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李青山冷冷的瞥了張二憨一眼,面無表情回到家。

  打虎的事情瞞不住,李青山索性就和墨傾語一五一十的說了。

  他一邊說,腦子裡一邊琢磨着,要不要在出發之前,先把張二憨給幹掉。

  仔細想還是算了,全村人都知道倆人有仇。

  萬一被關進縣衙,碰上個惡官屈打成招,自己連賄賂的錢都沒有。

  剛開始,墨傾語吧嗒吧嗒掉眼淚。

  聽完後,她忍不住哇的哭出聲,狠狠撞到李青山的懷裡,「哥哥,我不要你死!」

  脫臼的胳膊被碰到,疼得他齜牙咧嘴。

  墨傾語慌了,「哥哥,你怎麼了?」

  院門打開,剛才的婦人拎着一筐雞蛋,兩隻母雞進門。

  「青山,你的胳膊怎麼樣了?」

  沒等李青山回答,墨傾語就淚漣漣的問:「李嬸,我哥的胳膊怎麼回事?」

  婦女面帶愧疚,將村口發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說出。

  聽完後,墨傾語反而不哭了,急忙扯了個包袱皮,「咱們現在收拾東西,連夜跑出大荒村!」

  「哥哥,哪怕是當個流民,也比被官府打死,或被老虎吃掉的強!」

  李青山笑着將墨傾語摟在懷裡,「傻丫頭,你相公且死不了呢。」

  「哥哥,黃石坡的惡虎,據說已經咬死了兩個獵戶!」

  墨傾語淚水肆意流淌,「你以前沒打過獵不說,右臂又傷成這樣,上山不就等同於送死么!」

  婦女面露愧疚,「青山,嬸子家裡窮,實在沒什麼東西給你補償。」

  「這些就夠了。」

  李青山風輕雲淡的笑着說:「李嬸,我與傾語有要緊事商談,就不留你吃飯。」

  幾經推辭後,李青山留下了謝禮。

  見墨傾語哭得梨花帶雨模樣,李青山生怕她背過氣去,於是比了個噓的手勢,「娘子,我告訴你個秘密,你可千萬別告訴別人。」

  「前天晚上,我夢見一個老仙人,教授我獵殺的技巧,別說是一頭老虎,就是十頭都不怕。」

  墨傾語停止抽噎,眨巴着可憐兮兮的眼睛,「你一定是騙我的。」

  李青山微微一笑,解開了束縛母雞的繩子,朝着門外一拋。

  受驚的母雞,咯咯叫着向外跑。

  等母雞跑到門口位置時,李青山迅速從懷中取出藏着的諸葛連弩,咔噠咔噠扣動扳機。

  弩箭飛出,母雞沒來得及撲騰,就釘死死在地。

  李青山取回母雞,拿出瓷碗,給兩隻雞放血。

  「娘子,現在信了吧?」

  墨傾語美眸圓睜,過了半晌才從震驚中反過神。

  她撫摸着諸葛連弩的冰冷質感,打量着精密的機械結構,世界觀也在此刻徹底顛覆!

  不用拉弓弦,瞬發的小型弓箭,這……這怎麼可能!?

