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吃完飯。

周曼青要回港島去跟周永發算賬。

「我送你。」霍鴻驊站起來,抓過西裝外套搭在臂彎。

周曼青以為他說的送是指一起去天星碼頭乘坐公共渡輪到港口,然後坐車去中環。

直到他們來到尖沙咀的公眾碼頭,霍鴻驊邀請她進入某艘私人遊艇,她才深深地感受到普通富豪和頂級富豪之間的差距。

當周家還在考慮組建車隊多養幾個司機的時候,人家已經開上遊艇了。

遊艇本身價格不算太貴,周家想要也買得起。

但停泊的費用,保養的費用,還有看護、維修、通電、能源等等,這些加起來一年就要好幾十萬。

周家顯然還沒有富裕到可以對幾十萬視若無睹。

抵達維港,他們在皇后碼頭下船。

周曼青又蹭了霍鴻驊的車到中環的商業大廈。

她乘坐電梯至 8 樓,前台正對着鏡子塗唇膏。

周曼青敲敲桌面,說:「我找周永發周先生。」

前台打量了她片刻,皮笑肉不笑:「對不住,我們老闆最近很忙,沒空約飯。」

周曼青感覺這話莫名其妙:「誰說我找他約飯?」

前台皺起眉,眼神很是防備:「那你找他幹嘛?」

「有事。」

「當我好騙?」前台翻了個白眼,抱起胳膊展露出高高在上的優越感,「像你這種人我見過不少,仗着有幾分姿色就想嫁入豪門,可惜,人家就算想娶二太太也輪不到你。」

「Cherry,昨天下午打電話來的那外國佬叫什麼……」周永安邊走路邊翻看文件,一抬頭看到前台邊上的周曼青,嚇得差點把文件夾丟出去,「曼、曼青,你怎麼來了?」

周曼青似笑非笑地看了前台一眼,回道:「找大哥問點事。」

大哥?!

前台瞪大眼,反應過來自己搞了個大烏龍。

她慌慌張張站起來,九十度鞠躬:「抱歉,周小姐!」

周曼青撿起掉落的唇膏放在桌上,一句話沒說就走。

前台神色尷尬,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

周永安用手指隔空點了點前台:「你最好祈禱自己沒說錯話,不然真出了事,大哥也保不住你!」

說完不顧臉色慘白的 Cherry,趕忙轉身去追周曼青,「哎,曼青你走慢點,第一次來公司我怕你不認路走錯啊……」

樓下,馮友勝托着兩盒蛋撻準備回辦公室享受下午茶,跨上階梯的時候他忽然停住,並往後退了兩步。

看着那輛眼熟的車,眼熟的司機,以及眼熟的拉風的車牌號。

他確信,這是霍鴻驊的車。

於是,他走過去單手搭着車頂,擺了一個很風騷的 poss。

霍鴻驊無奈搖下車窗:「翹班不太好吧。」

「我是老闆,又沒人敢扣我工資。」馮友勝無所畏懼,他大方地分給霍鴻驊一盒蛋撻,「你今天怎麼有空過來,上去坐坐?」

「不了,我就來送個人。」

霍鴻驊搖頭拒絕蛋撻,表示吃不下。

馮友勝一臉八卦:「送誰?」

霍鴻驊不想回答這種無聊的問題,一副搖上車窗就要走人的姿態。

馮友勝扒住車窗妥協:「OKOK,我不問,但你既然來了,總該去我辦公室飲杯茶。」

他瞥了眼司機,壓低聲音道,「你想做的那個遊戲機,米國那邊已經有人快要做成功了。」

霍鴻驊眼神頓時變得犀利起來:「消息保真?」

馮友勝點頭。

霍鴻驊略加思忖,吩咐司機:「你無事可以到附近行街,五點鐘來接我。」

「好的 Boss.」

兩人並肩走進大廈,看到有個人在等電梯。

馮友勝感覺那個戴口罩的人有點眼熟:「Henry?」

**眼角微抽:「霍哥,勝哥,好巧。」

電梯門打開,三人走進去。

馮友勝按了 9 樓,又給**按了 8 樓,他見**拎着藥店的塑料袋,就問:「你感冒?」

「嗯……」**目光閃躲。

馮友勝微微眯起眼。

這小子好像在隱瞞些什麼。

八卦的心蠢蠢欲動,他按住將要關閉的電梯門:「Henry 啊,晚上有空約飯?」

「好啊……」**眼睛一亮,下意識就要開口答應,但很快又反應過來,神色猶豫道,「不過我得先問問大哥和二哥。」

「也行,五點鐘之前來樓上,那時我還沒下班。」

「好的勝哥。」

周永發辦公室的門關得嚴嚴實實。

周曼青擰了擰門把,發現裏面上了鎖,她冷笑:「你們平時就是這麼上班?」

站在她身後的周永安漲紅了麵皮。

裏面傳來椅子挪動的聲響,沒多久,辦公室門被打開。

美艷的助理氣喘吁吁,她口唇咁紅,還有點腫,襯衫衣領的扣子也掉了一顆,任誰都能看出她剛才在做什麼。

周曼青越過秘書踏進辦公室,周永發正抽出紙巾擦嘴。

「別擦了,敢做不敢當,那是孬種。」

「曼青?」周永發還以為是他老婆來查崗,沒想到是周曼青。

他表情怪異,「你來幹嘛?」

周曼青在沙發上坐下,冷嘲熱諷:「大嫂在家辛辛苦苦懷胎,你卻在辦公室里玩女人,真夠風流快活。」

「這跟你無關吧四妹。」周永發把紙巾丟一邊,坐回老闆椅,翹起腳擱桌上。

周曼青也不想白費唇舌跟周永發談什麼婚姻里的責任和道德,她直接表明來意:「金緞紡織的工人是你解僱的吧。」

周永發聳肩:「是我沒錯,你也知道,金緞這幾年一直都處於入不敷出的狀態,財務全靠荃灣的工廠補貼,再加上房租和人工的上漲,我只能解僱掉一部分咯。」

「四妹,你不會怪我吧。」

他很期待地望着周曼青,想看她會不會露出崩潰亦或是憤怒的神態。

「怎麼會。」周曼青露出感激的笑容,「我感謝大哥都還來不及,又怎會責怪。」

周永發愜意的表情驟然僵滯,產生了一絲龜裂。

「你謝我?」

我害得你工廠都快要開不下去,你竟然還來謝我,周曼青你確定你腦殼沒壞掉?!

「我昨晚還在發愁,如果不開紡織廠那批工人要怎麼辦,沒想到一覺醒來大哥已經替我解決了燃眉之急,我真是不知道該如何感謝。」

周曼青神色誠懇,周永發卻跟吃了屎一樣難受,他試探道:「你不開紡織廠難道要賣地皮?」

「這個嘛……以後再說。」周曼青故意賣了個關子。

周永發撇嘴。

周曼青知道周永發是想要那塊地,畢竟地皮的價格是一天高過一天,沒人會嫌自己手裡地皮多,就算自己不用,賣出去也能賣個好價錢。

但地她是不可能賣的,她真正想賣的是工廠的那批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