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銅鑼敲響,已是三更。

  李青山脫去外套,小心翼翼鑽入被窩中,身體貼着墨傾語軟軟香香的身體取暖,漸漸進入夢鄉……

  次日早上五點多鐘,天將蒙蒙亮時,李青山就背着一包袱皮的肉乾,裝滿一葫蘆的水,朝永昌縣進發。

  永昌縣治下,有五個鄉,大荒村就是其中之一。

  鄉村人想要買賣,都必須來縣城集市。

  李青山走了整一個時辰,早上八點多,氣喘吁吁的站在鬧市街口。

  夯實的黃土街道上,馬車絡繹不絕,揚起的塵土落在早點小販的桌上。

  勤快的小廝用鍋蓋擋住菜粥,「瞧一瞧看一看了,醬肉包子野菜粥,吃飽喝飽不用愁!」

  「蘿蔔賽梨——」

  「豆漿油條!」

  街道早點飄香,李青山用力抽了抽鼻子,忍着腹中飢餓,找了塊乾淨的地方,將包袱皮鋪開。

  「賣肉乾了!」

  李青山扯着嗓子,賣力氣的開始吆喝。

  可從早上八點,吆喝到中午十二點,李青山嗓子都快喊啞了,竟然沒有一個人來問價。

  隔壁賣碎花布的小姑娘,已經賣完了一匹布,正在收攤。

  小姑娘十五六歲,穿着青布羅衫,水靈靈的大眼睛,單眼皮短下巴,透着古靈精怪的幹練勁。

  李青山口乾舌燥,有些不好意思的問:「小姐,你既然要走,能不能把葫蘆里的水分我一些?」

  「呸,你這登徒子,怎麼能喝我沾過的水。」

  小姑娘羞嗔的罵了一句,收拾了隨身物品,轉身進了旁邊的高宅大院。

  看樣子,她應該是大戶人家的丫鬟。

  不僅沒討到水,反而挨了罵,李青山苦笑着舔了舔嘴唇。

  乾澀的舌頭划過龜裂的嘴唇,颳得舌根生疼。

  他喊了一上午,竟幹得連唾沫都沒了。

  正當李青山琢磨着,該去哪討口水喝時,大院朱門再次打開,小姑娘端着個水瓢。

  「喏,喝吧。」

  「多謝小姐!」

  李青山作了個揖,端起水瓢咕咚咚一飲而盡,滿意的擦了擦下巴。

  呼,真爽。

  「我不叫小姐,我叫小青,是柳員外家的婢女。」

  小青好奇蹲在攤位邊,撿起肉乾嗅了嗅,「好奇怪的味道,長得皺皺巴巴,像蘿蔔乾似的……」

  喝了小青的水,李青山沒有吝嗇,「嘗嘗吧。」

  小青試探着捏起一小塊放入嘴裏,費力的咀嚼了一會兒後,緊皺的眉頭忽然舒展開。

  「味道咸香可口,回味甘甜,耐咀嚼細品,簡直是上好的小食!」

  李青山大喜,「小青姑娘,十枚銅錢一斤,童叟無欺,你要不要來點?」

  「我的錢都要寄回家呢,可不捨得買小食解饞。」

  小青偷偷咽了口唾沫,「看在你請我吃肉乾的份上,我可以給你出個賣肉乾的點子。」

  「你的肉乾好吃,但品相太差,如非巧合,我斷然不會品嘗。」

  「因此,你需要一個能讓人買到的鋪子。」

  李青山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我去找熱門的飯館售賣?」

  「你算是說對一半。」

  小青摸了摸下巴,老氣橫秋的道:「肉乾是小食,適合喝酒。」

  「亂世年間,家家戶戶無糧下鍋,能去酒肆喝酒的老爺們,大都不缺銀子。」

  「你應當去炙手可熱的酒肆,把肉乾高價賣給他們。」

  一番話語落下,李青山猶如醍醐灌頂。

  這個小青姑娘,不簡單啊!

  她剛才說的,可不就是小作坊加平台,加目標用戶精準選定的商業模式么!

  李青山頗有感激的抓了一大把肉乾,塞到她手中。

  「小青姑娘,多謝答疑解惑。」

  小青嚇了一跳,「我……我隨口一說而已,可不敢受你這麼多的好處!」

  大乾朝物資匱乏,尋常人家年節里才能吃一頓肉,像小青這種丫鬟,日子過得更苦。

  「這是你應得的!」

  李青山背起地上的包袱皮,一路小跑到天來客酒肆。

  天來客酒肆,開在官驛附近,服務的都是過路官家,以及永昌縣裡的大戶,屬於當地最大酒肆。

  李青山沒等進門,就被兩個小廝攔住。

  「哎,這什麼地方,你就硬敢往裡闖?」

  李青山伸頭往裡看了一眼,酒肆中坐着的人,都是錦袍長衫,和自己草鞋和破衣爛衫,的確不一樣。

  「小兄弟,我是過往商客,想到貴寶地兜售些貨物。」

  倆小廝不耐煩,「出去,出去!你當我們天客來是什麼地方……」

  俗話說,閻王好惹,小鬼難纏,李青山並沒打算和他們死磕。

  李青山趕忙掏出倆肉乾,塞入兄弟倆手中,「買不買的另說,你們先嘗嘗。」

  倆人疑惑將肉乾放在鼻頭嗅了嗅,嘗試塞進嘴裏咀嚼,不由得表情一驚。

  「兩位兄弟,能否替我通稟店主?」

  小廝進門通稟,很快又出門,「小子,算你交好運,跟我來吧。」

  李青山跟着小廝上酒肆三樓,見一穿紅裙白紗,abc青絲隨意披散的年輕女人,倚靠欄杆喝酒。

  女人模樣普通,但氣質格外洒脫,「年輕人,我們天來客的食物,都是京城名廚做的。」

  「給我個理由,為什麼要用你的山裡土貨?」

  李青山毫不猶豫,將肉乾鋪在桌上,「您嘗一口,就會明白。」

  女人猶豫了一下,撿起一塊小肉乾,閉上眼咀嚼兩下,眼帘再度掀開時,帶着些許詫異。

  「如此烹飪手段,如此美味,簡直匪夷所思!」

  「小哥,你是怎麼做的?」

  李青山微微一笑,「秘密。」

  女人沒有磨嘰,從兜里掏出一錢銀子,「夠不夠?」

  李青山欣喜收下銀子,「多謝!」

  臨別時,女人神色略有凝重,「我叫王輕言,以後你有此類肉乾,盡可以出售給我,價格可以商量。」

  李青山抱拳拱手,「一定。」

  出了天來客的大門,李青山握着沉甸甸的銀子,心中輕快許多。

  他粗略估算了一下,一錢銀子的購買力,大抵相當於後世的一千塊。

  李青山來不及歇口氣,立即將製作諸葛連弩的圖紙,分成了三份,交給了三家不同的打鐵鋪。

  大乾朝,鐵器儲備很緊缺。

  單單一個諸葛連弩,二十幾支箭弓箭,一錢銀子十去其八。

  李青山拿着剩下的兩貫錢,買了米面,瘦肉,還有一些調料,估摸着足夠吃上半個月。

  晚上五點鐘,李青山背着個大包裹,氣喘吁吁的推門進屋,眼神卻透着喜悅。

  「娘子,我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