穿越了……」

獄卒居住區,其中一個顯得陰暗的房間內,陸長生從床上爬了起來,看着眼前銅鏡中的自己,一臉懵逼。

十七八歲的少年,身形消瘦,尚算俊秀的臉上,浮現出一絲蒼白。

身上穿着一套灰白的獄卒服,顯得有些寬大,並不合身。

「這都什麼事,喝個酒,還能把自己喝穿越了。」

陸長生使勁的揉着自己額頭,腦子一陣一陣的刺痛,逼着他努力融合那龐雜的記憶。

他現在所處的地方,是一個名叫大周王朝的國度。

前身是大周鎮魔司大獄內的一名獄卒。

這是陸家世代傳承下來的職位。

到他這一代,聽聞已經是第十代了。根據腦海中的記憶信息顯示,前身的父親,是鎮魔司大獄內的一名老獄卒。

七天前,鎮魔司大獄有囚犯越獄。

他父親就在這一次越獄之中身隕,鎮魔司特批,由他來頂替他那死鬼老爹的工作。

成了一名光榮的鎮魔司大獄獄卒。

陸長生頓時是心情忐忑,甚至有一種遍體生寒之感。

這個世界,並非是普通的古代封建社會,而是一個人族武道通神,妖魔亂世的高武世界。

而大周鎮魔司大獄,關押的囚犯更是不凡。

不是魔道凶人,就是禍亂天下的妖魔,當真是群魔亂舞之地。

經過長年累月的積累,整個鎮魔司大獄都是瀰漫凶煞之氣,在這樣的環境下生活,別說陸長生這樣一個普通人。

就算是初入武道的武者,也會被煞氣入體,侵蝕生機。

很少有人能活到五十歲的。

更何況,陸長生前身體弱多病,身體體質本就不行,如今又被煞氣入體,侵蝕生機。

能在這大獄內待十年,就已經是天大的幸運了。

事實上,陸長生的前身,就是因為剛入大獄後,被煞氣入體,侵蝕了心神生機,一命嗚呼。

這才讓陸長生魂穿而來。

「我尼瑪,本以為穿越過來,總算是拿了個事業編,多少算是半個公務員了。

現在看來,純粹就是我想多了。」

陸長生捏了捏眉心,苦笑不已:「以我這體質,在這樣的環境下,能活三年都已經是奢望。

可憐我老陸家,世代一脈單傳。

只怕是要在我這一代絕後了……」

一想到這,陸長生這心又涼了一半。

心想着要不幹脆撂挑子不幹,直接辭職算了。

不過很快,隨着更多的記憶融合後,他這心思立馬被打消了。

大周律例,鎮魔司大獄獄卒,終生不得離職,世代相傳。

說白了!

從你接班那一天開始,你就得給鎮魔司賣命。

而且是代代相傳,你死後,你兒子接位。你兒子死後你孫子接位,一代一代傳下去,直到你後世子孫斷絕。

或者是大周覆滅。

「尼瑪,資本家見了都得流淚,什麼996,007,果真都是福報……」

陸長生苦笑不已,欲哭無淚。

他腦子飛速旋轉,半響後,頓時有靈光一閃:「不能離職,想要在這鎮魔司大獄內活的更長久一點,唯一的辦法就是修行武道了。

相傳武道入品之後,周身氣息充沛,宛如烘爐。

可萬法不侵,諸邪退避。

到時候,抵禦區區凶煞之氣自然不再話下,甚至還能一窺長生久視之道。

只是!

老陸家世代單傳不說,也從未出過武者。

武道修行,如果沒有傳承,胡亂修行那純粹就是找死……」

嘎吱……

突然,就在陸長生滿腦子胡思亂想的時候,房門被人推開了,一名滿臉絡腮鬍子,身穿一套暗紅色長袍的中年男子。

大步流星的走了進來。

掃了一眼陸長生,冷聲道:「小子,既然已經醒了,為何不來找本官報到……」

我尼瑪!

陸長生看了一眼來人,心底暗怒。

此人名叫常季,是鎮魔司大獄的一名獄吏,算是陸長生他們這些獄卒的頭。

陸長生前身,於昨天押送一名囚犯進甲字獄12號牢房時。

被煞氣入侵而昏迷。

常季今天過來,原本是想看看陸長生死了沒有的,如今推門而入,見陸長生活蹦亂跳。

頓時面色一沉,心生不悅。

以為陸長生是故意裝昏迷偷懶。

「大人,我這也是剛醒,正準備找您報到的。」陸長生心底暗罵常季周扒皮,嘴上卻是恭敬的回答了一句。

這個世界,強者為尊,人命如草芥。

這常季雖然只是一名獄吏,但畢竟是他的頂頭上司,真要發狠弄死他,還真不是什麼難事。

正所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心中有怒火,也只能忍着。

「哼……別廢話了,刑房有一名剛審訊完的囚犯,你去將他押回甲字獄9號牢房……」

常季掃了陸長生一眼,冷聲說道。

「甲字獄……」

陸長生面色一沉,非常難看。

根據前身的記憶,這鎮魔司大獄有甲乙丙丁四個區域,常年有凶煞之氣充斥。

並且關押的囚犯個個凶神惡煞,還有不少魔道妖人,雖然被囚禁,修為被封印。

但卻非常善於蠱惑人心,光憑一張嘴,就能迷惑人心神,非常兇險。

其中又數甲字獄最為恐怖。

前身之前就是因為押送一個囚犯去甲字獄12號牢房,結果被煞氣入體,侵蝕心神而亡。

如今常季居然又讓他押送甲字獄的犯人。

這分明是想要他的命啊!

「怎麼,你有意見?」常季瞥了陸長生一眼,冷聲道:「還是說,你想違背上官命令……」

「不敢,我這就去。」

陸長生心底暗恨,嘴上卻是連忙解釋。

他很清楚,常季這是鐵了心要整他。他要是敢拒絕,那就是違背了鎮魔司大獄的律例。

常季絕對會非常高興,因為他可以名正言順的治自己的罪。

朝常季一拱手後,陸長生立馬起身出了房間。

直奔刑房而去。

身後,常季眼神陰鬱,看着陸長生的背影,喃喃自語:「小子,怨不得我,要怪……就只能怪你不識抬舉,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我也是逼不得已,你不死,倒霉的就是我。

所以,你還是早點死了吧!

你也解脫,我也好去領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