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八十塊錢雖然不少,但照顧晉生,伺候他吃喝拉撒什麼的確實辛苦。

那就一百塊錢好了。

沈穗連忙解釋,「大娘您別誤會,我不是嫌錢少。」

她剛才就是發了下呆而已。

上輩子第一次進大城市的沈穗,什麼都不懂,被孫家拿捏的死死的。

原來只要自己走出孫家,其實也有機會養活自己和孩子。

如今王老太太主動漲工資,沈穗怕老人家真的以為自己在拿喬,連忙解釋,「八十就挺好的,何況我還得帶着倆孩子呢。」

她骨子裡還是那個實誠的鄉下姑娘,也沒覺得自己的勞動力值一百塊錢這麼多。

王老太太聽到這話一愣,她還是頭一次見到這麼給錢都不要的。

「閨女,你是個好人,不過照顧晉生這活是真的累。」遇到實誠人,王老太太也有一說一不隱瞞情況。

把零食匣子給倆孩子,王老太太領着沈穗去西廂房。

一般而言,四合院里的西廂房上午採光好。

不過這間西廂房又特意在西牆上開了個窗戶,用的還是彩色玻璃。

這會兒傍晚的陽光灑在玻璃上照進來,斑駁的光影落在男人瘦削的臉上。

臉上鬍鬚茂盛,越發顯得其面目憔悴。

而床上除了植物人秦晉生,還有個孩子。

看到人進門小男孩抬頭緊張的看了眼,目光在沈穗臉上稍作停留,然後又低下頭看床上的男人。

沈穗想起來,剛才在那邊大雜院,好像的確有人提了一嘴。

「這孩子……」王老太太嘆了口氣,「是晉生的孩子。」

頭幾年被秦晉生帶回來的,孩子的母親是誰她也不知道。

問秦晉生他也不說,王老太太也就沒再問。

「他媳婦之前也是知道這孩子的。」

孩子單名一個嘉,今年六歲。

秦晉生是三年前結的婚,對象苗金桃是回城女知青,托他的福,被安排了個圖書館的工作。

過去三年,秦嘉一直都是苗金桃帶。

但這次秦晉生回家探親出了事,成了植物人動彈不得,苗金桃撂挑子不幹了。

「說句掏心窩子的話,我怪她可也沒那麼怪她,本來當軍嫂就不容易,如今又遇到這麼個情況,跑了也算人之常情。」

能夠留下來照顧那是仁義,可一眼望不到頭的日子,有多少人願意等待呢?

何況結婚三年聚少離多,感情真沒到那地步。

苗金桃走了,王老太太有那麼點埋怨,但也僅限於此。

「閨女,情況就是這樣。你看你能照顧晉生嗎?」

大概是因為躺在床上有些天的原因,秦晉生臉頰微微凹陷,瞧起來人比實際體重會瘦一些。

沈穗鄭重點頭,「沒問題。」

王老太太聽到這話鬆了口氣,連忙拉開抽屜,拿出一張單子,「這是醫院裏交代的一些注意事項。」

老太太忽然間想起來什麼,「要不要我念給你聽?」

她怕沈穗不認字,遞過去再鬧出個大紅臉,面子上過不去。

沈穗心中感動,「沒事的大娘,我認字。」

她當初沒念完初中沒,後來在社會上撲騰,還是想法子念了夜校。

有了這麼個學歷,工資都能多要一點。

上輩子啥活都干過,包括做護工。

所以在照顧病人這件事上,算是有心得的那種。

秦晉生雖然是植物人,但進食和排泄都正常。

進食方面麻煩一些,要麼鼻飼,要麼吃流食。

千萬不能吃那些克化不動的硬東西。

這點沈穗心裏大概有數。

至於排泄的話,那就是給人端屎端尿唄。

畢竟做過護工,沈穗倒也不怕。

醫囑還提到,要經常給病人翻身,防止生褥瘡。

這一條被人用紅筆圈了出來。

應該是王老太太特意做的記號。

沈穗想了想,「大娘,醫院有沒有說什麼康復治療,興許用針灸、按摩啥的能讓人恢復過來呢?」

王老太太搖了搖頭,「我也問過,但醫生說這希望不大,閨女你還會按摩?」

「會一點。」

沈穗知道,嘴上說的再好聽,那都不如實際行動來的實在,「要不我來按摩下,您看看咋樣?」

王老太太自然不會反對,有人能把晉生照顧的細緻,自己還能有意見不成?

沈穗當即掀開棉被一角,把男人那軟綿綿的胳膊拿出來。

依照自己之前照顧病人的經驗,從肩關節開始。

「他這種情況躺在床上時間久了容易肌肉萎縮,而且久卧氣血運行不穩,皮膚也會變得十分脆弱,按摩的時候力度要輕柔一些。」

沈穗在自己胳膊上試了下,覺得力度合適這才幫着秦晉生按摩肩關節。

男人到底是當了十多年的兵,身體底子好。

當了半個多月的植物人,身上的肉還硬邦邦的。

但這種情況還能持續多久呢?要是她沒記錯的話,上輩子秦晉生在今年年中就去世了。

大夏天的,孫母去弔唁,熱了一身臭汗回來。

說屋裡頭都是臭烘烘的……

沈穗不願再多想,掌心包裹着男人的肩頭,用力去揉。

手心被男人的骨頭硌得有些疼。

擰了下眉頭,沈穗繼續用手心揉男人的肩關節,持續了有兩分鐘,這才慢慢往下去。

幫着按摩上臂。

這比揉開肩關節輕鬆多了,沈穗繼續說道:「我不是很懂醫學,不過聽醫生說給植物人做按摩要以刺激神經為主,說不定就能把人給弄醒了呢。」

王老太太瞧着她手法還挺專業的,覺得自己真的是撿到寶了,「閨女你連這個都懂?」

沈穗笑了笑,「我不是很懂,就是聽說過,不過如果需要我可以學。」

為僱主服務嘛,她把秦晉生伺候的好了,自己跟倆孩子也算有了個保障。

過去半個多月一直皺着臉的王老太太這下是真的鬆了口氣。

自己可真是正瞌睡遇到人遞上枕頭。

要是田金桃能有這閨女這般耐心,那該多好。

腦海中閃過這個念頭,王老太太怔怔的看着正在給秦晉生按摩小臂、活動手腕的沈穗。

年輕的小媳婦十分耐心,一邊按摩一邊小心觀察男人的神色。

好像他真的有反應似的。

或許,她真的能給晉生當媳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