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老娘活不起了,找你訛肉吃是吧!」

「今兒你把話說清楚,否則我撕爛你的嘴!」

墨傾語俏臉上儘是恐懼,淚水吧嗒吧嗒往下砸,捂着流血的嘴角,嚇得呆若木雞。

屋子裡,一個正玩水八歲男孩,拿竹筒水槍朝着墨傾語的腦袋呲水,一邊呲還一邊笑着罵,「小婊子,小婊子!」

冷冬數九,竹筒里的水呲在墨傾語身上,瞬間凝結成冰,凍得她瑟瑟發抖。

這會兒,李青山在屋裡燉了大鯰魚,鍋邊貼上玉米餅子,香噴噴就等着墨傾語回家吃飯。

「奇怪,傾語怎麼還不回來?」

李青山披上外套出了院門,就看見墨傾語捂着臉,在寒風中瑟瑟發抖着掉眼淚。

悍婦劉翠花,死死抓着墨傾語的衣領,「小婊子,今兒不賠償,你就別想走!」

李青山怒火中燒,一把將劉翠花推搡開。

「潑婦,你幹什麼!?」

滿腹委屈的墨傾語,在看到李青山替自己撐腰時,情緒終於得到宣洩,哇的哭出聲。

懷中的墨傾語哭得撕心裂肺,面頰也紅腫的厲害。

李青山登時暴怒,「潑婦,你打她了!?」

劉翠花雙手環胸,梗着脖子朝李青山翻白眼。

「打了又怎麼樣!小賤人洗壞了我家的衣裳,老娘抽她活該!」

「你們兩口子,今兒要麼賠我二十個銅板,要麼拿肉來賠!」

墨傾語哽咽着辯駁,「我沒有,我真的沒有……」

劉翠花家的熊孩子,一邊怪笑着,一邊繼續衝著墨傾語後背呲水。

「小婊子、小婊子!」

李青山氣得渾身顫抖,劈手奪過熊孩子的竹筒水槍,一腳踩得稀爛。

隨後又抓起孩子的衣領,掄圓了胳膊,狠狠的抽下去!

響亮巴掌聲響起,男孩面頰高高腫起,鼻孔鮮血登時竄出。

哇——

孩子跌落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

劉翠花急紅了眼。

「你個潑皮!連我兒子都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面對蓬頭垢面,掄着個掃帚衝過來的潑婦,李青山面無表情。

湊近的剎那,他再度掄圓巴掌,反手正手啪啪兩。

隨後,一記正蹬腿,將劉翠花踹飛出三米多遠。

娘倆四個鼻孔,呼呼往外冒血,腦袋紅腫的像是豬頭。

劉翠花披頭散髮坐在雪堆里,摸了摸熱乎乎的鼻孔,待看到滿手的鮮血時,才反應過來怎麼回事。

「俺的娘啊——」

劉翠花哭得撕心裂肺,朝着屋裡頭喊,「當家的,李青山殺人啦!」

屋子門帘被掀開,張二憨醉醺醺的走出門。

他長得膀大腰圓,滿臉橫肉,活脫脫是個沒有絡腮鬍的李逵。

通過原主的記憶,李青山記得張二憨是個屠夫,又懂得兩手拳腳功夫,在村裡幾乎橫着走。

劉翠花之所以潑辣刁蠻,誰都敢欺負,多半是仗着張二憨能打。

看到妻子和孩子滿臉的血,張二憨怒道:「小潑皮,老子今天活劈了你!」

墨傾語嚇得俏臉煞白,用力推了李青山一把,」哥哥,快跑!「

在她眼中,身板中等的李青山,絕不可能是張屠戶的對手。

張屠戶下手又黑又重,一旦被抓住,肯定要被打個半死!

