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村姑重生嫁軍官,養夫帶崽兩手抓沈穗陸儼堯 第6章_發婚小說
◈ 第5章

第6章

為了掩飾尷尬,孫母開口道:「吃飽了你們先躺下歇歇,我出去辦點事。」

連城剛工作沒多久,找單位里的人借錢,只怕很快就會傳到領導那裡,到時候影響他跟曹丹姝的婚事就不妙了。

至於連芳,這孩子從小就心思多,只怕不太肯出力。

這事還是得孫母親自出馬來解決。

沈穗沒多說什麼,瞧着倆孩子的確吃飽了犯困,就找出孫家的行軍床,鋪上被子安排倆孩子躺下休息。

她坐在一旁看着倆孩子睡覺。

院子里又是議論紛紛,但嘈雜聲很快就散了去。

沈穗盯得時間久了,不知覺竟然也昏昏睡了過去。

不怪她沒熬住,之前買的火車票就一個座,倆孩子瘦、擠在座位上勉強,沈穗站了一路。

足足三十多個小時沒睡覺。

要不是她身體底子好,只怕早就出事了。

但這覺睡得並不安穩,聽到開門聲,沈穗一下子就坐了起來。

孫家母子三人回了來。

大包小包揣着錢,有十塊錢一張的大團結,也有毛票兒。

全都堆在沈穗面前,像極了一座小山!

孫連芳陰陽怪氣道:「要不要數數?不過你會算數嗎?」

沈穗抬頭看她,「你的臉還疼嗎?」

這話十分好使,孫連芳當即閉嘴。

沈穗一張張的數着,動作不快不慢,看得孫連芳一臉不耐煩,「還能缺你不成?」

她這麼一說,沈穗當即停了下來。

頓了幾秒鐘,仰頭看孫連芳,「完了,我忘了多少,得重來。」

孫連芳氣得想撕爛沈穗的臉!

她故意的!

絕對是故意的。

孫母連忙把人拉扯到一邊去,「你給我少說兩句。」

事到如今就別再逞口舌之快了。

孫家兄妹的老爹早逝,孫母繼承死去男人的工作崗位,拉扯着倆孩子長大,說是又當爹又當媽倒也不奇怪。

孫連芳怕哥哥又怕母親,當即不敢再說什麼。

沈穗也不管這家人咋想的,翻來覆去數了兩遍。

大團結一百零八張,一共一千零八十元。

五塊錢面額的有三十二張,有一百六十塊。

再加上兩塊、一塊、五角、兩角、一角這些零散面額,倒是不多不少剛剛好一千四百塊。

「怎麼樣,不少吧?你又在幹什麼。」孫連芳看着沈穗拿出紙筆在那裡記什麼。

她有些不安。

「沒什麼,就怕出了門被人敲悶棍把錢給搶走了,到時候我都沒處說理去,把錢上面的編號記住,到時候就算鬧到公安局,我也有個底氣不是?」

沈穗防着他們呢。

畢竟孫家人是真的沒下限,說不定還真就能幹出這種事。

這話一說,孫家三口臉色都不好看。

被人說中心思,能有好臉色?

甚至孫連城還聽出了弦外之音——

但凡我這錢丟了我就鬧到公安局去,到時候把這事鬧大了,你孫連城照樣沒辦法跟曹丹姝喜結連理。

這下子,孫連城臉色鐵青。

眼睜睜看着沈穗把錢塞到軍綠色背包里藏了個嚴實,牽着倆孩子的手離開了他家。

孫連芳慌了,小聲問道:「哥現在咋辦?」

她跟人借了二百多塊錢,說是過幾天就還。

現在眼瞅着這錢拿不回來了,孫連芳不着急才怪呢。

孫連城沉着一張臉,「先看看她是準備回去還是留在城裡。」

要是立馬回去,那自己跟單位請個假,大不了在路上把她給解決了。

城裡頭哪天不死人?死一個來路不明的女人很正常。

如果沈穗不着急離開,那更好辦。

她沒有城市戶口,找人幫忙把她驅趕走,趁機把錢拿回來。

總之,有的是辦法。

他還能對付不了一個小娘們兒?

沈穗剛出門就被大雜院里的鄰居圍觀。

「同志,你這是來找你男人?」

孫母聽到外面的聲音連忙出門,剛踏過門檻就聽到沈穗的聲音,「對,那狗東西拋棄了俺們娘仨兒,遭了報應,死了。」

鄰居感慨,「哎喲,死得好!」

孫母:「……」總覺得像是在罵他們。

有鄰居看熱鬧不嫌事大,「秀芬啊,你們家連城不照顧下朋友的遺孀?這孤兒寡母的讓人家就這麼回去,不合適吧?」

孫母面露難色。

沈穗倒也沒想着在孫家看人臉色,笑道:「麻煩人多不合適啊,我自己有手有腳能養活我跟孩子。」

「哪怕是給人當保姆也成啊。」

屋裡頭孫連城聽到這話皺着眉,孫連芳小聲嘀咕,「誰會請你當保姆?」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一身土腥味,進門都覺得沈穗污染了空氣。

「閨女,你真打算當保姆?」匆忙跑過來的老太太喘着粗氣,抓住沈穗的胳膊。

她原本在院裡頭縫補衣服,聽人扯了幾句。

忽然間意識到這是個機會,當即尋了過來,剛巧聽到這話——

王老太太從兜里掏出兩塊巧克力塞到倆孩子手裡,「閨女,要不你去我家,咱們細說?」

沈穗還真沒想到自己隨口說一句,就真的有人要找自己當保姆。

這邊大院的鄰居笑着打趣,「嬸子,你看這閨女細胳膊細腿的,怕是照顧不了晉生吧。」

「是啊,王嬸兒你也別病急亂投醫啊。」

「大妹子你可別啥活都接,她家的病人是個植物人,吃喝拉撒啥都不知覺,兒媳婦都受不了跑了不管,你能照顧得了?」說話的人跟王老太太有過節,想着說兩句話讓沈穗知難而退。

這樣才能繼續看王家的熱鬧——

因為秦晉生成了植物人,王老太太家裡這些天可沒少干仗。

沈穗聽到這話倒是有了點印象。

好像是一個回家探親的軍人,見義勇為不小心把自己折騰成了植物人。

後來這軍人死的時候,孫母還去那軍人家弔唁了呢。

畢竟就隔着一條馬路,倒是近得很。

原本前途大好,就因為見義勇為,成了植物人,沒熬多久就死了。

沈穗有些心疼,好人為啥沒好報呢?

她現在得想法子留在城裡,如果能藉著這機會留下,別說照顧一個植物人。

照顧一堆,沈穗也干!

「沒事,我能吃苦,老太太您要是相信我的話,那我就去伺候您家的病人。可我是鄉下來的,沒城市戶口,就怕干不長久。」

說這話時,沈穗回頭看了眼孫母。

又匆忙收回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