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工奇欲第3章 來自陸晴的試探在線免費閱讀

打工奇欲第4章 嫂子和大友哥那些事在線免費閱讀

陸晴挪動了一下她纖細修長的大長腿,離的姚遠更近了一點。

「小遠,下午你不是和你發小出去吃飯了嗎?」

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我怎麼沒有聽到聲音呢?說話間陸晴的手朝姚遠的大腿上摸了過去。

此時的姚遠已經激動的不行了,他心裏暗罵道:

「都說陸晴是個貨,這下我TM的算是見識到了,難道她想讓我征服她?」

「小遠,你想什麼呢?」你倒是說句話呀?陸晴催促着姚遠問。

「卧槽!」嫂子是想問我有沒有發現她和張永的**吧!姚遠正了正神對着眼前的陸晴編起了謊話,他微微抬頭看了看陸晴說道:

「嫂子,我…我也是剛回來不久,我突然感覺肚子不舒服,沒曾想你在家呢!」

陸晴聽了姚遠的回答,她瞬間感覺鬆了一口氣,她看着姚遠再次試探着問:

小遠,你和你發小林東都出去吃什麼了呀?陸晴說著還不忘看了看桌子上殘留的即食麵桶,她把手放在即食麵桶上,感受一下桶的溫度。

不得不說,陸晴還是挺雞賊的,通過眼前的即食麵桶,來判斷姚遠是不是在撒謊了。

嫂子,我困了,要不咱們明天再聊?姚遠已經快控制不住自己了,他對陸晴下了逐客令。

哎呀!你大友哥不在家,嫂子一個人在家挺寂寞的,你陪嫂子聊聊天唄!嫂子還能讓你吃虧呀?陸晴嬌羞的說。

此時的姚遠早已經不是他自己了,他坐在床上順手把被子拉過來,蓋在了自己的腰間,他強壓住心中的**,看着陸晴繼續說道:

「嫂子,你別這樣好不好啊?你再這樣我就要跑馬了。」

陸晴看床上的姚遠已經羞紅了臉,她故意的挑逗着姚遠問:

「來,讓嫂子看看你是怎麼跑馬的。」

陸晴一把將姚遠大腿上的被子拿開了,姚遠不聽話的兄弟,正抬着頭試圖想要和陸晴見面問好。

「小遠,我沒想到你的處子之身反應這麼強烈呢?」

現在嫂子幫你解決一下怎麼樣呀?陸晴說著把手伸了過去,姚遠有些難為情的蜷縮在床上,他尷尬極了。

「嫂子,謝謝,不用了,我一會還是自己來吧!」

切!有女人跟你主動玩,你不玩你傻逼啊?陸晴怒罵道。

嫂子,我求求你了,你快出去吧!我困了我想睡覺了,姚遠催促着陸晴讓她離開房間。

可是姚遠越是這樣說,陸晴越是想和他發生點什麼事。

陸晴來姚遠房間里,是先打聽清楚姚遠什麼時候回家的,或者說是他下午有沒有出門。

很顯然她想要了解的事情還沒有了解清楚,她是不會回自己房間睡覺的。

「小遠,嫂子想問你幾件事情,你能如實的告訴嫂子嗎?」陸晴坐在床邊摸着自己的大腿問。

嫂子,我什麼都不知道,現在我就想快點睡覺,

「嫂子,咱們明天再聊好嗎?」

「睡覺,睡覺,沒有女人在你身邊,你自己能睡着嗎?」

「我能!」

「小遠啊!小遠,嫂子給你機會你不中用啊!」陸晴有些失望的看着姚遠說。

「嫂子,有什麼問題你快問吧!」問完我抓緊時間睡覺了。

着什麼急嘛!

陸晴笑着看姚遠問道:

小遠,嫂子好看嗎?陸晴當著姚遠的面開始拉扯自己的睡衣。

睡衣越來越往上躥,不一會兒的功夫,陸晴那黑色蕾絲花邊內褲,一覽無餘的暴露在了姚遠的面前。

「嫂子,你…你這是幹嘛呀?」姚遠說話開始磕巴了。

陸晴把手放在了姚遠的大腿上,看姚遠說道:

「嫂子,當然是想幫幫你了。」

姚遠心跳加速不敢去看現在的陸晴,他低着頭小聲的說道:

「嫂子,我們這樣要是讓大友哥知道了,那我們就麻煩了。」

小遠,你不說我不說,你大友哥他知道個鬼啊!

我可是聽咱們車間里的大姐們都說了,說你想讓她們幫你找對象,是不是呀?

「今天晚上我就給你做一次老婆,怎麼樣呀!」

陸晴越說膽子越大,她和沒見過男人一樣,她自己把睡衣後面的拉鏈拉開了。

瞬間,陸晴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條黑色內褲,陸晴才四十多歲,加上她平時酷愛做瑜伽,沒有生過小孩的陸晴,胸型是那麼的挺拔誘人。

陸晴豐腴迷人的身材,**的,讓姚遠禁不住連續吞着口水,他咧着嘴看着陸晴說道:

「嫂子,我…我不行了」…你快點出去可以嗎?姚遠的說話聲音中帶着哀求。

「姚遠,你個廢物,嫂子不是在這裡嗎?」

今天晚上咱倆來個真人版的表演,省得你整天晚上趴在陽台上,聽我和我老公做為愛鼓掌的聲音。

「卧槽!」難道嫂子發現我偷聽她和大友哥鼓掌的事了?姚遠實在是控制不住自己了,他故作鎮定自若看着眼前的陸晴,右手在被子里已經有了小動作。

然而,陸晴她是過來人啊!她發現了這一切,陸晴起身走到姚遠的床邊來,猛的一下掀開了姚遠的被子…

「小遠,你這又是何苦呢?」

嫂子都已經這樣配合你了,難道你的手還有嫂子的身體好玩?

陸晴順手拿起床頭柜上的衛生紙扔給了姚遠,她笑着繼續說道:

「小遠,今天晚上嫂子告訴你一個秘密,關於我和你大友哥的一個秘密。」

姚遠尷尬的接過衛生紙,擦拭乾凈他不爭氣的弟弟,他心中正猜想陸晴到底想告訴他什麼事情呢?

嫂子,我已經好了,你把衣服穿好了,我去個衛生間就來。

此時的姚遠快速的跑着去了廁所,現在有個地縫估計他會毫不猶豫的鑽進去。

五分鐘後,在陸晴的催促下姚遠摔着手上的水花走進了卧室。

「對了,小遠,嫂子放在衛生間盆里要換洗的**,是不是被你用過了?」

姚遠看着身邊的陸晴,他已經羞紅了臉。

「沒事的,你就實話實說嘛!」嫂子又沒有怪罪你的意思。

你一個二十多歲的大小夥子,身邊又沒個女朋友,有那種想法也是正常的嘛!

在我們紡紗廠那麼的女員工,你只要好好乾,找對象的事情包在我身上了,陸晴拍着胸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