李青山不慌不忙,在張二憨靠近的剎那,瞬間欺身到其內懷。

他兩手半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啪的扣在張二憨的雙耳。

剎那之間,張二憨只覺得腦袋翁一聲,兩隻耳朵眼裡,像是有蜜蜂在亂鑽。

趁這機會,李青山面無表情,甩手四巴掌!

張二憨不愧是屠夫,臉上都糊着一層油。

李青山嫌棄的在他衣領上蹭了蹭手掌,飛身側踹至其下頜。

滿嘴是血的張二憨,踉蹌後退兩步,無力栽倒入旁邊的雪堆。

李青山脫下外套,裹在瑟瑟發抖的墨傾語身上,將她嬌弱的身子橫抱起。

「傾語,以後有我在,再也沒人敢欺負你。」

「走,咱回家吃魚。」

墨傾語面頰貼在李青山的胸膛,聽着澎湃有力的心跳,面頰泛起紅暈,眼角淚花閃爍。

哥哥是在保護我,心疼我嗎?

念頭剛冒出腦袋,就被墨傾語立即否定。

過去的一年中,她遭受的毒打、恐嚇、辱罵,數不勝數。

苦挨的日子裏,墨傾語覺得自己就是個奴隸,能把哥哥伺候好,不被賣給別人,就是最大的幸福。

或許哥哥保護我,是把我當成了自己的財產,不想被人訛詐肉乾吧……

茅屋燈光昏暗,爐火嗶嗶啵啵的燃燒着。

大鯰魚在鍋里咕嚕咕嚕冒泡,旁邊的玉米餅散發陣陣焦香。

李青山檢查了下墨傾語的嘴角,還好只是嘴唇乾裂,傷口被扯開後,向外滲血而已。

「娘子,嘗嘗我親手做的鐵鍋燉大魚。」

墨傾語吞了吞口水,喃喃不可置信的問:「哥哥,我真的可以吃嗎?」

「當然。」

李青山揉了揉她的髮絲,親昵的說:「你是我娘子,以後就算是我餓肚子,也絕不會餓着你。」

墨傾語茫然許久,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哪怕她再怎麼不願相信,眼前的男人,似乎真的變了……

墨傾語流着眼淚,大口大口的往嘴裏塞餅子。

香,真香。

忽然,李青山抬起巴掌伸向她!

墨傾語嚇得縮着脖子低頭,「對不起哥哥,我……我沒忍住吃太多!」

李青山眼中閃過一抹疼惜,將手帕遞過去。

「魚肉沾到嘴角了,你自己擦一擦。」

這妮子,平日里受虐待慣了,估計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從陰影中走出。

握着潔白的手帕,墨傾語美眸中驚恐之色消失,心中更安定了幾分。

她壯着膽子,好奇問:「哥哥,張屠戶又高又壯,你是怎麼打過他的?」

李青山頗有些小得意的晃了晃拳頭,「你相公是武林高手,對付三五個小毛賊,都不在話下!」

其實,武林高手是李青山自吹自擂。

上一世,李青山大學加入古武社團,主要負責收集整理古代武術典籍。

他沒事的時候,就喜歡練一練,也算是個小武術家,只是沒啥實戰經驗。

對付真正的高手不行,但打張二憨這種空有蠻力的普通人,三個五不在話下。

墨傾語滿眼都是亮晶晶的小星星。

哥哥好厲害!

忽然,院子外頭傳來吵雜的腳步聲。

「李青山,你們兩口子給我滾出來!」

外頭,張二憨的叫罵聲格外刺耳。

李青山眉頭緊皺。

媽的,這一家人挨揍上癮咋的……

可在推開門的剎那,李青山傻了眼。

拄着拐杖的老村長,帶着村裡四五十個男丁,舉着火把,拿着鋤頭鐵鍬,堵滿了院子。

滿臉是血的張二憨一家,站在院落**,披頭散髮的模樣格外凄慘。

看到這麼多人,李青山心裏咯噔一下。

俗話說的好,猛虎架不住群狼。

他沒想到,張二憨還能搬出村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