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完整版逆襲:遺囑沒我名後,我存款過億 第7章_發婚小說
◈ 第6章

第7章

車正在開往中環碼頭的路上。

周曼青要從港島到深水埗,得先從中環碼頭坐天星小輪到尖沙咀。

天星小輪在香江是很特殊的一個存在。

它曾因鬼子入.侵而停擺超過 3 年。

也曾經因為加價五仙,觸發了一場席捲整個九龍的騷亂和暴動。

周曼青抵達碼頭時,看到海面上拖着黑煙的天星小輪拉響長長的汽笛,徐徐靠岸。

深綠色配象牙色的船身與蔚藍大海,交織出迷人的經典維港景色。

閘門開啟,乘客魚貫而出。

周曼青跟隨人群登上渡輪,裏面沒有沙發,只有一排排黃白相拼的木椅,背靠一排拉杆,可以自行調節高度和方向。

她上了二層,踏過實木地板,找了個臨窗的位置坐下。

待人差不多坐滿後,上船的踏板緩緩收起,馬達聲在耳邊轟鳴,伴隨着一聲汽笛,渡輪調頭朝着對岸開去。

今天天氣很好,日出璀璨,維港波瀾不驚。

正面迎着海風,周曼青伸手擋了擋刺眼的陽光,鬱卒的心情也跟着放晴,享受這一刻難得的愜意。

「Hey!你的裙子很好看,哪裡能買到?」

周曼青回頭才發現身旁坐着一個金髮碧眼的外國人,胖乎乎的,長得很像奶油蛋糕,並且還看中了她穿的馬面裙。

周曼青很遺憾地告訴她,裙子是她母親親手製作,別的地方買不到,不過可以去那些老裁縫店問問,說不定能定製相同的款式。

胖胖的外國人腦子轉得還挺快,竟然問周曼青的母親接不接訂單。

周曼青:……

「我母親七年前就已經去世了。」

「Oh……Im so sorry.」

她可能有點愧疚,說完就不作聲了。

但過了一會兒,她又跟周曼青說:「你媽媽應該很愛你。」

其實也沒有。

她的母親明顯更愛她之前的女兒。

對於這位外國人的好意,周曼青只能尷尬笑笑。

周耀宏剛下葬沒多久,她不能穿的太過鮮艷,所以今天只穿了一件垂感比較好的真絲燈籠袖白襯衫和黑緞金線飛鶴雲紋繡的馬面裙。

葉家是刺繡世家,葉芫的曾祖母、祖母都是綉女,葉芫也會。

周曼青很多衣服上的刺繡都是出自她手,蘇綉、蜀綉、湘繡,以及她最擅長的粵綉。

香江接納外來文化之後,年輕人總是更鐘愛西方的穿搭,西裝襯衫,牛仔褲,T 恤,短褲短袖,運動套裝等等,像馬面裙這種東西,是土和守舊的象徵,根本不見人穿。

『周曼青』也不喜歡。

每次她穿上葉芫給她準備的那些衣服,都會被人嘲笑老土,但不穿又怕葉芫不高興。

勉強自己的結果就是兩邊不討好。

葉芫看出了她的不情願,心生怨懟,母女之間的裂痕越來越深,她得到的嘲諷也越來越多,甚至還在圈子裡留下了刻板印象,被人叫作「古板小姐」「古董女仔」。

但今天的古板小姐卻讓人眼前一亮。

周曼青從跟前走過的時候,郭靜怡都沒有反應過來是她。

尖沙咀的碼頭齊牆刷着綠色油漆,窗外對着湖藍的海面,太平山麓,樓群密集錯落。

木簪半挽的剪影步入窗檯,金色光束正好打下來,映照出卷翹濃密的眼睫,高挺秀氣的鼻樑,淡紅的唇角,如畫筆塗抹在黑色躍起的裙擺上,與金絲綢緞交輝相應。

張峰下意識舉起相機對準周曼青摁下了快門。

周曼青有所察覺地看過來。

「竟然是她?」

郭靜怡看到張峰不拍自己而去拍別的女人心裏本就不高興,看到這個女人是周曼青,不高興直接加倍。

「周曼青!喂!」

周曼青沒聽見,踩着高跟鞋很快就沒入了客流。

郭靜怡小跑着上前追了兩步,想看清那個人到底是不是周曼青,卻不小心被人撞到,差點崴腳。

張峰扶住她,眼睛卻盯着前面:「這裡到處都是人,你小心點。」

郭靜怡看他這副魂不守舍的樣子就氣不打一處來:「滾吶!」

她用力甩開張峰的手掌,一瘸一拐地往回走。

張峰趕忙追上去,攔住她的去路:「不是說要去碼頭拍照?」

郭靜怡環起胳膊冷笑:「是,我是答應你去碼頭拍一組照片做雜誌周刊的封面,但你覺得我會跟一個三心二意的攝影師合作嗎?」

張峰這才反應過來是他擅自拍照的行為惹怒了這位大小姐。

他連連認錯:「不好意思郭小姐,之後我保證不會再犯,請你再給我一次機會!」

回應他的是郭靜怡的白眼和高傲離去的背影。

「郭小姐,郭小姐……」

張峰還想爭取,沒走到車門邊,就被郭靜怡的保鏢攔下。

望着絕塵而去的豪車,張峰後悔不迭。

如果時間能夠倒流,他一定會——

好吧,他還是會選擇拍下那一幕。

不過,周曼青這個名字,他好像在哪裡聽過?

周曼青出了碼頭攔下一輛計程車,前往深水埗的紡織廠。

下車後,她在門口站定。

「金緞紡織廠」五個字經歷長年累月的日晒雨淋,痕迹斑駁,已經很難看出它原來的模樣。

工廠樓造三層,有幾扇玻璃窗糊着報紙。

捲簾門半敞開着,周曼青沒聽到紡織機工作的聲音。

她皺起眉頭,彎腰鑽了進去。

高跟鞋踩着水泥地發出清脆的聲響。

工廠里空無一人,紗錠還上纏着線,布也織了一半,看情況像是在工作時被中途叫停。

「小姐,你找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