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在群人驚愕目光中,李青山走到官榜前,伸手要撕。

  放榜的魁梧兵士,伸出馬車上的告示,虎着臉道:「小屁孩,毛都沒長齊湊什麼熱鬧,滾蛋!」

  村人七嘴八舌的議論開了。

  「官長,李青山有勇氣,你攔他該幹啥?」

  「李青山,別慫,把榜單撕了,沒人敢攔你!」

  張二憨也面露陰險,「小子,你揍我不是挺有本事么,咋不敢揭官榜?」

  李青山心裏清楚,出言不遜阻止自己的兵士,絕不是壞人。

  封建時期,體型基本代表實力。自己長得文弱,在他眼裡就是喂老虎的飼料。

  起鬨架秧子的村人,才是真的想讓自己去死。

  被兵士這麼一攔,李青山心裏頭也有些打鼓。

  森林之中,猛虎為王。

  他雖有諸葛連弩,但老虎也不會站在原地不動,任由人攻擊。

  諸葛連弩,一弩三發,總共可以連射兩次,就得緩慢裝入弩箭。

  兩發不中,只能等死。

  且老虎擅長背後靠近,偷襲一擊制勝,或許連放弩箭的機會都沒有。

  張二憨不忘繼續煽風點火,「李青山,我最敬佩有膽識的漢子。」

  「你如果敢撕下官榜,上山抓虎,我就把家裡的房子送你。」

  李青山原本搖擺的心,頓時堅定,「真的!?」

  張二憨拍着**,「我老張說話,向來說一不二!」

  李青山知道,張二憨玩命的攛掇,就是想讓自己早點去死。

  短暫猶豫後,李青山毅然說道:「好!」

  「請諸位父老鄉親替我作證!倘若我獵虎歸來,張二憨將贈送我房產地契!」

  兵士沒再阻攔,任由李青山撕下榜單。

  頓時,村人用憐憫的眼神看着李青山,像是在看一個將死之人。

  「哎,這小混蛋雖說不是人,但這個年紀就死,還是可惜了點。」

  「死就死吧,無論老虎咬死他,還是他咬死老虎,都算為民除害了。」

  劉翠花附耳過去,滿臉陰毒的道:「相公,你可真聰明。」

  「就憑李青山那瘦胳膊瘦腿,還不夠給老虎塞牙縫的!等他死了,咱就和村長一起,霸了他的地產!」

  「墨傾語那小娘皮天生狐狸精相,回頭我把她騙來……」

  劉翠花揪着張二憨的耳朵,叉腰凶神惡煞的道:「你敢納妾!?」

  張二憨趕忙賠笑,「夫人,我把她騙來,是賣去青樓,能換一大筆銀子呢。」

  「哼,這還差不多!」

  就在群人議論紛紛時,遠處山路拐口,驟然橫衝直撞來一匹棗紅色駿馬!

  駿馬上,一全盔全甲的魁梧壯漢,手持長槍大喊:「戰馬失驚,都給我讓開!」

  圍聚成團的村人,驚恐四散逃開。

  人群慌亂,擠倒一個七八歲的女孩,正停在道路**。

  馬蹄剎那即至,女孩驚恐的睜大了眼睛,「娘!」

  稚嫩嘶喊聲響起的剎那,一個中年婦女猛然反過神,轉身看向馬蹄下的女兒,頓時脖頸充血,絕望的嘶喊:「不要!」

  馬蹄落下的千鈞一髮之際,李青山下意識閃身一個飛撲,伸出胳膊將女孩死死擋在身下。

  千鈞一髮之際,馬上的甲士拚命拽住韁繩,揚起的馬蹄重重踩在李青山的右臂,總算勉強停下。

  清脆的咔嚓聲後,李青山捂着軟綿綿的右臂,疼得額頭直冒冷汗。

  該死的,這是脫臼了!

  「閨女!」

  中年婦女將女孩摟在懷裡,兩人抱頭痛哭。

  甲士飛身下馬,抓起李青山的胳膊捏了捏,洪亮的嗓門透着讚賞。

  「好小子,是個男人!」

  近距離下,李青山才感受到甲士的威壓。

  身高近一米九的壯漢,長得虎背熊腰,全盔全甲下,彷彿一個人形坦克。

  他身披絲綢紅袍腰間有華麗的玉帶,應該是個將軍。

  「在下李青山……」

  話剛說一半,甲士猛的用力!

  李青山只覺得肩膀劇痛,還沒來得及喊出聲,脫臼的胳膊就重新裝了回去。

  俗話說的好,傷筋動骨一百天。

  哪怕關節接上,最近一個月之內,李青山的右臂也使不上力氣。

  甲士從懷中掏出一兩銀子,塞到他手裡,「李青山,方才多謝仗義援手,我有軍情要務在身,有緣再會!」

  話音落下,甲士翻身上馬,一騎絕塵而去。

  李青山看到地上掉落一枚銅牌,正面寫着「北府軍」三個大字,反面寫有——虎威將軍滕驍騎

  這會兒,村婦拽着女孩,噗通跪倒在李青山腳邊。

  「孩子,快給救命恩人磕頭!」

  母女倆磕頭如搗蒜,李青山趕忙將她們攙扶起,心裏卻不是滋味。

  官府給的三天打虎期限,關鍵節點,胳膊竟然受傷了!

  李青山扶着胳膊,臉色陰霾的往家的方向走。

  胳膊剛受傷,淤血都沒散,就算打虎也得等明天。

  剛走到門口,鄰居張二憨就陰陽怪氣的道:「還沒上山,先廢一條胳膊。嘖嘖,真是老天都不想讓你活啊。」

  李青山冷聲問,「怎麼,覺得我一隻手不能教訓你?」

  「別,我今兒找你,不是來打架的。」

  張二憨笑着湊上前,「我是看在鄰居的份上,給你指一條明路。」

  「什麼明路?」

  張二憨朝着自家瞥了一眼,發現劉翠花不在,才小聲說:「打虎完不成,你去衙門挨頓板子,也死不了人。」

  「至於房契地契,我也不管你要了。」

  李青山詫異,「你能有這麼好心?」

  張二憨一臉淫笑,「我聽說,你還沒跟墨傾語睡過。把她借我玩兩天,破了雛再還你……」

  乍然之間,李青山眼神殺意洶湧,抬起一腳正中張二憨胸膛,將其踹飛三米多遠。

  張二憨狼狽站起身,惱怒道:「我好心幫你,你咋打人呢!」

  「下次嘴裏再敢不幹凈,我必殺你!」

  此刻,李青山是真動了殺心!

  要知道,在古代可沒有監控,在偏遠鄉村殺個人,比殺雞難不到哪去。

  張二憨被李青山殺意凜然的眼神嚇得腿軟,急匆匆跑回家關上大門,站在院子里喊:「姓李的,你特么少得意!」

  「等你被老虎吃乾淨,我住你的房子,搞你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