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第1章

說話的功夫,李青山解開了諸葛連弩,塞到墨傾語的手中,遙指前方的木門。

「你試試,瞄準門栓的位置,扣動扳機。」

墨傾語能在李青山吃喝嫖賭,胡作非為的幾年裡,將這個家撐起,足見其心性堅韌,且冰雪聰明。

她上次見過李青山使用諸葛連弩,就已將使用方法記在心裏,抬手瞄準十米外的門栓。

砰砰砰——

木門破了三個大洞,偏了一點,但已經足夠用。

李青山欣慰的點了點頭,「娘子,你再試試裝填弩箭。」

墨傾語試了幾次完整的裝填,瞄準,扣動扳機。

僅僅十分鐘的時間,墨傾語就能做到二十米內,近乎百發百中。

「好,夠了。」

李青山將諸葛連弩塞入墨傾語的懷裡,凝聲說道:「娘子,此物太過重要,絕不可輕易示人。」

「但如果有人膽敢欺負你,就拿弓弩射死他!」

交代過後,李青山帶着墨傾語匆匆的往村尾的方向跑。

他來村裡時,已經被許多人看到,估計張二憨要不了多久,就會過來找茬。

在自己從縣城回來之前,得保證墨傾語的安全。

墨傾語疑惑,「哥哥,我們這是要去哪兒?」

「去李嬸家!」

李青山跑到一處瓦屋門前。

農村的大門,通常都是敞開着的。李嬸一家正坐在門口,把苞谷拴好掛在房樑上頭。

小女孩驚喜抬頭,「媽媽,是上次救了我的哥哥!」

家裡的男主人和胡老二,呵呵笑着起身,「青山侄子,多虧你救了俺閨女。」

「還沒吃吧,快進屋吃點。」

李嬸也拿出最高規格,挽起袖子說:「你們倆進屋先喝茶,我去做苞米切面!」

『面』,在大乾朝來說,珍貴程度已經超過了後世的龍蝦鮑魚。

李青山也看出,自從救了小姑娘後,這家人對自己是真心歡迎。

既然這樣,事情就好辦多了。

李青山舀起一瓢涼水,喝了個痛快,這才氣喘吁吁的說:「叔,嬸子,我想求你們幫個忙。」

胡老二把胸脯拍得啪啪響,「你這孩子,還談什麼求不求的,你的事就是俺們全家的事!」

李青山將墨傾語推到身前,凝重聲說:「我要出去一兩日,希望兩位能替我照顧娘子。」

李嬸笑說:「我當多大事呢。咱們鄉里鄉親的……」

話沒說完,李青山肅然打斷說:「如果張二憨這等強賊,要武力逼迫兩位交出傾語,你們應當如何?」

頓時,李嬸子與胡老二都有些傻眼。

張二憨是縣城張鄉紳的遠親,更是村裡一霸,平日里沒少欺凌相鄰,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

見兩人面露畏懼,李青山也不打算強人所難。

「兩位,打擾了。」

李青山帶着墨傾語要走,胡老二毅然說:「等等!」

「你救了俺娃兒的命,就是救了俺全家的命!別說是張二憨,就是天王老子來了,我也替你把傾語給保住!」

有胡老二這句話,李青山就放心了。

他不是真要胡老二拚命,而是得保證這家人的人品可靠,不會在張二憨威逼利誘的情況下,對猝不及防的墨傾語下黑手。

堅固的堡壘,總是從內部被攻破的。

墨傾語只要有一個安全的庇護所,外加上諸葛連弩,就沒人能碰得了她。

把墨傾語安頓好後,李青山就獨自一人返回家中,取出米缸里剩下的面,以及肉和蛋,美美的做了一頓大肉燴面。

肉炒得焦香,煎蛋酥軟,還有滑溜溜的麵條,吃着格外舒坦。

昨兒勞累一整天,總算能恢復體力。

正當李青山吃得正香時,大門忽然被人撞開,村長帶着人張二憨,以及兩個壯漢進門。

李青山連頭也沒有抬,唏哩呼嚕的繼續吃着。

張二憨臉上露出猙獰笑容,「李青山,你不是去打虎了么,怎麼弄得灰頭土臉坐在這裡?」

李青山咬了一口大肉,滿嘴流油,滿不在乎的說道:「老虎哪是這麼好抓的,我還想多活兩年呢。」

村長愕然,「你要放棄!?」

李青山呼嚕呼嚕的吃着,「吃飽了挨板子不疼,你們等我吃完這碗,就跟着你們走。」

李青山如此爽快,讓兩人都傻了眼。

張二憨不可置信的道:「你認輸,房子可就歸我了!」

「我知道。」

李青山抹了抹嘴,吞下最後一口肉,「要不是怕你提前收房子,我至於把東西吃得這麼急么。」

張二憨紅了眼,「你!」

李青山直接放棄,讓張二憨和村長心裏頭都格外的不甘。

他們還惦記着,李青山如果死在山上,那麼房產、地產、還有年輕貌美的墨傾語,都歸他們所有。

可如果李青山還活着,他們只能得到一座破房子。

老村長與張二憨對視了一眼,語重心長的說道:「青山啊,年輕人就要敢於奮鬥,區區一個老虎,有什麼可怕的。」

「別忘了,你們家就只有這一處宅子,賭輸了以後只能露宿街頭。」

李青山鄙夷的瞥了老村長一眼,「老虎沒什麼可怕的,要不你到山上試試?」

村長臉色難看,但還是要做出偽善模樣,「爺爺年紀大了,不比你年輕力壯……」

李青山起身喝下一口水,面無表情打斷道:「行了,帶我上路吧。」

「你!」

村長臉色陰鷙,冷哼一聲,朝着門外揮了揮手,「帶走!」

兩個壯漢取了繩子,捆住李青山的雙手雙腳,扔在驢車上頭,顛簸着將其送往縣城。

躺在板車的乾草上,李青山格外的放鬆,路上顛簸昏昏沉沉中,還睡了一覺。

等醒來時,已經是下午的四點多鐘,車子即將要到永昌縣。

旁邊騎驢的老村長,一臉陰森的看向李青山,「青山啊,我聽說三十大板下去,人的皮肉都被打爛了,一輩子下半身都是癱的。」

「你只能在牢房裡,和一群半人半鬼的東西搶飯吃,直到傷口爛了生蛆,被抬着扔出牢房。」

「要不,我幫你和縣太爺求求情?」

如果換做一般人,早就被嚇得哭天搶地,哀求村長替自己求情。

李青山早就看破了他那點花花腸子,笑問:「村長,您不會白替我求情吧。」

「呵呵,這是哪裡話,我作為長輩,幫助你是應該的。」

村長捋着鬍鬚,滿臉偽善笑容,「你以後沒了住的地方,再養着傾語那丫頭,負累更大。」

「我就幫人幫到底,你把墨傾語賣給我,以後我把她當親閨女,保證養得又白又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