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村姑重生嫁軍官,養夫帶崽兩手抓沈穗陸儼堯 第7章_發婚小說
◈ 第6章

第7章

不怪沈穗提這茬拿捏這位王老太太。

可沒有城市戶口,但凡孫家動點壞心思,自己就得帶着倆孩子捲鋪蓋走人。

既然這個病人之前是軍官,又因為見義勇為才成了植物人。

不管武裝部還是公安局都有點表示才對,應該能幫自己解決戶口問題。

何況鄉下是回不去了。

爹娘死後,自己被哥嫂嫌棄,她帶着倆孩子過日子,沒被欺負都因為性子潑辣。

鄉下勉強填飽肚子沒問題,但想要吃個肉腥都難。

到底是城裡頭機會多,她得好好把這倆孩子養大栽培好,再不能讓他們重蹈上輩子的覆轍。

首先要考慮的就是落戶的事。

上輩子孫家就是用這事拿捏住了自己。

現在,沈穗把這事放在最前面。

王老太太覷了孫母一眼,心中當即瞭然,一口答應道:「那是肯定的,這倆孩子瞧起來也三歲了吧,是得送學校去念書啊。走閨女,你去我家咱們細說。」

孫母眼睜睜看着沈穗真的去當保姆了,就連孫連芳也站在門口瞅見沈穗離開。

她有些不甘心,「難道還真如她願?」

孫母臉色鐵青,「秦晉生那麼魁梧一漢子,沈穗能照顧得了?」

她吃苦耐勞一輩子都干不來這伺候人的活,何況沈穗那細胳膊腿。

「再說了王家的兒子兒媳婦也不是省油的燈。」

秦晉生自己的媳婦跑了,丟下一個孩子,惹得王家兒子兒媳婦一肚子牢騷。

沈穗現在過去,那不是往槍口上撞嗎?

等着吧,很快就會被王家人趕走,到時候還是得流落街頭。

等到那會兒,她請人趕走沈穗,那還不是一句話的事兒?

孫連芳微微鬆了口氣,她就想要看沈穗吃癟。

順帶着把錢拿回來。

話說沈穗跟着王老太太一路來到這邊的院子。

對比孫家住在大雜院里,一家幾口人擠在一個屋裡,吃住都在一間房,生活空間十分促狹逼仄。

王家獨佔偌大一四合院,院子里收拾的十分乾淨整齊,還有小花園幾棵竹子,新綠一片勃勃生機。

窗明几淨的,看着就讓人心胸開闊了幾分。

雖然後牆臨街,但牆體厚實,到了屋裡也聽不清楚街上的聲音。

王老太太解釋,「我兒子他們去孩子他姥姥家了。」

她倒是沒着急讓沈穗先去看病人,而是引着人來到主屋裡,倒了熱水待客,又拿出鐵匣子打開,把零食分給欣欣和致遠兩個孩子吃。

倆孩子有點不知所措,紛紛看向媽媽。

沈穗解釋道:「剛吃完飯,不餓。」

王老太太臉一皺,「小孩子哪能不餓啊,正是長身體的時候,這桃酥好吃的很。」

她一人一塊塞到倆孩子手裡,連沈穗都分了一塊。

「閨女,我剛才在門外就聽了一嗓子,讓我猜一猜,你男人是孫連城對吧?」

沈穗正小口的咬着桃酥,聽到老太太這麼一說,心一慌愣是被這高油糖的零食給嗆着了。

王老太太連忙遞過水杯,「看你這反應,應該沒錯。我聽說了的,孫家那小子得了姓曹的青睞,估摸着要當曹家的乘龍快婿,怕是壓根不認你們娘仨兒。」

沈穗聽得心中委屈,眼淚啪嘰就落了下來。

王老太太連忙拿出手帕給沈穗擦去眼淚,「閨女,這不怪你,怪就怪姓孫的狗眼看人低,他早晚會有報應的。」

報應?

會有嗎?

真要是有報應的話,為什麼秦晉生這個好人不長命,孫連城卻混得風生水起,成了那遠近聞名的大慈善家。

沈穗不知道報應什麼時候會來。

她吸了吸鼻子,「大娘您跟我說這個……」

「我瞧着孫家那老娘們臉色不太好,看樣子你也沒吃太大的虧,我要找的就是有點脾氣的人。」王老太太抓住沈穗的手,「我也不瞞你閨女,秦晉生是我乾兒,我跟他娘是一起上過戰場的戰友,這孩子命苦小小年紀就沒了爹娘……」

王老太太大名王崢嶸,三十年前和秦晉生的父母一起去戰場上打過美國佬。

戰場上全須全尾退下來的人,哪曾想竟然死在一場交通事故中。

兩口子撒手人寰,撇下當時才六歲的秦晉生。

這孩子沒了爹媽親人,王老太太把孩子接過來,當親兒子養着。

十六歲那年,秦晉生入伍當了兵,部隊里一待就是十多年。

今年過年時他在部隊值守沒回來,年後回來探親,剛進城就遇到小流氓,秦晉生見義勇為卻雙拳難敵四手。

被人敲了悶棍又捅了刀子,雖然撿回一條命來,卻成了植物人。

「閨女,我也不是不心疼晉生這孩子,但我這上了年紀的人身體扛不住。而且我家那老姑娘馬上就要生孩子,現在成宿成宿的做噩夢,說自己跟肚子里的孩子會出事,我這個親娘能不去看看她?」

乾兒子躺在病床上人事不知,遠嫁的女兒待產整天惶惶不安。

王老太太恨不得把自己劈成兩半,一人分一半給他們。

「我還有個親兒子跟晉生一直不和睦,指望他照顧晉生怕不是能把人照顧到閻王殿里去。我也是沒法子,正好遇上你,這才想請你來照看。你跟孫家那老娘們交鋒都沒吃虧,我覺得你肯定能護住晉生。」

沈穗大概明白了點,照顧秦晉生還需要點潑辣性子。

這廂王老太太說完這緣由,又繼續道:「閨女,你放心,我多少也算個老革命,舍掉這張臉皮也能幫你把戶口落在省城,這倆孩子該念書就去念書,我來安排。」

王老太太是個敞亮人,「你看這樣成不,我一個月給你開八十塊錢的工資,這是工錢,吃飯啥的咱再另算。」

八十塊錢的純收入!

這個錢可真不少,比一些工人的工資還高呢。

八十年代商機多的是,暴富似乎是一夜之間的事,但這種事和前世那個沒什麼見識的她又有什麼關係呢?

能夠穩穩的拿到八十塊錢的月薪,有這個保底的收入已經很好。

沈穗沒第一時間答應,這讓王老太太着了急,「那一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