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村姑重生嫁軍官,養夫帶崽兩手抓沈穗陸儼堯 第3章_發婚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單位里的青年才俊多得是,曹家女婿可不是非孫連城不可!

這件事一旦曝光,這個准老泰山就別想要了。

至於孫連城的前程,孫連芳想要靠着這門婚事換工作的事……

都做夢去吧。

不被人里里外外收拾一通那都是孫連城家祖墳上冒青煙!

孫連城那原本就因為憤怒而漲紅的臉,如今更是赤紅一片,「沈穗,你找死!」

這就生氣了啊。

那說明用孫連城的前程來拿捏他是對的。

沈穗一點不慌,她甚至還抹了下正在流血的額角,讓自己更加凶神惡煞幾分。

「我看你敢!孫連城你以為我來找你就真的沒留後手?你現在動我一下試試,回頭就等着吃牢飯去吧!」

孫家人眼中那個母夜叉似的鄉下女人叉着腰,「我早就安排好了人,約定好的時間沒見面,他就去報警,到時候你們家一個兩個都別想跑!」

老話說得好,愣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

現在沈穗就是那個蠻橫跋扈、不要命的女人。

她知道孫連城是不會動手的,可誰敢保證孫母不會來當這把刀。

當年鬧得沸沸揚揚的婆婆謀殺兒媳婦的案子,沈穗也聽說過,聽大家分析是母子倆合謀作案,畢竟那個惡婆婆哪知道汽油能融化隱形眼鏡這種事?

沈穗不敢賭孫母的想法,她只能儘可能的考慮周全。

這詐唬很有用,孫母那原本骨碌轉的眼珠子一下子就卡住了。

孫母面帶錯愕,隱隱還有些憤怒,她是真沒想到這個鄉下來的女子竟然還有幾分腦子!

剛才她都打算為了兒子的前程和幸福,犧牲自己的自由呢。

但現在,沒指望了。

情形一下子顛倒過來,孫母強行壓制怒火,「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沈穗,女人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你這麼忤逆丈夫,是要遭天譴的。」

沈穗聽到這話冷笑一聲,「怎麼,孫連城承認他是我男人了?」

孫母被這話嗆了一句,氣哼哼的轉過頭去不說話。

但沈穗卻不罷休,「天譴?行啊,你讓老天爺劈下幾道雷劈死我唄。」

青天白日的,哪有什麼雷,又哪來的天打五雷轟?

不過是孫母嚇唬人而已。

孫母臉上越發的掛不住。

一時間也說不出話來,她是城裡人,不跟鄉下女人一般見識。

這種潑婦,她才不願意多說一句話。

孫連芳忍不住低吼,「沈穗,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她還指望哥哥跟曹丹姝結婚後,讓曹丹姝的爸爸幫忙解決自己工作調崗的問題呢。

絕對不能讓沈穗毀了自己的前程。

「我想做什麼管你屁事?孫連城你是個男人就開口說話,讓女人給你衝鋒陷陣,你還算是個男人嗎?」

「你也不用找那麼多人來幫你,我就問你一句,欣欣和致遠是不是你的孩子?你認不認!我一個黃花閨女嫁給你,為你生兒育女,過去這些年來有什麼好東西就寄到城裡給你,大隊里的人都知道。你從來沒有養活孩子不說,竟然還誣陷我,說這倆孩子不是你的種。孫連城你告訴我,這算是哪門子的道理。」

「要是真的有老天爺開眼,老天爺也是先劈死你再說。」

她話音剛落下,青天白日里忽然間出現一道驚雷,恨不得撕裂蒼穹。

大白天的忽然間打雷,這讓孫連城一下子慌了起來,「沈穗,你有話好好說,說吧你到底想要什麼。」

沈穗瞧他這般模樣,覺得自己當初真是眼瞎。

竟然看上這麼個壞胚,被他的花言巧語所哄騙。

沈穗:「離婚,我要跟你離婚。」

孫連城聽到這話心中一喜,但他還是有些不解,明明自己就是想要跟沈穗離婚啊,是這婆娘死活不樂意。

怎麼現在摔了一下,沈穗又想要跟自己離婚了。

難不成剛才撞了一下,倒是讓沈穗的腦子都摔清醒了?

生怕沈穗不答應,孫連城連忙開口,「這個沒……」

「你給我一千塊錢,我就跟你離婚,從此往後咱倆什麼關係都沒有。」

沈穗打斷了孫連城的話,而她說的話讓孫連城一下子呆愣在那裡。

「你瘋了,一千塊?」孫家三口異口同聲。

三個人的嗓門有點大,嚇得欣欣和致遠兄妹倆都藏在沈穗身後,緊緊抓住媽媽的衣服。

孫連城看沈穗的眼神恨不得要殺人。

一千塊那是多少錢啊,她怎麼好意思要!

即便是孫連城大學畢業後去了好單位工作,可現在一個月工資也才五十不到。

一千塊錢,他得攢將近兩年才行,這還是不吃不喝的前提下。

沈穗你怎麼敢這麼獅子大開口!

孫母和孫連芳看沈穗的眼神恨不得要殺人。

「別說一千塊錢,一百塊都沒有!你這是訛詐,信不信我去報警!」孫連芳想要做一身新衣服都要算計來算計去,沈穗哪來的底氣跟他們家要一千塊錢。

一毛錢都沒有!

「一千一百塊,你們再說一句廢話我就加一百塊,你們儘管說。」沈穗懶得跟孫連芳廢話。

她不慌不忙的擦了把額角的血跡,牽着倆孩子的手當著孫家母子三人的面過去,安排倆人坐下。

孫家的擺設和自己印象中沒啥區別,沈穗當即去西北角的櫥櫃旁,搬了個小凳子,踩着摸出了櫥柜上的陶瓷罐子。

裏面放着半罐糖塊。

是大白兔奶糖,在這年頭也算是好東西。

畢竟鄉下是真的窮,而且自從這倆孩子出生後,家裡頭又先後出了事。

沈穗拉扯着倆孩子長大,這倆孩子從小到大吃到雞蛋的次數都有限。

更別提這大白兔奶糖。

見到沒見過的那種。

剝去糖衣,沈穗把奶白的糖塊塞到孩子嘴裏。

原本餓得頭暈眼花的欣欣當即瞪大眼,「媽,好吃,你也吃。」

說著小女娃想要把糖從嘴裏摳出來給媽媽吃。

好東西她肯定不能獨吞。

沈穗連忙攔住了女兒,「你們吃,媽媽不愛這個。」

欣欣這才慢慢用舌頭攪動這奶香味十足的糖塊。

整個人似乎都活潑了幾分。

對比欣欣的孝順體貼,臭小子就沉默的多,小手在桌子上一抓,悄悄把兩個糖紙弄到兜里。

沈穗見狀忍不住擦了擦眼,「慢慢吃,都是你們的,不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