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完整版逆襲:遺囑沒我名後,我存款過億 第3章_發婚小說
◈ 第2章

第3章

三十四年前。

內地爆發戰爭,周耀宏從申城一路逃到粵省,那時周耀宏還不叫周耀宏,而叫周明。

途中他不小心中彈,是葉老爺子救了他。

為報答葉老爺子的救命之恩,周明願當牛做馬,但葉老爺子不要他當牛做馬,只要他娶自己的孫女——葉芫。

也就是後來的二太太。

當時葉老爺子病重,自知命不久矣。

他的妻子和兒子兒媳都死在了鬼子的屠刀下,身邊就剩下一個年僅十三歲的孫女。

在葉老爺子的見證下,周明跟葉芫拜了天地。

沒多久,葉老爺子病重逝世。

周明帶着葉家的財產以及葉芫繼續往南,但那時粵省也已淪陷,兩人被炮火衝散。

葉芫下落不明,周明身負重傷流落到香江。

當時的香江也很混亂。

若沒有郭小姐相救,周明可能都活不過三天。

葉老爺子和郭家都對周明有恩,但他對葉芫只有責任,和郭小姐才是兩情相悅。

之後周明一邊託人在粵省尋找葉芫的下落,一邊在香江安了家,改名周耀宏。

他靠着葉家的財產和郭家的支持,從一家紡織小廠做到了紡織業龍頭,並發展起制衣品牌和百貨商場等多個領域。

這其中固然要靠周耀宏的商業才能,但若沒有葉家那筆財產,周耀宏也不可能那麼快成功。

光那些翡翠玉鐲和做工精細的金銀首飾,就賣出了五十多萬的天價。

更別說裏面還有幾件價值連城的古董。

不過那幾件古董周耀宏沒捨得賣,一直鎖在周家的保險箱。

戰爭結束後,周耀宏又託人去尋找葉芫,連續兩次都沒消息。

就當周耀宏以為這輩子都見不到葉芫的時候,葉芫竟然偷渡到了香江,懷裡還抱着一個三歲多的孩子。

周耀宏這才知道,早在十年前,他們就已經找到了葉芫,但郭小姐怕周耀宏和葉芫再續前緣,便從中作梗,故意放出周耀宏已經在香江結婚的消息,還仿造周耀宏的筆跡給葉芫寫了放妻書。

葉芫心灰意冷,一年後跟解救她的戰士結為夫婦。

但好景不長,戰士在抗美前線犧牲,她和剛滿周歲的女兒被送回男人老家,但婆婆很是嫌棄她,還想把她的女兒送給別人當童養媳。

葉芫悲憤之下帶着女兒連夜離開。

母女倆在外挨餓受凍,幾乎到了沿街乞討的地步。

眼看着女兒一天比一天瘦弱,葉芫心酸不已,實在沒有辦法才來投奔周耀宏。

彼時,周耀宏的長子周永發已滿四歲,次子周永安兩歲半,大太太肚裏還揣着一個,三個月後就將臨盆。

郭志明不希望周耀宏多一個二太太。

但那時候的周耀宏已經在香江站穩了腳跟,郭志明既是他岳父,也是他生意場上的對手,他不可能聽郭志明指揮,更何況這次是郭小姐欺騙他在先。

葉芫就這樣住進了周家。

半年後,她的女兒患癌去世。

周耀宏常常陪伴在葉芫身邊,兩人迎來了短暫的蜜月期。

可即便如此,也無法消除十年間產生的隔閡。

周耀宏有大太太,葉芫心裏也住着一個英雄。

而周曼青的出生,更是讓兩人的關係徹底降至冰點。

葉芫每次看到周曼青露出幸福的笑容,都會忍不住想起被病痛折磨的大女兒。

她不敢靠近周曼青,更不敢對周曼青好,她怕大女兒在九泉之下責怪她。

葉芫對周曼青的冷漠,也刺傷了周耀宏作為男人的自尊心。

他帶回了三太太,周家再次雞飛狗跳。

但從那之後,大太太開始變得善解人意,葉芫開始禮佛,三太太被掐滅了囂張的氣焰。

周家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唯有周曼青在周家成了一個不受寵、不會笑、整天暮氣沉沉的古板小姐。

但眼前這位不是。

她對葉芫擰巴的感情沒有想法,對周耀宏的遷怒也毫無感覺。

她只想替那個獨自躲在黑暗中悄悄抹淚的小姑娘出一口氣!

