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完整版逆襲:遺囑沒我名後,我存款過億 第5章_發婚小說
◈ 第4章

第5章

三太太在走廊敲門的時候周曼青正在洗澡,沒聽見兩人起爭執。

她吹乾頭髮。

菲佣上來敲門,請她下樓吃飯。

「知道了。」

周曼青在腳後跟的傷口處塗上碘伏,再用棉簽擦乾,抹上藥膏。

等她處理好走下樓,大太太他們已經在用飯了。

周永發不在,估計去了東半山,他在東半山有房,距離跑馬地的賽馬場不遠。

他和他圈裡的好友對博.彩很上頭。

不過他老豆剛下葬,最近怕是沒那個心情去看賽馬。

至於他老婆,三個月前剛有身孕,大太太怕孩子被陰煞衝撞,就沒讓她參加葬禮,讓她在銅鑼灣安心養胎。

周永安的老婆陳寶珠倒是在,但這個人天生跟周曼青氣場不合,總是橫挑鼻子豎挑眼。

陳寶珠的老豆擅長做投資項目,股票、房產、黃金和基金都有涉及。

香江連續兩年大牛市,陳榮添狂攬鈔票,短短半年便躋身百萬富豪行列。

香江人都有點信風水財運,在大太太等人看來,陳榮添無疑是福旺運道旺的那一批人,所以哪怕陳家充滿了暴發戶的氣質,她還是敲鑼打鼓地把陳寶珠迎了進來。

兩人結婚後,周永發就跟着老丈人炒股票。

別說,周永發還真賺了不少。

就連大太太都有喝到湯。

至此之後,陳寶珠在周家可以說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不過周曼青記得,再過一年多,港股就要迎來一場崩潰式的大幅下跌,也不知道陳榮添能不能繼續保持他的好運神話。

「看什麼看。」陳寶珠朝周曼青翻了個白眼。

「看你烏雲罩頂,恐要走霉運咯。」

「喂!」陳寶珠拍桌。

周曼青拉開椅子入座,接過菲佣舀好的烏雞湯淺抿一口。

烏雞湯補肝益腎、健脾補肺,和淮山和枸杞相配,還能調理氣血。

老火靚湯,鮮掉舌頭。

陳寶珠見周曼青不理她,立馬轉頭跟周永安撒嬌:「她剛才咒我,你都不管。」

「哎呀,你也少說兩句嘛。」明知道周曼青今天跟吃炸藥一樣難搞,你還去惹她幹嘛。

周永安感覺好心累。

「嘖。」

周嘉欣目露嫌棄,也不知道是嫌棄周曼青還是嫌棄陳寶珠,亦或是兩者都有。

陳寶珠氣不過,以前都是她教訓周曼青,什麼時候輪到周曼青來教訓她?

飯桌上刀光劍影。

不管周曼青想吃什麼,陳寶珠總要先夾她看中的那筷子菜,夾到後還得意洋洋向她炫耀。

周曼青冷笑了聲,抄起手邊的果汁兜頭潑了過去。

「啊——!!」

陳寶珠尖叫着站起來,湯勺碗碟頓時碎了一地。

「周曼青你瘋了!」周永安扯來毛巾給陳寶珠擦拭,一邊怒視着周曼青。

三太太被驚嚇到,拍着胸口給自己順氣。

「阿敏,快擦擦,燙到沒有?」

「沒事。」

可憐周嘉敏坐在陳寶珠旁邊也被波及,不過不是周曼青的飲料,而是陳寶珠打翻的烏雞湯。

周嘉欣拍着桌子站起來,揮手就要打周曼青。

她今天忍周曼青很久了!

然而她連周曼青的頭髮絲都沒有碰到,反被周曼青反手甩了一巴掌。

啪!

清脆又響亮。

周嘉欣被打蒙了一瞬,隨即反應過來,湧上滿是不可思議的情緒。

「你敢打我?周曼青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周嘉欣猛地撲向周曼青,陳寶珠憤怒地抹了把臉,一臉猙獰地繞到周曼青後面,想伸手扯她頭髮。

周曼青看似很隨意地側過了身,撲過來的兩人便腦袋磕腦袋撞了個眼冒金星。

周嘉敏剛要加入戰局,還沒有走到周曼青跟前,便先目睹了周曼青一腳踹一個,把兩人雙雙踹翻的兇殘場面。

周曼青扯住兩人的頭髮,迫使兩人抬起頭。

她看向周嘉敏:「怎麼,你也想挨打?」

周嘉敏硬生生停住腳步,快速搖頭:「沒,沒有的事。」

求助的目光轉向大太太和三太太。

大太太已經氣到心臟病快發作了,她顫抖着雙手命令:「周曼青,你快放開她們!」

周曼青給大太太面子,鬆開了周嘉欣和陳寶珠。

「媽咪,我好痛啊。」周嘉欣捂着頭皮躲到大太太懷裡,委屈的直掉眼淚,妝容都哭花了。

陳寶珠比她更狼狽,打理好的捲髮亂的跟雞窩一樣,手一梳,頭髮就大把大把掉。

大太太怒容滿面,凌厲的目光射向周曼青:「周曼青,你到底想幹什麼?你是不是非要鬧得家裡雞犬不寧,大家都不得安生你才甘心!」

「是啊,我就是想讓你們不安生,你們不開心,我就開心。」周曼青低頭慢條斯理地擦乾淨每一根手指,「你們對我做過的每一件事,打我的,罵我的,把我關黑屋子裡,大冬天劃破我的衣服,在我床上潑冰水……一樁樁一件件,我都記得。」

她看向驚恐的周嘉欣,和目光閃躲的周嘉敏,溫柔地笑道:「別怕,我是遵紀守法的良民,又不會把你們怎麼樣,最多也就跟你們開幾句玩笑話,給你們梳梳頭髮,換換衣服,或者一起運動鍛煉一下身體,玩玩捉迷藏的小遊戲咯。」

「畢竟我們是好姐妹,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這樣才能家和萬事興,你們說對嗎?」

沒有人回應她。

大太太臉色鐵青。

廳堂里只聽得見陳寶珠和周嘉欣的啜泣聲。

周曼青擦乾淨手:「阿莉亞,我還沒有吃飽,把飯菜送一份到我房裡。」

「好的四小姐。」阿莉亞大氣不敢出,小心翼翼地接過周曼青手裡的毛巾。

直到周曼青上樓,傳來房門開關的響動,眾人才長長呼出一口氣。

**捂着胸口坐下:「真是光頭佬擔遮,無法無天,嚇得我心臟病都要發作。」

周永安也是一臉後怕。

當然了,最慘的還是周嘉欣和陳寶珠,估計她們最近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會再想看到周曼青。

但實際上,周曼青也不是很願意跟她們住在同一個屋檐下。

人生那麼短暫,她幹嘛要把精力耗費在這種人身上,一點都不值得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