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孫連芳聽到這話額角直跳,她都捨不得吃的糖塊,就餵了這小畜生,憑什麼!

但說話就是一百塊啊。

孫連芳死命咬着嘴。如果眼神能殺人,她已經把沈穗千刀萬剮、丟進油鍋來回伺候好幾遍。

沈穗泰然地拎起暖水瓶,倒了點熱水,又從櫥櫃里翻出一條嶄新的白毛巾。

毛巾丟到熱水裡打濕,溫熱的甚至有點燙手。

在手裡來回倒騰了幾次稍微涼了點後,沈穗這才拿起濕熱的毛巾去擦額角的傷口。

毛巾溫熱,碰到傷口一陣刺痛。

沈穗忍不住倒吸了口涼氣。

卻又覺得疼得好,疼得妙。

記住這疼是孫家人給的,哪天等自己有了本事,也讓孫連城他們嘗嘗這滋味如何。

瞧着沈穗不緊不慢的擦傷口,那白毛巾染了血污,就這麼被糟蹋了。

孫連芳慌了,「你、你怎麼知道我家的東西都在哪裡?」

這不對勁啊。

沈穗就像是在這個家裡生活過似的,什麼都知道。

知道家裡的好東西藏在櫥柜上面,一下子就找到了抽屜里的新毛巾。

沈穗冷笑一聲,「一千二百塊。」

她趁着這機會洗了洗毛巾,順帶着給倆孩子洗臉——

娘仨兒坐老綠皮火車過來,到了省城的火車站又打聽了大半天,到底不捨得花那一毛錢坐車,愣是走了兩個半小時摸到了孫連城家。

簡直像拾荒的。

這麼一洗,毛巾看不出原本顏色,盆里的水也都臟成了臭水溝。

端着臉盆塞到孫連芳手裡,「去把水倒了。」

孫連芳怒了,「你在胡說什麼?」

這是在指使自己幹活?

憑什麼!

她在家都不幹這些的。

「信不信現在大院里左右鄰居都在看着,你真的要我出去?」沈穗作勢要搶過臉盆,「也成,讓大家都知道,我是孫連城的媳婦,孫連城你可別怪我,你親妹妹想看你倒霉。」

「還不快去!」孫連城氣得臉都綠了。

這個妹妹,是一點眼力見兒都沒有。

孫連芳還真沒幹過啥粗活,氣得臉上一陣紅白交織。

偏生沈穗還特別好心的提醒,「注意情緒,不然左鄰右舍又得說閑話了。」

孫連芳氣得跺腳,端着臉盆扭身去開門倒水。

院子里還真有鄰居看着她家這邊。

這讓孫連芳有點慌,連忙把門關上,快步走到孫母身邊小聲說道:「媽,外面……」

沈穗也不着急,瞧着母女倆那慘敗神色,「行了,勸你們最好趕緊去籌錢,不然今天傍晚我不去跟人匯合,你們家孫連城的婚事怕不是得黃。」

瞧着孫連城臉色鐵青,沈穗笑眯眯道:「工作怕是也前途渺茫啊。」

孫母聽到這話心口疼,「沈穗,你跟連城好歹是一日夫妻百日恩,中間還牽扯着倆孩子,難道你想要這倆孩子也恨他們爸爸不成?」

為人母的老母親最知道女人的軟肋在哪裡。

用孩子來做要挾這一招那是百試百靈。

但偏生遇到的是重生的沈穗——上輩子孫家不認這倆孩子,沈穗可都記得一清二楚。

「一千三百塊。」沈穗笑眯眯道:「您就別再廢話了,不然這錢越發的湊不齊,最後禍害的還是你兒子的前程吶。」

孫連芳聽到這話怒了,「沈穗你少拿這事來要挾人,我看壓根就沒有什麼接頭的吧。」

她覺得沈穗沒這個腦子。

再說,孫家要是掏出這一千三百塊怕不是要砸鍋賣鐵。

「要挾人?那要不我說點你的事好了,你有個喜歡的男人但他三十齣頭已經有……」對象。

沈穗口型說出後面倆字,嚇得孫連芳臉色雪白,「你給我閉嘴!」

沈穗為什麼知道這件事孫連芳不關心,但絕對不能說出來。

不然她媽怕不是要打斷她的腿!

「閉嘴行啊,給我錢,一千四百塊。下次再開口前仔細想一想,你們這也算是金口玉言,一句話一百塊倒是怪值錢的。」

沈穗的嘲諷把孫家人氣得恨不得一佛上天二佛出世。

到底是孫母年紀大,當即有了決斷,「行了你們都少說兩句。一千四百塊就一千四百塊,這錢買斷你們娘仨跟連城所有的關係。往後你要是敢說出這事,那你跟這倆孩子都不得好死!」

沈穗笑了起來,「這話好說。」

她寧願從來沒見過孫連城。

上輩子自己拉扯倆孩子都能長大,重活一世她還不能?

至於孩子他爹,最好早死永不超生!

孫母看她答應的爽快,心口越發堵得慌,「不過這錢我一下子拿不出來,得給我幾天時間。」

沈穗臉上笑容當即消失不見,「老太太,您可別欺負我一個鄉下女人不懂這些門道。那我現在就跟你明說,就今天下午五點之前。拿到這一千四百塊,我們娘仨跟孫連城恩斷義絕。拿不到這錢,那我就去孫連城單位鬧了。」

「我想曹丹姝是很樂意知道這些事情的,就是不知道她有沒有那麼喜歡孫連城,明知道他拋妻棄子還上趕着來當後媽。」

孫連城不敢賭!

其實曹丹姝還真的是個戀愛腦,後來明知道孫連城結過婚還有倆孩子,父母都勸她離婚,曹丹姝就是不答應。

可問題在於,孫連城現在不知道曹丹姝是個戀愛腦的實情啊。

如今沈穗掌握着先機,別的不說,先從孫家這裡咬下一塊肉來再說。

重生一次,要是不讓孫家大出血,她覺得自己可真是白活了這一遭。

孫母聽得這話氣得心口怦怦跳。

她是半點法子都沒有,末了也只能咬咬牙,「行,我這就去籌錢。」

沈穗油鹽不進,孫母又不可能拿兒子的前程開玩笑。

除了答應,孫母想不出任何辦法。

沈穗見狀笑了起來,「對了,我跟孩子走了仨小時才過來的,一口熱乎飯都沒吃上,來的時候聞到肉味,現在想吃口紅燒肉,老太太您要不給想想辦法,讓我還有孩子打打牙祭?」

孫母還沒來得及反應,孫連芳怒了——

「沈穗,你有完沒完!」

眼瞅着沈穗要變臉,孫母二話不說,一巴掌抽在了孫連芳臉上。

「你給我閉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