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是沒腦子嗎?沒看出來如今沈穗佔據上風,還說這話惹這尊活閻王。

要不是怕被沈穗看了笑話,孫母肯定還要再抽兩巴掌。

都怪她平日里太過寵慣這丫頭,養得她這麼不知輕重。

饒是只一巴掌,還是把孫連芳打懵了。

年輕的姑娘眼圈迅速染紅,淚水盈在眼眶,一臉的委屈。

但看向沈穗時,帶着十足的恨意。

要不是沈穗,自己何至於此!

新仇舊恨全都算在了沈穗身上。

沈穗倒是無所謂的。

孫連芳就是個養不熟的白眼狼,自己上輩子在孫家當牛做馬十多年,就因為優先照顧得了流感的欣欣和致遠,沒有第一時間發現孫連芳的女兒發燒,就被孫連芳連打帶罵的轟出家門。

大冬天的自己跟倆孩子連個住的地方都沒有,在橋洞子里流浪了好幾天!

如今被這麼記恨着倒也挺好,剛巧提醒沈穗可千萬別忘了她跟孫家的仇。

沈穗甚至還想法子噁心孫連芳一把,「哎呀,咱有話好好說,幹嘛動手打人啊,疼不疼啊?」

孫連芳被噁心得要死,誰要沈穗假好心!

孫母眼瞅着女兒那點情緒都掛在臉上,連忙把人拉出去,「那成,你先等會兒。」

說著一家三口出了家門,院子里左鄰右舍恨不得衝鋒似的圍上來——

「秀芬啊,這是咋回事?」

「這女的該不會是你們家連城下鄉時……」

「別胡說!是跟連城一起下鄉的知青的相好,那個知青不要臉,把地址留在我家,這女人撒潑不走了。」孫母胡說一通絕對不承認,「你們少胡說八道敗壞我兒子名聲,不然咱們去街道那邊說理去!」

說了幾句,娘仨離開這邊大院。

商量籌錢的事。

「媽,你還真打算把這錢給她啊。」孫連芳慌了,她是一個子兒都不想給沈穗。

憑啥給她啊!

眼珠子一轉,孫連芳當即看向自家兄長,「哥,要真借錢給沈穗,那你回頭怎麼跟曹丹姝結婚?」

婚姻大事最要緊,孫連芳不相信她哥會為了沈穗委屈曹丹姝。

萬一沒錢操持婚禮,那損失簡直天大啊!

沉默許久的孫連城開口,「這錢她能不能帶走還是兩說。」

頂多就是走個過場。

孫連芳腦子轉過這個彎來,「對啊,她是鄉下人沒戶口,就算鬧到派出所去,怎麼證明自己有那麼多錢?」

錢上面又不會寫着沈穗娘仨的名字。

就算鬧到公安局去也不怕,曹丹姝的一個叔叔就在公安局工作。

孫母也是這麼想的,「行了,你倆先去借錢,連芳我知道你有私房錢,拿出來先給你哥周旋下,回頭等你哥跟曹丹姝結婚,我讓他幫忙給你解決工作的事。」

孫連芳雖然心裏頭不樂意,但工作的事情還真就指望未來嫂子,臉上擠出笑來,「媽你這話說的,我是那樣的人嗎?」

孫家娘仨分頭行動,兄妹倆先去借錢,孫母連忙去飯館裏打了一份紅燒肉帶回家。

「媽,白面饅頭!」致遠說這話時嘴裏都流口水。

娘仨過活的艱難,一個勞動力三張嘴,每年打下來的糧食都是做雜麵糧吃。

只在別人家看到過白面饅頭。

致遠人小,不知羞的撿起饅頭渣吃,還被其他孩子笑話了好久。

這會兒瞧見白面饅頭,臭小子忍不住抓住沈穗的胳膊。

孫母見狀,說沒點情緒波動是假的。

這到底是自家兒子的血脈。

可就算這樣又如何?

孩子還會再有,會是兒子和曹丹姝的愛情結晶。

這倆小雜種除了礙眼還是礙眼。

尤其是攤上這麼一個貪得無厭的媽,孫母越發的嫌惡。

冷臉把饅頭和裝滿紅燒肉的飯盒遞過去,一言不發的坐在那邊。

像門神似的盯着沈穗。

但沈穗壓根不在意。

掰開冒着熱氣的蓬鬆大白饅頭,分給倆孩子一人一半,「兩口饅頭一口肉,慢慢吃誰都不能着急。」

沒吃過好東西的孩子狼吞虎咽容易噎着。

她可不想回頭帶着倆孩子跑醫院。

欣欣乖巧的點頭,「媽媽你也吃。」

沈穗還真有點餓了,沒辦法現在這副身體真就沒吃過好的。

主觀意志控制不住身體的需求啊。

她吃得慢,大部分時間都在小心照顧倆孩子。

倆孩子命苦,上輩子跟着自己被掃地出門,一度都不能讀書。

後來她好不容易把倆孩子送去讀書,然而這倆孩子基礎不紮實,欣欣偏科偏得厲害好不容易高中畢業沒考上大學,致遠更是念到高二自己跑去南方打工。

去的時候全乎人,回來的時候少了一條胳膊。

因為是殘疾人,說對象人家都嫌棄。

想結婚成啊,出高價彩禮唄。

沈穗哪拿的出這筆錢?

倆孩子一度跑去找孫連城,但兄妹倆耷拉着臉回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沈穗問過,倆人一個只知道哭,一個低着頭什麼都不說。

後來沈穗看到電視台報道知名企業家孫連城為貧困災區捐款百萬,慈善行動持續十餘年。

他肯為陌生人捐款千萬,但一個子兒不給自己的親骨肉。

沈穗再沒問倆孩子那次到底發生了什麼。

她能做的就是忍着病痛,幹活給倆孩子多攢點錢。

想到前世種種,沈穗對孫連城的恨意簡直滔天。

如果可以、如果可以的話,她一定要孫連城嘗嘗求告無門的滋味!

「媽,這饅頭沾湯也好好吃。」欣欣像是發現了新大陸,眉開眼笑的衝著沈穗展示自己的新發現。

「嗯,那回頭咱們天天吃紅燒肉好不好?」

欣欣正要答應,被致遠抓住胳膊,「吃多了膩歪,不好吃。」

沈穗聽到這話心頭一顫,不是不好吃,是孩子心疼她。

這年頭有人先富起來,大魚大肉吃個不停。

可更多的是一天到晚忙忙碌碌只為填飽肚子,壓根沒資格挑三揀四。

欣欣也連連點頭,「就是,吃着膩,一個月吃一次就好。」

窮人家的孩子早早的懂事。

就連孫母看得都心一顫,一度有股衝動,把這個男孩留下。

這麼聰明懂事的孩子,孫家好好養着將來一定能成大器。

但衝動只停留了瞬間——

她兒子聰明,將來的孩子只會更聰明。

才不稀罕這小雜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