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道長生:從鎮魔司獄卒開始第009章 魔佛梵空在線免費閱讀

武道長生:從鎮魔司獄卒開始第010章 六星業力,關雲山的心思在線免費閱讀

陸長生提着魔佛,如同拖死狗一般,生生從甲字獄拖到了刑房。這一路之上,直接亮瞎了不知道多少人的眼。

「我的天,剛才我看到陸長生從甲字獄出來了,還拖着一個囚犯,是一個和尚,應該就是甲字獄1號牢房的魔佛。」

「不能夠吧!不是說魔佛給鎮魔司鎮壓了至少十年了嗎?陸長生提着的那個和尚看上去非常年輕,和傳說中的魔佛一點都不像啊!」

「那就是魔佛,我曾見過一次,你們等下最好不要靠近刑房,小心被殃及池魚,這傢伙非常邪門的。」

「要說邪門,陸長生也非常邪門,不僅能抵擋甲字獄中恐怖凶煞之氣的侵蝕。如今連那魔佛,都被他如死狗一般拖了出來,不是說魔佛的手段邪門詭異嗎?

現在看來,陸長生壓根就沒中招啊!」

……

大獄內,頓時是議論紛紛。

所有人看着陸長生拖着魔佛,如同拖死狗一般走過,一個個頓時是驚呆了,難以置信。

不僅僅是大獄中的獄卒,還有不少關押的囚犯,也都跟着傻眼了。

難以置信。

陸長生可不管這些,一路不發一言,速度一點不減,拖着魔佛直接進了刑房。

讓他意外的是,被這般羞辱,魔佛居然沒有翻臉。

甚至,當陸長生將他丟在了刑房內的刑台之上的時候,這和尚臉上,依舊是雲淡風輕。

看不出半點情緒波動。

這就讓人很是疑惑了,陸長生頓時皺眉,朝魔佛道:「你看上去一點都不憤怒?」

「施主覺得貧僧應該憤怒嗎?」魔佛微微一笑。

「難道不應該嗎?」

陸長生冷笑道:「堂堂魔佛,被我一個小小獄卒踩在腳下不說,一路如同拖死狗一般,從牢房中拖到了這刑房內。

多少人看到了你那慘不忍睹,狼狽不堪的模樣。

你不覺得憤怒嗎?」

「貧僧並不覺得,所謂皮囊、尊嚴,都不過是過眼雲煙,貧僧追求的是道,是往生極樂,是大自在……」

魔佛搖頭。

我尼瑪!

陸長生聽的是心底直罵娘,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傢伙就是一個瘋子。

不,應該說,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神經病。

可憐他剛才還試圖和一個神經病去交流,去試探,簡直是浪費他的時間。

嘎吱……

就在此時,刑房大門被推開了。

只見關雲山大步流星的走了進來,他微眯着眼睛看了一眼陸長生,然後將目光落在了魔佛身上。

「 梵空,將東西交出來,可以免受皮肉之苦,否則……我鎮魔司大獄的刑罰,你肯定是深有體會的。」

關雲山聲音冰冷,透着絲絲殺意。

梵空!

這就是魔佛的名字嗎?

