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不給?」
十七皇子怒了,在這皇宮裡,他想要的東西,還沒人敢拒絕過。
「本殿下現在看上了,你不同意也得給!
不然,我讓我母妃將你活活打死,你信不信?」
孟沅兒一步步往後退,依舊搖了搖頭,道:「你就算打死我,這東西也不能給你。」
這是王爺送給她的,王爺說過,戴上了就不能取下來,若是她摘下來送給別人,他一定會生氣的。
孟沅兒說什麼也不給。
十七皇子怒目圓睜,也不管她同不同意,直接上手去搶。
霎時,只聽一聲脆響,銀鏈子應聲而斷。
孟沅兒眼眶頓時紅了,豆大的眼珠滾落。
「我的手鏈……」十七皇子搶到了手鏈,將它舉在手上胡亂搖了搖,一臉得意地道:「讓你不給我,還不是讓我搶到了!」
「本殿下還以為是什麼稀罕玩意,不過是一串破鈴鐺!」
搖了幾下,他頓覺無趣,抬手就將手鏈丟進了湖裡。
孟沅兒眼睜睜看着那手鏈在她眼前划了一道弧度,她下意識就撲過去想要過去接住,可還是晚了一步,最後只聽「噗咚」一聲,手鏈在湖面上擊起一層細小的水花,最後沉沉落入湖裡。
孟沅兒抽了抽酸澀的鼻子,眼淚頓時就止不住了。
可還不等她回頭,頓覺身後一股衝力襲來,她半個身子都在橋外面,人又沒設防,一下子就栽到了湖裡。
落水的一瞬間,她聽見身後傳來十七皇子的聲音:「敢拒絕本殿下,看我不淹死你!」
魏公公魂沒了。
他連滾帶爬地撲過來,扶着橋樑一看,見孟沅兒在水裡掙扎,渾身一軟就癱坐在了地上,嘴裏呢喃道:「奴才……徹底完了……」孟沅兒不會浮水,眼下又是交秋的季節,湖裡的水冰涼刺骨,當真是冷到了骨子裡。
橋上站着的一眾宮女太監,愣是一個也不敢上前搭救,有十七皇子在,他們哪裡敢施以援手。
十七皇子看着孟沅兒在水裡掙扎,開心到手舞足蹈,蹦蹦跳跳,興奮地說道:「淹死你,淹死你!
哈哈哈……」孟沅兒漸漸感到體力不支,冰冷的湖水肆無忌憚地從她嘴裏,鼻子里,耳朵里灌進去。
她掙扎的力度漸漸變小,身子也緩緩朝湖底沉去。
冰冷的感覺從腳底躥到頭頂,她冷極了,冷到了骨子裡。
彌留之際,她彷彿看見一個人影朝她緩緩靠近。
是幻覺嗎?
可那人影越來越近了,最後還將她抱在了懷裡。
她快不能呼吸了。
那人影忽然湊近了,一張熟悉的俊臉瞬間逼近,最後堵上了她的唇,往她嘴裏渡了一口氣。
孟沅兒睜了睜眼,頓時覺得自己又活了過來,同時也看清了眼前的人。
是白譽堂。
她心裏一陣異樣的感覺,為何每次遇見危險的時候,他總是能及時出現。
緊接着,白譽堂抱着她快速往水面遊了上去。
終於探出了水面,孟沅兒深吸一口氣,猛地咳了幾下,嘴裏吐出一大口水。
白譽堂連忙將人帶到了岸上,孟沅兒驚魂未定,指着湖面道:「白大哥,怎麼辦,我的手鏈還在裏面。」
白譽堂將人安撫好,道:「別急,白大哥給你撿。」
說著,轉身就又投入了湖底。
這邊,君澤衍正匆匆趕過來,正要路經御花園時,忽然聽見兩個路過的宮女竊竊私語:「十七皇子又闖禍了,聽說那落水的姑娘是永安侯府的婢女,是王爺親自帶進宮的。」
另一宮女附和道:「誰說不是呢,只怪那婢女長得太好看,惹了十七皇子的眼。」
「不是因為一串手串嗎?」
「可那婢女不給,這才徹底惹怒了小皇子。」
君澤衍腳步一頓,倏而眉目一冷,頓時疾步如風,不消片刻,身影就消失在了林蔭小道上。
第182章:從未見過這樣的他……孟沅兒目光緊緊盯着水面,沒想到她一句話,白譽堂就再次為她潛入了湖底。
湖面盪起細波,時間一分一秒流淌,卻始終不見白譽堂浮出水面。
孟沅兒急紅了眼,她衝著湖面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