  放出雞血後,李青山找了個大水葫蘆,將其全部灌了進去。

  「娘子,你安心在家等着。」

  「我有神器相助,殺虎小菜一碟。等咱賺到了錢,就把房子拆了蓋個大的!」

  見識過李青山武器的威力,墨傾語在欣喜之餘,仍然擔憂,「哥哥,咱們有草屋就足夠了,兩個人要大房子幹什麼?」

  「依我看,哪怕有神器,也沒必要去以身犯險,不如打打野雞兔子什麼的……」

  李青山目光凝重道:「娘子,你有所不知啊。」

  「大乾王朝已到末期,天災人禍跌至。」

  「上有官府橫徵暴斂,下有鄉紳魚肉百姓,亂世即到,悍匪橫行!」

  「亂世的懸劍,即將當頭插下,我們必須早做準備!」

  「提前廣屯糧、高築牆,我們才能活下去!」

  「所以哪怕冒險,我也得上山,儘快賺到錢!」

  一番話語落下,引得墨傾語美眸異彩連連,既詫異又崇拜。

  她簡直無法相信,不過一夜之間,只會賭博喝花酒的李青山,就變得身手不凡,學識淵博。

  或許真的是老天爺賜福,送給自己一個好男人吧……

  墨傾語不再阻止,乖巧的幫李青山收拾行李。

  臨別時,她淚漣漣的朝着李青山揮手,「哥哥,我等你平安回來!」

  早上十點鐘,李青山拎着包裹上山。

  入山林十里地,周遭灌木開始變為高大喬木,地上藤蔓大都乾枯,走起路來並不費力。

  李青山找了塊石頭坐下,大口喝着蛇皮袋裡的水。

  北山黃石坡,距離這裡大概有五十里的距離,今晚之前應該可以趕到。

  抹去下巴的水漬,李青山扶着隱隱作痛的胳膊,再次出發。

  媽的,山路不好走啊。

  李青山爬山累得兩條小腿肚子轉筋,偶爾草叢中竄出野兔,遠處山坡有咯咯亂叫的山雞。

  在森林深處,野山羊和小型鹿變多。

  基本上每隔半個時辰,就能看見一頭,慢慢悠悠的在遠處踱步。

  有幾次,李青山都忍不住想抬起諸葛連弩。

  算了,現在打獵物也沒什麼用,先把老虎搞定再說。

  中午時分,李青山草草的吃了一塊肉乾夾饃,湊在山澗喝了兩口清甜溪水。

  下午總算在下午四點鐘左右,走到了黃石坡。

  黃石坡附近,怪石嶙峋,且多見黃土,因此而得名。

  李青山自從踏入黃石坡,就覺得不對勁。

  深山中,隨處可見的動物,在這裡卻是絕跡,李青山走了半天連只兔子也不曾看見。

  前方潮濕山澗的水邊,有些被踩折的枯草。

  李青山趴在淤泥上細看,巨型『大貓爪』在淤泥中格外清晰,上頭還沾着些許虎毛。

  看到腳印的剎那,一陣風吹來,李青山覺得脊背發涼,登時腎上腺素飆升。

  他警惕站直了身子,環顧四面八方,感覺隨處都有可能竄出一頭老虎!

  不行,得趕快籌備!

  李青山從包袱皮中掏出破爛的衣裳褲子,往裡頭塞滿稻草,做成人形,用粗碩的樹枝在地上做了個樁子,將稻草人插在上頭。

  下一步,就是拿出裝滿雞血的葫蘆,澆灌在稻草人上頭。

  被血沁透的稻草人,看起來有些讓人頭皮發麻。

  李青山拍了拍稻草的肩膀,「老兄,靠你了!」

  收拾完一切,李青山兩腿夾着旁邊大樹,蹭蹭蹭的往上爬。

  爬了四米多高,李青山坐在粗碩的樹杈上時,向下看了一眼,登時緊張得後背直冒冷汗。

  特么的,真高啊。

  高點也好,免得老虎爬上來,一口一個嘎嘣脆。

  李青山嘗試取出諸葛連弩,瞄準五十米外稻草人的方向。

  嗯,這個射程剛剛好,不遠不近,足夠發揮諸葛連弩最大的威力。

  關於獵虎,李青山琢磨得點子很高明。

  雞血味道刺鼻,老虎必定會被吸引來。到時自己藏在樹上,兩梭子足以斃命。

  至於自己,身體用繩子捆在樹杈上頭,吃喝拉撒睡都不下來,避免被突然襲擊。

  忽然,一股子風從東北刮過,李青山嗅到一股特殊的腥臭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