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寒門崛起:開局撿個老婆 第3章_發婚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墨傾語恐懼的聲音中,已帶着哭腔。

  溫熱嬌軀靠在大腿根處,李青山感覺自己激動得快要炸了。

  「傻丫頭,誰說要燙你了,快回被我暖和着。」

  李青山將墨傾語抱到床上,並替她掖好被角。

  外頭用鹽巴腌制的鯽魚,差不多該好了。

  廚房的罐子裡頭,還剩下丁點兒豬油。

  李青山用勺子刮乾淨,放入鐵鍋裡頭熬制油脂冒煙,滋啦一聲扔入鯽魚。

  巴掌大的鯽魚,全是刺,壓根沒什麼肉。

  李青山將魚炒制鬆散,倒入事先準備好的熱水,沒過多會兒就咕嘟出一小鍋的乳白色濃湯。

  床榻上的墨傾語,偷偷咽着唾沫。

  嗚,一年多沒有吃肉了,魚湯好香。

  能不能求青山哥哥,分我一口嘗嘗味道,哪怕一口也好。

  想到以往李青山的拳打腳踢,她冷不丁打了個冷顫。

  還是算了吧,待會兒刷鍋的時候,嘗嘗涮鍋水也是好的……

  正當墨傾語琢磨着的時候,火爐旁的衣服已經烤乾。

  李青山有些不好意思的把疊好的衣服,放在床頭,並背過身去,「傾語,穿上衣服該吃飯了。」

  墨傾語美眸期冀,「我也有份嗎?」

  瞧着她嬌憨可愛的模樣,李青山忍不住笑了,「一鍋都是你的,沒人搶。」

  在被窩裡淅淅索索穿好衣服的墨傾語,立即傻了眼。

  「哥哥,你為什麼不吃啊?」

  「因為我不愛吃魚。」

  李青山忍不住摸了摸她綢緞似的黑髮,「乖,自己呈湯吃飯,暖一暖胃。」

  「否則你明兒染上風寒,咱家可沒錢看大夫。」

  哥哥不愛吃魚?我怎麼不知道!

  大概……是嫌這條魚太小了吧。

  飢餓容不得墨傾語琢磨太多,她立即拿出個湯勺,大口大口的喝着魚湯。

  李青山目光眺望向窗外風雪,心中百味雜陳,不知是欣喜還是惆悵。

  欣喜的是,有了重活一世的機會,還有一個貌美如花,賢良淑德的妻子。

  至於惆悵,則是因為艱難的生存環境。

  大乾王朝的社會制度,發展水平,大概等同於李青山所在世界的先秦時期。

  冶鐵技術剛剛發明,生產工具、農耕水平等等,都格外落後。

  大荒村的人,頓頓能有紅薯面窩頭吃,就屬於有頭有臉的大戶。

  普通人都是吃紅薯秧、芨芨草根、晒乾的馬齒莧。

  這些野菜和草料,用閘刀切成細細的絲,大火炒干磨成粉,蒸窩頭吃。

  李青山親眼見過一些人,吃太多植物纖維無法消化,肚子漲得像皮球,拉不吃屎用小棍摳。

  而李青山的家裡,別說是紅薯秧,連草席都沒得吃。

  入冬以後,河面冰封、草木乾枯、野獸蟄伏,再也沒有東西可以入腹!

  關於這一點,墨傾語心裏也清楚。

  因此,她表現得特別乖巧聽話。

  不顧性命的跳下河抓魚,估計就是怕自己把她賣了,換做冬天的口糧。

  李青山作為穿越者,望着家徒四壁,可憐兮兮的墨傾語,實在生不起什麼改變時代的雄心壯志。

  他要做的事只有一件——活下去!

  墨傾語喝光了魚湯,心滿意足的舔舔嘴唇,擦拭去額頭涔涔汗珠。

  「謝謝哥哥,我去睡覺了。」

  墨傾語從柜子上取了個破毛氈,就要出門。

  李青山愕然,「你去哪兒睡?」

  「驢廄啊。」

  李青山猛然想起,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嫌棄墨傾語是個差點被賣入青樓的腌臢貨,從來不讓她到床上睡。

  破驢廄頂塌了一半,漏雨漏風,驢早就被李青山賣了還賭債,只剩下一輛破板車。

  墨傾語就在板車上撲了乾草,蓋着破油氈睡覺。

  哎,得虧是墨傾語命大,否則早凍死了。

  李青山有些不好意思,「你是我娘子,以後和我一起睡床,我也不會再打你。」

  墨傾語面頰緋紅,默默坐在被窩裡,淅淅索索的脫衣服。

  第一次躺在床上,她的心中既期待又忐忑。

  如果能和哥哥圓房,生一個孩子,就不用擔心被賣掉了。

  可哥哥忽然一下對自己這麼好,會不會……是什麼折磨人的新花招?

  飢腸轆轆的李青山,又往鍋里倒了點水,並掰碎了家裡又干又硬的窩頭,扔進鍋里一起煮。

  鍋里還剩一點魚肉渣,窩頭煮散了,黏糊糊的一鍋看着讓人沒啥食慾。

  飢腸轆轆的李青山,哪裡管得上什麼味道,閉上眼大口大口的就開吃。

  吃完最後一口,李青山用筷子扒拉出鍋底的魚骨頭,格外艱難的咀嚼着。

  墨傾語有些傻眼,「哥哥,你不是討厭吃魚肉嗎?」

  李青山尷尬一笑,抹了抹嘴沒有說話。

  床上的墨傾語,陷入了迷茫。

  難道……哥哥是不捨得吃,才讓給我的?

  不對,絕不可能!

  以前自己偷偷吃一點凈面窩頭,一旦被發現,就要遭到毒打。

  大概是哥哥怕我着了風寒,肚子里沒食會被凍死。

  自己凍死了,就沒人給哥哥賺錢買窩頭。

  深夜,天地間的寒氣升起,李青山凍得縮了縮脖子,關好門窗後鑽到被窩裡頭。

  鑽入被窩的剎那,柔軟嫩滑的肌膚就像八爪魚一樣纏上。

  李青山冷不丁打了個哆嗦,渾身的血液噌的就燒了起來。

  「傾語,你……你這是幹啥?」

  墨傾語害羞得厲害,但還是鼓足了勇氣,「哥哥,我想給你生孩子!」

  溫熱嬌軀在懷,李青山又不是太監,怎麼可能不心動。

  可他只是冷靜的摟着墨傾語,盡量平靜聲問:「我以前這麼欺負你,咱倆也沒感情,你為什麼跟我睡?」

  墨傾語傻了眼,下意識的說:「三綱五常中,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

  「女人服從夫君,侍奉府君,不是天經地義的嗎?」

  李青山嘆息一聲,封建糟粕害人啊。

  他摟着墨傾語,沒有解釋什麼,只是輕聲說:「睡吧。」

  入夢時,墨傾語心中低落,哥哥還是嫌棄我么……

  李青山激動得渾身滾燙,輾轉反側的睡不着。

  如果不是責任心使然,這會兒已經讓她體驗到做女人的快樂。

  可墨傾語長期營養不良,一旦懷孕,死胎和難產的幾率很大。

  哪怕要行房,也得把她養的白白胖胖再說。

  好在李青山是農學博士,憑藉自己的能力,讓一家人吃飽穿暖,還是不成問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