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凡修仙造就律法最強第2章 考核在線免費閱讀

平凡修仙造就律法最強第3章 比試在線免費閱讀

在眾人的議論中,眼前的硃紅色大門緩緩打開。一個身穿竹青色囹圄閣閣服的男子走出,對着眾人說道:「在下諸位已經通過囹圄閣考核第一關,煩請隨我來,參與第二關筆試考核。」

眾人隨着男子,走向了大殿前,殿前擺滿了桌子,桌上擺滿了文房四寶,旭晴雲拉着蕭疏月走向了前排一點的桌子,眾人端坐好等男子下一步宣布活動。

眼見眾人坐畢,一名身着月色長袍溫文爾雅的中年男子走到最前端說到:「諸位好,我是囹圄閣的大長老蔣公政,諸位能通過第一關問心路,說明諸位實力不容小覷,現在是第二關筆試考核,主要是針對探案時遇到情況如何應對,如何探案,如何找尋蛛絲馬跡,如何驗屍等一系列問題,考核時間一個時辰。考完後會有人帶諸位前去休息,明日考核成績出,在進行下一關筆試。考試開始!」

大殿前里一片「沙沙沙」的寫字聲,也有的手托下巴、側着腦袋、緊皺雙眉在思考,旭晴雲看着面前的題目笑了笑。心想:「書院的藏書閣還是有點用的,這次我一定能考上囹圄閣!才不要乖乖回去當夫子!上輩子殺豬,這輩子教豬!哼!我才不要呢」旭晴雲扭頭看了看蕭疏月,只見蕭疏月奮筆疾書都快寫完卷子了,旭晴雲回了神開始振筆疾書。

一個時辰後·

蔣公政看了一下日頭,對大家說到:「考試時間到,諸位請離開考場。我們會有專人收歸試卷進行批改。大家就先到南柯殿歇息一晚,若是諸位需要用膳,可到饕餮堂進行用膳。我們囹圄閣全天十二時辰供應膳食,烹炒煎炸煮是樣樣都有,而且口味更是一絕,保證刑探無論多晚回來都能豐衣足食。」

旭晴雲拉着蕭疏月拿了寢殿牌就走向了饕餮堂。邊走邊說到:「你知道嘛,聽說呀囹圄閣閣主是由神獸獬豸和飛升的大能們建造的,獬豸可是天底下最公正的神獸。」

蕭疏月看着周圍的環境和靈植。有一搭沒一搭的回到:「嗯,知道,所以囹圄閣是修仙界唯一公正的地方,讓散修有了喘息之地,讓天驕不會驟然隕落。」

旭晴雲開心的回到:「但是有一個點你肯定不知道!饕餮堂是由饕餮開的,據說味道天下一絕!當年獬豸與饕餮打賭,若是獬豸輸了就負責饕餮萬載的伙食,若是饕餮輸了就得來囹圄閣當萬載的廚子。所以呀,很多人都想考入囹圄閣,不僅是為了一絕的美味,更為了能饕餮做的美**進修為。」

蕭疏月點了點頭說道:「饕餮掌勺總是能將靈食的威力發揮到最大,保留最充足的靈力,其中還蘊含了一絲天地法則,但是只有,聽說當年萬劍宗老祖卡合體期許久,壽命將盡,後其小輩帶了囹圄閣的菩提糕回去,幫其頓悟天地法則後就飛升了。」

「但是我覺得這事過於誇大,但是味道肯定還是可以的」

「那咱們快一點,我可想試試囹圄閣的膳食和糕點。」

兩個人聊着聊着就到了膳堂。面前的閣樓有五層,每層都有不同的食品,門口有個大大的屏風,寫着每層主要吃食,一層打飯的食堂各式各樣的菜式,二層則是燒烤涮鍋子,三層為特色小點心,四層為特色酒水飲品供應。五樓為雅間適合宴請同僚吃飯喝酒。每層都寫着今日繁多菜譜,讓人看的眼花繚亂。

旭晴雲思考片刻說到:「要不我們吃鍋子吧!發發汗,再去泡個靈泉放鬆放鬆,明日好應對選拔大比」。

蕭疏月想了想:「嗯,我也是這麼想的,我喜食辣,不知你可否能吃辣。」

「這不巧了嗎!我可是我們那片村吃辣小能手」

「煩請給我們來一份特辣鴛鴦鍋,加麻!」

兩個人吃的酣暢淋漓,關係一下就拉進了,果然沒有一頓火鍋拉不進的關係,如果有就兩頓!

兩人吃飽以後悠哉悠哉的走向了南柯殿。準備去泡泡澡解解乏。

「你知道為什麼這裡寢殿叫南柯殿嗎?」旭晴雲好奇的問道

「南柯一夢,這裡的寢殿由南柯蟻建造,在此入睡之人會美夢成真,因此得名南柯殿」

「那澡堂為什麼叫腓腓堂呀?」

「因為神獸腓腓有給人解除憂愁帶來快樂的能力,加上囹圄閣常年處理各種匪夷所思的案情,刑探的壓力不小更需要排解壓力的活動。」蕭疏月答道。

「疏月,你真的是普通散修嗎?散修可沒有這些見地呀,看你年歲不大又是葯修還姓蕭,你不會是第一葯修世家蕭家的人吧。」

「你見過蕭家的子弟會在外擺攤賺錢嗎?我可高攀不上第一葯修世家,我只是個平平無奇的散修。」

「那倒沒有,那幫人自持自己是第一葯修世家,拽的二五八萬似的,平時出個診,也要三請五請才肯出手,診金更是天價。但是聽說蕭家少神醫人挺好的,為人謙卑醫術了得,經常義診替人看病,可惜天妒英才,修鍊邪術途中功法出錯,然後走火入魔身隕了。」

「哦,是嗎?原來蕭家對外說的是這樣呀」蕭疏月意味深長的看着她

「但是我覺得不盡然,我不相信蕭家少神醫會修鍊邪術,我五年前曾經見過那位少神醫,當年淮陽城突發時疫,死了好多人,無論修士還是普通人沾上時疫,必死無疑。囹圄閣有意讓蕭家出面幫忙救治,可是蕭家大多數人都貪生怕死,不願意出手現相救,只有少神醫站出來,跟着囹圄閣二長老嚴明清前往淮陽城救治患者。這樣心性的人我不信她會走邪門歪道。」

「人既然已經身隕,就沒有必要再說這些了,左不過讓人惋惜。」

「不!若是可以,有朝一日我一定要替蕭家少神醫洗脫冤屈,這麼好的人不應該被人詆毀。她值得站在陽光下。」旭晴雲憤憤地說道

蕭疏月斂了斂神情嚴肅的說道:「懂了吧,洗洗睡吧,小旭刑探,明天還要考核呢,若是不過乖乖回去當夫子吧,起碼還能保證休沐,不用風餐露宿,我先睡了。」蕭疏月轉身回房,旭晴雲訕訕的摸了摸鼻子心想到:「這人雖然跟少神醫長得不太一樣,但是身上的桂花香卻是如出一轍,改日再好好試試她的底。看看是不是那位少神醫,如果是也不知道她經歷了什麼變成這個樣子。」

旭晴雲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了坐,便起身回房休息了。此時隔壁已然熟睡的蕭疏月的滿臉痛苦口中喃喃不清,長長的睫毛上掛滿了淚珠,順着臉龐滑落,流進了枕頭中找不到了蹤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