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攀纏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第8章_發婚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口袋裡手機的震動聲,將阮想從回憶拉回現實,她翻出手機,來電顯示是凱蒂。

阮想驚了一下,此時倫敦還在半夜,天都沒亮。

她着急將電話接通,怕出了什麼事,「喂,凱蒂,怎麼了?」

奶里奶氣又倔強的聲音從聽筒傳來,

「媽媽,你怎麼還沒回來啊?」

阮想懸着的心才穩下,又升起愧疚,她抱歉道:

「對不起啊,叢安,媽媽還得一段時間才能回來,你怎麼這麼早起來,做噩夢了?」

電話那邊沒有回復,阮想再喊了幾遍,「叢安?叢安?」

凱蒂把電話接起來道:

「Vicky,叢安沒事,就是想你了,自己生自己的氣,你別擔心,我會照顧好他,你安心忙你的工作就是。」

「好,那你把免提打開吧,我給他說。」

凱蒂打開免提,阮想耐心且溫柔道:

「叢安,是媽媽不好,媽媽也想叢安,叢安聽凱蒂阿姨的話,媽媽一有空,就馬上回來,好不好。」

但還是說了半天,阮叢安沒有回應,到了電話掛了,阮叢安都再沒和阮想說話。

阮想也不是傷心,只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小小年紀,也不知道這股子倔勁是跟了誰。

雪越來越大,唐禾和周景維坐在車的後排,雖然心裏各自有事,但目光還是不約而同的被路邊慢悠悠行走的人吸引過去。

唐禾見阮想打電話,嘴角卻掛着笑,原本就不適的心情,更加不爽。

她還以為阮想心裏有最起碼的愧疚,結果是她高估這人的道德和品性了。

周景維同樣皺着眉頭,車開過去不到二百米,周景維讓司機停了車。

「媽,你先回去吧,我公司還有事,坐另一輛了。」

唐禾冷眼看着自己的兒子,嗤笑了一聲,然後盯着前方副駕駛上的後視鏡,

「你要是當初直接去找青檸,她是不是就不會死了?」

周景維開車門的手頓了一下,最終還是打開車門,下了車,再將車門關住。

車門一開一合,冷風夾雜雪花也瞬間偷襲了進來。

樹上,地面上都已經落了薄薄一層白雪。

阮想很快就看到前方下車的周景維,見他走到後方停下的車跟前,也不上車,只是點了根煙在原地等着。

阮想心裏大概有了數,盡量讓自己的步子走得穩一些,從容一些,別露了怯。

她按照正常的速度,走到周景維跟前,步子停住,原本想說「等我?」,又覺得這樣未免有些自作多情,所以開口就變成了,

「有事?」

周景維見她頭上和肩膀上已經落了不少雪花,「上車吧,去哪兒,我送你。」

說完,也不管阮想答不答應,就將后座的車門打開了。

阮想也不知怎麼想的,沒有拒絕,鬼使神差的彎腰坐了進去。

周景維關了阮想這邊的車門,沒着急上車。

阮想隔着車窗,看他將手裡的煙吸完滅掉以後,才從另一側上了車。

周景維上車坐好以後,司機問:

「先生,這下去哪兒?」

周景維將目光轉向阮想,阮想反應過來,對前排的司機道:

「送我去最近的地鐵口就行。」

車子很快啟動,車上很是安靜,安靜的讓人頭頂發毛,十分不自在。

阮想以為周景維既然要主動送她,總是有些話要說的,就算不是敘舊,但是都坐到一個車上了,客氣話也總能說一兩句吧。

不過想想也是,周景維這人,哪裡叢來需要他自己找話題呢。

「煙以前不是都戒了嗎?怎麼又開始抽了?」阮想決定先打破這個尷尬的局面。

本來是想以這個話題為引,好再繼續之後的交談,不過一說出來,阮想就覺得有些不妥了。

畢竟,當初周景維戒煙也是因為她不喜歡煙味才戒的。

周景維又不知道從哪兒翻出來一顆薄荷糖拆開含在嘴裏,然後道:

「你說呢?」

男人的這一句反問把阮想給噎回去了,她也不自找沒趣了,就當自己搭了個順風車算了。

車裡的氣氛又恢復到了最初的沉默和安靜,所以阮想的手機開始震動的時候,就顯得格外突兀。

阮想把手機拿出來看,還是凱蒂來電,她估摸着阮叢安肯定剛才又後悔了,這會兒想打電話再和她說幾句話。

她看手機的同時,餘光也注意到周景維在看她,於是還是把電話掛斷了,沒有接。

周景維見阮想明顯是因為他在旁邊,所以不接這個電話,一整個人感覺自己被人溺死在水裡一樣憋悶,氣都喘不上來。

「你老公?」

阮想沒料到周景維怎麼會這樣以為,她略顯驚訝的表情落在周景維眼裡,反而覺得是他猜中了她的心思,所以她感到吃驚。

他又怕聽見阮想嘴裏說出是她老公怎麼怎麼這樣的話,所有又很快道:

「我上次見你女兒,很可愛。」

周景維近乎用一種自虐的方式,在提那一次見面。

阮想知道周景維是誤會她和Eric以及Molly的關係了,她也沒承認也不否認,假裝隨意問:

「你喜歡小孩嗎?」

周景維難得自嘲的笑了一下,搖了搖頭,

「不喜歡,麻煩,討厭。」

阮想內心轉瞬即逝一陣的失落,她看着窗外慢慢移動的雪景,也像是在自言自語道:

「他挺聽話的。」

周景維聽見阮想的話,便跟着附和了句,

「哦,那挺好。」

後面的車程,再沒有交流出什麼有營養的問題。

有些話題,阮想不敢問,周景維不想問。

黑色的庫里南停到了地鐵口附近,司機在前方道:

「小姐,地鐵口到了。」

車子停穩後,阮想就下了車。

隨後,車子啟動離開,淹沒在滾滾車流中。

她不知道周景維會不會把這次見面當成他們的再一次最後一次見面,但是阮想知道。

周景維,我們應該很快還會再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