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完整版逆襲:遺囑沒我名後,我存款過億 第4章_發婚小說
◈ 第3章

第4章

香江傳統出口工業的優勢正遭受挑戰和威脅。

一方面是石油等原料成本變高,米國等西方國家限制香江布匹和成衣進口;另一方面全球開展貿易,三小龍開始拚命發展出口經濟,先後採取出口導向發展模式,出口的產品及出口市場分佈與香江極其相似。

泰國、馬來西亞、印尼等國家也致力於發展本國經濟,工業化開始起步,在勞動密集型產品方面以其低廉的成本作為優勢,跟香江搶佔市場。

繼續依賴中低檔的輕紡產品作為工業發展,將來肯定會面臨更多的問題。

有部分嗅覺靈敏的資本已經察覺到原有產業結構及生產經營模式的局限,正準備對現存的工業進行改造和升級。

亦或是直接轉向服務金融行業。

周耀宏能名列香江富豪榜,自然也有聽聞風聲。

他果斷停止了對紡織廠和制衣廠的擴張,還賣掉了幾家產能效率低下的舊工廠,轉投到電子、鐘錶和玩具等新興行業。

尤其是玩具工業,出口十分暢銷。

金緞紡織廠也在周耀宏的待處理名單上。

這並不是什麼秘密,所以聽到周曼青要金緞的時候,很多人表情都很怪異。

搞了半天,你就要這?

股份、產業、豪宅,哪一個不比這日落西山的破工廠強?

哦,那塊地皮倒是挺值錢。

馮友勝抱着胳膊計算:「我記得,金緞那塊地才 2 萬多呎,建廠還可以,建樓房的話,好像只能建一棟?」

霍鴻驊也有點搞不清楚周曼青在想什麼,不過他倒是覺得,如果周曼青有心想好好搞紡織業,未必不能賺錢。

老話說得好,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雖然比喻的有點不怎麼恰當,但香江的紡織業就是這麼個情況,還沒到完全沒落的地步,只是被部分工業產品替代了而已。

但明顯其他人不這麼想。

他們只會嘲笑周曼青眼界狹隘,見識淺薄。

就連大太太都覺得剛才跟周曼青的一通掰扯是在浪費時間。

她舒了口氣:「OK,你想要那塊地,我可以給你,不過你得答應我,以後再不許以恩要挾,你爹地掙那麼多家產也不容易,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

「沒問題。」

周曼青簽下轉讓合同,其他的事情林律師會負責解決。

一場豪門爭奪大戰就此結束。

來弔唁的親友都覺得有點虎頭蛇尾,他們還以為能看到三個兄弟在葬禮上大打出手,沒想到居然是默默無聞的四女兒先跳出來。

雖然結果不盡如人意,但葬禮能夠順利進行,也算是一件好事。

「霍哥。」

「霍哥?」

豪車混入英皇道車流,緩緩向山頂道行駛,霍鴻驊對着窗外飛掠而過的景色發獃,馮友勝連叫他好幾聲他都沒有聽到。

「唔?怎麼?」

馮友勝無奈:「我說,距離晚上還有點時間,要不要去喝一杯?」

「不想去。」霍鴻驊百無聊賴地靠在真皮座椅上,腦海里一遍遍回想着周曼青神色轉變的那一幕。

明明只是眨眼間的一個抬眸,她的氣質卻像是脫胎換骨,好似忽然變了個人一樣。

奇怪,真的太奇怪了。

他突發奇想:「你說,這世上有沒有鬼?」

馮友勝睜大眼看向背後,感覺涼颼颼的。

「霍哥,你別嚇我!」

霍鴻驊低頭笑笑:「算了,你就當我胡說。」

「剛參加完葬禮,不要說這種不吉利的話啊,好瘮人的,回頭記得去廟裡拜拜。」馮友勝雙手合十,念了兩句往生咒。

「不過話又說回來,那個周曼青看起來不太像是周家人,說她聰明,她什麼都沒要,說她蠢,兩個周太太加三個兒子都沒吵過她,你說她到底圖什麼?」

霍鴻驊挑眉:「她不是要了深水埗的工廠和那塊地。」

「別開玩笑了霍哥,就那塊破地能幹什麼?要是她手上有錢,把周圍的地都買下來,造個住宅區,說不定還有救。」

「那也未必。」霍鴻驊解開西裝扣,漫不經心道,「其實呢,只要能革新技術,提高生產效率,降低人工成本,紡織廠未必不能賺錢。」

「問題是技術這塊難度很大,水又深,有時候投幾萬塊就能突破創新,但更多時候往裏面砸幾十萬幾百萬都看不到水花。不像投資房地產,只要有塊地,造幾棟樓,根本不愁賣不出去。」

