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寒門崛起:開局撿個老婆 第8章_發婚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墨傾語正坐在床邊,用麻繩縫補着被蹬裂的褥子。

  她看到李青山鼓鼓的包袱皮,眼眸微有失落,不過很快安慰道:「哥哥,商販買賣有大學問,一時半會賣不掉也屬正常。」

  「待會兒我帶上熏肉乾,去找叔叔大娘們,多換點糙米口糧果腹。」

  待她從李青山手中接過包袱皮時,才覺得沉甸甸的重量不對。

  李青山笑着打開包裹,「今兒晚上,咱們要大飽口福了!」

  大米、白面、誘人的豬肉,看到這些時,墨傾語下意識分泌出口水。

  「哥哥,你好厲害!」

  墨傾語欣喜撲到李青山懷裡。

  沒談過戀愛的李青山,感受着懷裡溫軟的嬌軀,不由得臉色漲紅。

  「娘子,我……我餓了。」

  「哥哥你坐下歇着,我去做飯!」

  墨傾語嫻熟的挽起袖子,在灶台前忙碌着,火光映紅她稚嫩小臉,狹窄的小屋裡,儘是人間煙火的味道。

  恍惚間,李青山有些失神。

  上一世的他,家境還算優渥,可父母經商,自幼過着留守兒童一般的生活。

  無論他在學業上取得什麼成就,恍然轉身時,身後總是空蕩蕩的。

  來到陌生的大乾王朝後,哪怕食不果腹,衣不蔽體,李青山從這個叫墨傾語的小姑娘身上,感受到了久違的溫暖。

  或許,以前的世界,就是一個麻木的夢,這裡才是我應該生活的地方吧……

  李青山伸手掏兜,裡頭只剩下最後的一貫錢。

  再環顧四周,屋頂漏雨,牆壁漏風,被褥用太久,脆弱得翻個身就能撕裂一道口子。

  李青山仍記得杜甫的詩。

  布衾多年冷似鐵,嬌兒惡卧踏里裂。

  床頭屋漏無干處,雨腳如麻未斷絕。

  當時不明白古代窮人的凄苦,現在算是了解得徹徹底底。

  解決溫飽,修房蓋屋,這都得要銀子啊。

  不過有了諸葛連弩,李青山有信心用最快的速度,掙到最多的錢!

  晚飯是大白米飯,馬鈴薯燉肉,墨傾語埋頭吃得格外香甜。

  李青山看她狼吞虎咽的模樣,不由一陣心疼。

  這可憐的丫頭,以前得是受了多少委屈。

  「我吃飽了,剩下的你消滅掉吧。」李青山撂下碗筷,留下大半盤的肉菜。

  墨傾語風捲殘雲吃光所有飯菜,小心翼翼將李青山碗里剩下的幾粒米舔乾淨,又用熱水沖了沖盤子里的油漬,仰頭咕咚咚喝乾凈。

  李青山傻了眼,「你平時都這樣吃飯!?」

  墨傾語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對不起哥哥,我吃太多了。」

  「不是多少的問題,你……平時吃飯都這麼節儉嗎?」李青山詫異的道。

  墨傾語茫然,「節儉?咱們村子,每家每戶向來都這樣吃飯啊。」

  此刻,李青山恍然明白過來。

  勤儉節約,對自己的時代來說是種美德,而對大乾王朝的人來說,則是飢餓產生的本能行為。

  在這個時代,想要過好日子,任重道遠啊……

  李青山捏了捏墨傾語的小臉,笑說:「你相公我有的是本事,就怕你吃不胖呢。」

  「吃飽飯乖乖洗漱,自己上床睡覺去。」

  墨傾語有些失落,「哥哥,你不和我一起睡嗎?」

  「我還有要緊事辦。」

  晚上八點半,墨傾語躺在床上酣睡時,李青山拿着小塊的磨刀石,開始打磨從鐵匠鋪帶來的零件。

  這些零件的做工很粗糙,想要長久使用,必須細緻打磨。

  打磨整整一個多小時,待李青山手指磨出兩個血泡後,諸葛連弩的配件,總算是被打磨的鋥光瓦亮,並組裝完成。

  諸葛連弩半尺寬,兩尺長,剛好能揣在懷裡。

  試試威力怎麼樣。

  李青山一次裝入三枚弩箭後,李青山瞄準了百米開外的楊樹樁。

  崩——

  清脆弓弦聲後,三枚弩箭並排射出。

  隨後,李青山再次拉動機關,繼續扣動扳機。

  三次射出十二枚弩箭,李青山一溜小跑上前,發現所有弩箭不偏不倚扎入樹榦,箭頭沒入樹榦一尺長。

  作為曾經機械工程學的博士,李青山設計改良的連弩,威力非同小可。

  射木頭尚且如此,如果射人,沒入皮肉後估計只能看見箭尾。

  李青山費力拔出弩箭,暗自欣喜,成了!

  大荒村周圍,上有官府橫徵暴斂,中有土匪燒殺搶掠,下有鄉紳村霸胡作非為。

  皇朝亂世邱村,李青山手中握着諸葛連弩,心中憑空增添許多底氣。

  第二天,李青山起了個大早,帶上乾糧準備上山打獵。

  秋末冬初,大荒村北部森林草木凋零,狩獵視野會變好很多。

  臨出門時,墨傾語柔荑攥着李青山的胳膊,依依不捨的道:「哥哥,山裡有老虎和狼群,你可千萬要小心。」

  李青山寬慰,「放心,我就在外圍抓抓兔子。」

  剛出了村口,李青山就看見遠處的官道上,村長正帶着兩個官差,正敲鑼打鼓着。

  「注意!注意!」

  「北山黃石坡有惡虎傷人,官府懸賞五兩銀子,招募民間義士殺虎!」

  「注意!注意!」

  ……

  銅鑼聲與吆喝聲,引起大荒村不少人的注意。

  秋冬交接,正是農閑的時候。

  莊稼漢子、大姑娘小媳婦、老頭老太太,都湊過來瞧熱鬧。

  看歸看,可殺虎的官榜,卻沒有人願意揭。

  「都讓一讓!」

  拎着殺豬刀的張二憨,推搡開人群,「這上頭寫的啥?」誰給念念。

  老村長捋着山羊鬍,「官府懸賞捉虎。二憨,你一向自詡體格彪悍,上山捉虎下海擒龍,要不揭了官榜試試?」

  周圍人起鬨。

  「張屠戶,全村就數你最壯,你不去試試?」

  「這可是為民除害的好事啊。」

  張二憨嚇得連連擺手,「我……我昨兒殺豬,被踹了一腳後腰,這會兒還疼呢,要不我肯定去。」

  有人起鬨,「呦呵,這麼巧?」

  莊稼漢戲謔,「興許那豬踹他的時候,挑這日子呢。」

  人群鬨笑成一團。

  張二憨面紅耳赤,「媽的,有種你們自己去!」

  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不願意揭榜。

  冷兵器時代,老虎是食物鏈頂端的存在,除非是絕頂獵人,且成群結伴,否則絕不可能獵殺。

  且揭官榜,不履行承諾,是要被打板子的。

  上頭派發的任務沒人認領,老村長的臉色有些難看,「全村三百餘人,一個忠勇之士也沒有嗎?」

  「誰說沒有!」

  群人背後,猝然響起李青山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