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沈穗全然不知王老太太的心思。

為了讓王老太太放心,給秦晉生按摩了一條胳膊後,她打算給人翻個身。

「要不孩子你下來?讓爸爸動一動身子?」床雖然寬敞,但秦嘉在裏面坐着到底有些礙事。

秦嘉聽到這話,遲疑地看向奶奶。

王老太太伸出雙手,「嘉嘉,阿姨是在照顧你爸爸,你先從床上下來好不好?」

小男孩倒是聽話,就着王老太太的胳膊從床上下來。

但一雙黑溜溜的眼睛還是盯着床上的人,彷彿眨下眼睛爸爸就會消失不見。

沈穗笑着安撫,「爸爸要真會跑,那倒用不着我了。」

她伸手去摸小孩腦袋,但被秦嘉躲開了。

王老太太解釋,「這孩子有些內向,熟了就好了。」

沈穗也不覺得尷尬,笑着收回手。

爬到床裏面,半跪在那裡幫着秦晉生翻身。

說是翻身,其實是讓人側卧,這樣可以有效防止出現褥瘡。

而且一直躺着對腰椎的壓力大,萬一哪天人清醒了,卻落下個腰椎間盤突出,那也夠難受的。

王老太太瞧着沈穗伸手從自家乾兒腋下穿過,將人給半抱起來。

她看呆了。

自己年輕那會兒倒也有這個力氣,但現在上了年紀一身病痛,哪有這本事。

要知道前些天都是自己跟苗金桃倆人,才能勉強幫晉生翻身。

這魁梧的青年,真不是一個女人能收拾的動的。

自從大前天苗金桃走了後,晉生已經三天沒翻身了。

而這會兒,秦晉生的胳膊軟綿綿的搭在沈穗單薄的肩頭。

只見她扯了被子墊在晉生的身後。

人也沒立馬鬆手,就這麼半抱着人,幫着推拿秦晉生的後背。

竟然全程沒喊人幫忙。

王老太太都看呆了,直到彩色玻璃窗照進來的光線都黯淡下來。

她才後知後覺時間不早了,「閨女,先別忙了,咱先去做飯吃。」

「成,等吃完飯我再給秦大哥按摩。」這是個力氣活,沈穗也覺得自己力氣不夠,是得先填飽肚子再說。

她這麼忙活了一通,額角都掛着薄薄的汗水。

王老太太連忙遞過一條幹凈的毛巾,「閨女你擦擦,別回頭着涼。」

「我沒事大娘,別看我身子單薄,但身體底子好,一般感冒發燒不會找上我。」

其實是不敢生病,她是手停口停。

一旦停下來,這日子就沒法過了。

傳統女人極為隱忍,沒什麼是忍一忍過不去的。

王老太太堅持把毛巾塞到沈穗手裡,「女人也要愛護自己,聽話哈。」

這一句「愛護自己」讓沈穗瞬間破了防,眼淚沒繃住濺了出來。

她上輩子一開始愛孫連城,後來愛孩子,從來沒有愛護過自己。

如今重活一世,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委屈。

王老太太知道她心中委屈,「哭出來就好了。」

把委屈都哭出來,這事也就了結了。

沈穗並沒有哭哭啼啼太久,倆孩子看她一直沒過來,就找了過來。

怕孩子擔心,沈穗連忙抹乾凈眼淚,「大娘,秦晉生能吃什麼不能吃什麼,有什麼忌口的要不您再跟我說說,等回頭我做飯的時候留意些。」

王老太太聽到越發覺得沈穗貼心。

人就怕對比,其實田金桃也不錯,照顧秦嘉十分貼心。

但過去這些天照顧晉生的時候,就顯得很不耐煩。

固然是看不到人生的奔頭,但好歹一場夫妻啊,她的工作甚至家裡人的工作都是晉生幫忙解決的。

沒有夫妻情誼也有幾分恩情不是?

王老太太心裏嘆了口氣,這才不慌不忙跟沈穗說,「這個醫生也有交代,等下我找找看,應該是在我那屋。」

沈穗又問道:「那秦嘉呢?他有什麼喜歡吃的,有什麼東西忌口嗎?」

王老太太去看望嫁到外地的女兒,應該不會帶走秦嘉。

沈穗十分清楚,自己往後的主要工作就是照顧秦晉生和秦嘉父子。

她自然是希望秦晉生長命百歲,畢竟這樣一來自己也算端着一個鐵飯碗。

秦嘉這麼小的一孩子,不知道親媽是誰,養育他三年的媽媽跑了,爸爸又成了植物人。

六歲的小孩人生受到了極大的衝擊,這會兒需要人關心。

沈穗拿錢辦事,還是很希望能夠照顧好秦嘉的。

畢竟把人照顧好了,秦嘉也少找自己麻煩,對他們彼此都好處多多。

王老太太連忙把孫子拉扯過來,「嘉嘉,你跟阿姨說自己喜歡吃什麼、不喜歡吃什麼好不好?」

也算是王老太太一手帶大的孩子,秦嘉還是很給奶奶面子的,但聲音略微有點小,「我想吃雞蛋羹。」

雞蛋羹。

那是田金桃經常給孩子做的,王老太太不愛吃,總覺得有股子腥氣。

但秦嘉愛吃這個。

沈穗笑了起來,「成,那等下我給你做雞蛋羹。只想吃雞蛋羹嗎,還要不要吃點別的?」

秦嘉看着一臉和氣的陌生女人,小聲說道:「吃雞蛋羹就夠了。」

吃得多了,會被嫌棄的。

之前媽媽就這麼跟他說的。

這兩句小孩子沒說出口,只是聲音越發的低,顯得十分內斂拘謹。

沈穗見狀不免有些心疼。

秦嘉這般模樣倒是讓沈穗想起了前世的欣欣和致遠,在孫家低頭做人,從來不敢說自己想吃什麼想玩什麼,因為那是不被允許的。

只有蘇連城和曹丹姝的孩子、孫連芳的女兒才有此殊榮。

好在那都是過去了。

沈穗又詢問王老太太的口味,這才去準備晚飯。

廚房挨着東廂房,進了這院子的第一間房便是。

和拉扯了電線卻捨不得拉燈的鄉下不同,這邊廚房燈泡都明亮的很。

而且還有一台冰箱!

這可是稀罕物,現在一般城市人家也沒有啊。

至於鄉下備齊了冰箱彩電洗衣機,那都是家電下鄉那會子的事情了。

當然,王老太太在建國後可是去戰場上打過仗,沈穗又覺得這是她應得的。

她一個女人家也懂得一些道理,比如說那場援助戰爭的意義。

真正的立國之戰啊。

有了那場戰爭,他們才算是真正站起來,不再被美國佬瞧不起。

只是八、九十年代,開放國門後巨大的經濟差距,讓很多人的膝蓋又軟了,止不住的向美國佬磕頭。

「冰箱里的肉和菜你隨便用,我晚上吃不多,你想吃啥做啥就行。」

這廚房裡有煤氣灶,東牆上開了個小窗戶,做飯的時候拉一下小風扇的開關,就當抽油煙機用。

沈穗取出了一小塊肉,因為還冷凍着切不太動,只能切下來一小撮肉絲。

正忙活着,院子里忽然間響起了女人的聲音,「娘,這是誰家孩子啊,咋看着有些營養不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