一旁的陸長生瞳孔微縮,心底暗自嘀咕。不動聲色的打量着刑台上的魔佛梵空。

「阿彌陀佛,這位施主,我不知道你所說的是什麼。」

梵空搖頭,神情淡然,看不出半點情緒波動。

關雲山卻是怒火上涌,本來就冰冷的臉色,這一刻顯得更加陰寒,彷彿是蒙上了一層寒霜。

他轉身看向了陸長生,冷聲道:「給這禿驢上點手段,只要不死就行……」

「是,大人……」

陸長生心底一顫,暗道這關雲山果然是個心狠手辣之輩。

嘴上卻是連忙應了一聲後,提着一根鞭子就上了刑台,朝梵空冷聲道:「和尚,我這鞭子可不一般。

鎮魔司特製,一鞭子下去,不僅會讓你皮開肉綻,還會引動你的神經。

將你的痛感提升十倍。

奉勸你一句,還是不要嘗試得好……」

「阿彌陀佛!」

梵空唱了一聲佛號,便不再開口,一臉淡然。

這般模樣,真讓陸長生懷疑他那個魔佛的名頭,會不會是假的。

噼啪……砰……

下一刻,陸長生不再猶豫,一鞭子直接抽在了梵空身上。正如陸長生所言,這一鞭子下去,直接讓梵空皮開肉綻,鮮血橫流。

不過,這和尚倒是硬氣,愣是一聲不吭。

「打,給我狠狠的打……」

關雲山在刑台下面咬着牙低吼。

陸長生也不廢話,揮舞着手中的鞭子,一下接着一下抽在梵空身上。

不稍半刻鐘,梵空早已經是血肉模糊,不成人樣了。

可惜!

梵空愣是了得,從始至終,哼都沒哼一下。

這頓時讓陸長生是震驚不已,暗道這和尚還真牛,承受這般酷刑,居然一聲不吭。

倒是關雲山的臉色,此時是陰沉得能滴出水來。

他咬着牙看着梵空,冷聲道:「本官倒是要看看,你能硬氣到什麼時候,陸長生,上其他手段。

將我鎮魔司大獄內的所有手段,都給他來一遍……」

我尼瑪!

陸長生心底暗道關雲山這傢伙真狠,鎮魔司大獄內諸多刑罰手段,可都是一代代傳下來的,有多狠辣,陸長生最為清楚。

全部上一輪。

梵空這和尚,還不得被弄死。

不過,心底嘀咕歸嘀咕,陸長生這手上可是一點都沒有閑着,各種手段齊出。

就這樣,差不多三個多時辰過後。

關雲山面如寒霜的走出了刑房,而此時,陸長生卻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氣。

看向了邊上的梵空。

只見此時的梵空,渾身鮮血淋漓,一道道傷痕深可見骨。

渾身上下,已經沒有一塊完整的皮膚。

骨頭不知道斷裂了多少,慘不忍睹。

可從始至終,梵空硬是沒吭一聲,反倒是行刑的陸長生累的夠嗆,這些刑罰手段,不是說用就能用的,很多特別耗費體力。

甚至是耗費精神。

「呼……」

半響後,陸長生這才恢復過來,他看了一眼盤膝坐在那,宛如一個血人的梵空,苦笑道:「和尚,你牛……我真是服了你了,現在就送你返回牢房……」

說著,陸長生直接提着梵空出了刑房,直朝甲字獄1號牢房走去。

眼神卻是時不時的朝梵空掃了一眼,心底暗暗感嘆,這和尚的實力還真是強大。

只是,不知道關雲山想要從他手中得到什麼。

這裏面水還是太深了。

一想到這,陸長生立馬搖頭,加快了速度直奔甲字獄而去。

很快,陸長生便來到了甲字獄1號牢房,將梵空送進去後,陸長生轉身就走。

這傢伙不簡單,他不想有任何瓜葛。

「施主!」

只是,就在此時,從對他行刑開始,就一直未開口的梵空,忽然朝陸長生道:「你難道就不好奇,朝廷想要從我手中得到什麼嗎?」

陸長生腳步一頓,跟着沉聲道:「我不好奇,也不感興趣……」

說話間,陸長生下意識的加快了腳步。

這和尚邪門得很,之前被刑罰的時候,這麼慘都不吭一聲,現在突然跟自己說這個,肯定不安好心。

「阿彌陀佛,施主……朝廷想要的,是我佛門無上至寶。但朝廷無道,貧僧就算是身死道消,也不能將這東西拿出來。

不過,貧僧觀你與我佛有緣,貧僧可傳你無邊佛法。

將來或許有希望,能獲得我佛門至寶的認可……」

梵空的聲音接着傳來,彷彿透着一種詭異的誘惑、穿透力,讓人心神恍惚,炫目神迷。

「這死禿驢,果然不安好心。」

陸長生卻是一咬牙,立馬加快速度走出了牢房,然後哐當一聲,毫不猶豫的將牢房大門給鎖了起來。

尼瑪的!

想拉小爺我下水,門都沒有。

不!

窗戶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