「還有炒股票,分分鐘幾十上百萬進出啊。」

馮友勝嘖嘖搖頭,「有那麼多簡單賺錢的方法,誰還要去搞難搞的生產技術。」

做生意嘛,哪裡賺錢容易就往哪裡去咯。

這是資本的天性。

「媽咪啊,周曼青那個賤人在爹地的葬禮上這麼囂張跋扈,你也不管管。」

周嘉欣一回到家就開始跟大太太抱怨。

大太太累到不想講話:「Caryn,你也看到了,當時那麼多人在場,她可以不顧周家的臉面,我不可以不顧的嘛。」

「還有蔡叔叔和張 sir,嘴上說的那麼好聽,關鍵時候一句話都不說,有本事就把周曼青那個賤人抓起來關到牢里去,看她還怎麼囂張。」

周曼青剛進門就聽到周嘉欣那句「賤人」。

「四小姐。」菲佣接過手提包和外套。

周曼青脫下高跟鞋,白皙的腳後跟磨掉好大一塊皮,方才走路還不覺得,大概是痛到麻木了,現在脫下後,感覺傷口火辣辣疼。

她單腳踩着棉拖:「阿莉亞,幫我取碘伏和消炎藥過來。」

「好的。」菲佣阿莉亞趕忙去找藥箱。

「哼,嬌氣。」身後換好鞋子的周嘉敏故意撞了一下周曼青。

周曼青扶住鞋櫃,看周嘉敏的眼神有些冷。

「阿敏,別胡鬧。」周永發不輕不重呵斥了一句,又警告周曼青,「你也是。」

周曼青懶得理他,拿着碘伏和消炎藥直接上了樓。

周嘉欣噘嘴:「媽咪你看她,連招呼都不知道打,她根本就沒把你和大哥放在眼裡!」

「好了 Caryn。」大太太安慰她,「她不會留在家裡太久,你沒必要跟她置氣。」

周嘉敏喝水的動作一頓,下意識看向三太太。

三太太會意,坐到大太太身邊給她捏肩,試探道:「大姐,曼青她以後不住在這裡了?」

大太太靠在沙發上閉着眼假寐:「她明年就將滿十八歲,耀宏和葉芫不在,我這個做大媽的總要費心替她張羅。」

「原來是這樣。」三太太鬆了口氣。

她還以為大太太是嫌他們佔地方,要把他們都給挪出去。

不過既然提到周曼青的婚事,三太太也順便問了問:「不知道大太太有沒有看中的人選?」

「怎麼,你想介紹?」

三太太眼珠子轉動:「其實呢,像我們這樣的人家既不缺穿用,也不缺財富,看人最重要的還是看人品,待人心誠方為上,大姐你說是不是?」

大太太睜開眼看她,目光似笑非笑。

三太太被看得有一點點心虛,但為了自家兄弟,她還是厚着顏替她的兩個侄子做擔保:

「佑財和紹聰都是我看着長大,他們的人品絕對信得過,將來跟曼青結了婚,他們一定會是一個好丈夫,好爸爸……」

在大太太嘲諷的眼神下,她越說越小聲。

「說啊,怎麼不繼續說。」大太太撇開三太太的手,冷厲道,「王美鳳,我知你在打什麼主意,別說葉芫在世,就算她不在,曼青作為周家人,也決不會下嫁給一個吃喝.嫖.賭.抽五毒俱全的爛仔,你趁早死了這條心!」

「不是,大姐我沒這個意思,大姐……」

三太太追着大太太上了樓,只聽見砰一聲,三太太吃了個閉門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