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工奇欲第2章 陳大友的電話在線免費閱讀

打工奇欲第3章 來自陸晴的試探在線免費閱讀

剛剛被餵飽後的陸晴,身穿一件粉色半透明睡衣,手裡拿着剛換下來的內衣內褲,哼着小曲從卧室里來到了衛生間。

此時的姚遠還躲在被窩裡,偷偷欣賞着偷拍的視頻,他一邊看視頻一邊嘴裏怒罵著:

「草!張永這小老頭,都TM的五十多歲來,看起來比我還猛。」

姚遠長舒一口氣,便癱軟在了床上。

陸晴坐在衛生間里的小馬紮上,手洗着她換下來的**內衣內褲和幾件衣服。

她抬頭看了一眼晾衣架上的黑色**,再看看盆里都紫色內褲。

咦!不對呀!我明明把換下來的**和內褲都放在盆子里的,它怎麼就跑到晾衣架上去了呢?

陸晴心思了一下便沒有多想,坐着繼續洗她的貼身衣物。

這時,陸晴卧室里的手機響了起來,她起身趕緊跑回到卧室里。

拿起手機一看,是她老公陳大友打來了視頻電話。

陸晴順手從床上拿餐巾紙擦了擦手上的泡沫,再看看剛才和張永戰鬥後留在地上的衛生紙,她快速收拾到垃圾桶里,便按下了手機的接聽按鍵。

老婆,你在幹嘛呢?怎麼這麼半天才接視頻呢?陳大友有些不滿的看着陸晴問道。

老公,我還能幹嘛呀!剛下班不久,我這不是在衛生間里洗衣服嘛!

「老公,你什麼時候回來呀!人家好想你啦!」陸晴嬌滴滴的拉扯了一下她自己的睡衣,雪白雪白的身體讓陳大友看得連咽口水。

我們這裡排隊卸貨,回去的話我估計還得三四天吧!

小遠他上班去了嗎?姚遠借住在自己同村哥哥嫂子家裡,平時陳大友很是關心他這個只有同村關係的弟弟。

姚遠他明天下午晚班,他應該是和他發小出去吃飯了吧!我回家來根本就沒看到他,陸晴笑着繼續說道:

「老公,我可聽同事們說了,現在長途司機都找女人做臨時夫妻,你千萬不能給我整那事哦!」

陸晴和陳大友的視頻聊天,被隔壁房間的姚遠聽的是清清楚楚的。

姚遠指着牆罵道:

「嫂子啊嫂子,你對得起你的良心嗎?你對得起我大友哥嗎?你對得起我平時對你的尊重嗎?」

姚遠心想着,張永前腳剛走大友哥就打來電話了,他是想看看嫂子到底在家幹嘛!

也難怪,大友哥都五十歲了,嫂子才四十多點,嫂子平時愛打扮自己,說她像三十多歲的少婦,我估計都有人相信。

平時陸晴早上只要不上班,她就會在客廳練習瑜伽,每天都是如此。

陸晴靠練習瑜伽,她的身材簡直就是太完美了,**的,尤其是胸前那對高高的山峰,姚遠每次經過客廳都會多看幾眼。

有時陸晴也會逗逗姚遠說:

「小遠,你都已經24歲了,你不會還沒碰過女人的身體吧!」

姚遠只能無奈的回答陸晴說:

「嫂子,咱們紡紗廠那麼的女人,我還怕找不到老婆?」

切!紡紗廠女人多怎麼了?銀行那麼多錢有多少錢是你的呢?

這個男人找老婆跟女人多少沒關係,只要男人的嘴好使,那玩意好用找老婆很容易的,陸晴笑着說。

老公,我要去洗澡澡啦!等你回家了我好好伺候伺候你,陸晴衝著手機屏幕親了一口說道:

「老公,我愛你呦!」

陸晴急匆匆的掛斷了視頻,她掃視着床上和地板上,確定沒有留下蛛絲馬跡,她又回到衛生間洗衣服去了。

姚遠都一下午沒去廁所了,此時的他尿意來臨,他已經快憋不住了,姚遠從卧室里探出頭來,看了看衛生間的燈還是亮着的。

他管不了那麼多了,他穿着平角內褲便跑去了衛生間。

姚遠連衛生間的門的沒敲,他開門直接跑進去了。

啊!姚遠,你…你幹嘛呢?陸晴雙手護住胸部,從晾衣架上拉了一個浴巾擋住了下身,陸晴驚慌失措的看着姚遠問:

「你什麼時候回家的,怎麼沒有動靜啊?」

姚遠已經被尿意憋的難受了,他看着眼前的陸晴擺擺手說:

「嫂子,你先出去我尿完咱再聊天可以嗎?」

切!你還害羞上了,老娘才不稀罕看你呢!陸晴身上裹着浴巾跑回到了卧室。

她思考着今天下午發生的事情,左思右想她還是有些後怕。

今天下午萬一姚遠一直在家沒出去,那陸晴和張永的事情,恐怕已經敗露了。

陸晴穿着一件紅色弔帶睡衣,裏面沒有內衣的束縛,胸前那對誘人的小兔子還是那麼的挺拔迷人。

不行,我必須要問清楚他下午有沒有在家,陸晴腳上踩着拖鞋,手裡拿着一個粉色芭比娃娃的抱枕來到了姚遠的房間門口。

「小遠,嫂子可以進去嗎?」陸晴敲敲門問。

姚遠關掉手機上的島國大片,看了看床上還不是太亂,他衝著門口回應道:

「嫂子,我想睡覺了,有什麼明天說可以嗎?」

小遠,嫂子想和你聊幾句,你這會還沒睡覺,開開門讓嫂子進去唄!陸晴嗲聲嗲氣的問。

嫂子,你什麼事情這麼著急呀!姚遠跑下床給陸晴開了門。

姚遠看了陸晴的紅色睡衣後,他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陸晴胸前,一時間他的鼻血都要流出來了。

哎!臭小子,讓嫂子進你房間,嫂子讓你看個夠還不行嘛!陸晴輕輕推了一把姚遠,她進了卧室坐在了姚遠的床邊上。

陸晴眼睛掃視着姚遠房間里的一切,她想看看能不能找到姚遠,下午有沒有在家的一些證據。

嫂子,我的房間里很亂,讓嫂子見笑了,姚遠嘿嘿一笑撓撓頭笑着說。

小遠,嫂子問你個事,你可要如實回答嫂子哦!陸晴笑着把手搭在了姚遠的大腿上。

姚遠血氣方剛的小處男,還沒和女人實戰過呢!他哪裡經得起陸晴又是半透明睡衣,又是摸大腿的誘惑啊!

這時,姚遠有些找不到北了,他激動着磕磕巴巴的看着眼前的陸晴說:

「嫂子,你想問我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