她站到林律師跟前,揚聲道:

「我爹地發家前變賣了很多翡翠首飾,那些都是我媽咪的嫁妝,我作為她唯一的女兒,替她要回那些首飾,應該不過分吧?」

「這……」林律師面露為難,不禁看向大太太。

大太太還沒有發話,**先忍不住指責:「四妹,做人不能太貪心,你在周家好吃好喝那麼多年,花的錢都不止五十萬,況且,二媽在的時候也從來沒有提過什麼嫁妝,你現在提出來,我很難不懷疑你是在趁機謀算家財。」

「對啊,阿爸遺囑上說得很清楚,每個月給你 5 萬,你還要多拿,那讓五妹和六妹怎麼辦?」周永安跟他一唱一和,同仇敵愾。

被 cue 到的周嘉欣和周嘉敏撇嘴的撇嘴,翻白眼的翻白眼。

周嘉敏跟大太太和周永發表忠心:「大哥你千萬不要誤會,我可沒有這種想法,剛才太太也說了嘛,爹地最希望我們一家和和美美,我肯定聽他的話。」

周嘉欣更不用講,她是和周永發是同一個媽,分得清孰輕孰重。

等他們都說完,大太太才站出來主持公道:「曼青,不如這樣,我自掏腰包再給你五十萬,就算作是我買了那些首飾,怎麼樣?」

周曼青莞爾一笑:「大太太,首飾值五十萬還是五十塊對我來說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葉家當年的那份恩情。」

大太太眉頭微皺。

這話可不好接,在香江,不管是做生意還是黑白兩道,最是看重情義。

周耀宏發家事迹在香江早就傳遍了。

雖然葉芫後來住進了周家,成了二太太。

可真要論起來,周耀宏和郭家對葉芫都是有虧欠的。

見大太太面露難色,周永發上前辯解:「爹地已經按承諾娶了二媽,葉家的情他早就還清了。」

「永發!閉嘴!」

周永發一開口大太太就知道不好,可她還是晚了一步。

蔡家輝等人都在心底暗暗搖頭。

年輕人,還是沉不住氣。

「是嗎?那大太太欺騙我媽,害得我媽平白無故多受那麼多年的苦,這筆賬又該怎麼算?」

「葉家和郭家都曾救過他一命,你說葉家的恩情已還清,那郭家的恩情是不是也該一筆購銷?」

「他賣掉葉家的首飾得到了五十萬本金,當時郭家又提供了多少?」

周曼青步步緊逼,質問一個接着一個,不僅周永發麵色漲紅,拄着拐杖的郭志明臉色也十分難看。

有件事葉芫和周曼青都不知,周耀宏到香江的時候其實帶了五件古董,但他告訴葉芫有兩件玉器在途中被鬼子搶走丟失了,所以只剩下三件。

但事實是,郭志明為了把生意開拓到海外,借用了葉家的兩個古董當開路錢。

周曼青在罵周耀宏忘恩負義的同時,何嘗不是在罵他郭志明。

「怎麼,你答不出來?」

面對咄咄逼人的周曼青,大太太深吸一口氣,艱難保持住自己的涵養:「曼青,你到底要什麼?」

「翡翠首飾咯。」

「這不可能。」那些首飾大部分都銷到了海外,賣給了外國人,根本追不回來。

「那就用深水涉的紡織工廠來還,當然,也包括那塊地。」

周永安驚訝:「你要金緞紡織廠?」

那個廠都快倒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