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村姑重生嫁軍官,養夫帶崽兩手抓沈穗陸儼堯 第2章_發婚小說
◈ 第1章

第2章

「你還有臉說?當年要不是你跟你爹拿回城證明壓我,我能跟你結婚?我早就受夠你這個村姑了,你倆鬆開讓她鬧,她就算去**大院門口弔死也讓她去!」

男人一臉怒氣,大學校園生活養白了的麵皮透着紅,不復平日里的斯文讀書人模樣。

他被沈穗這油鹽不進的模樣氣得胸口起伏。

一個怒火中燒腦子短路似的,上手直接推了沈穗一把。

憔悴的女人沒防備,一下子跌倒在地上半晌沒動彈。

雙胞胎姐弟被這一幕嚇哭了,趴在女人身上哭了起來。

地上的女人一點動靜都沒有,活像是被摔死了。

男人見狀也不慌,冷笑道:「沈穗你少在這裡給我裝樣兒。」

如今他孫連城可不再是那個一無所有的窮知青。

他大學畢業分配到了好單位上班,端着鐵飯碗還能被沈穗這個鄉下女人繼續拿捏?

當初為了回城一事,他不得不委屈自己和沈穗結婚。

沈穗當時說的比唱的都好聽,說絕對不會耽誤他的前程。

現在瞧着他前程似錦,就又開始賴着他了。

他早就知道這種鄉下女人最是沒臉沒皮,如今郎心似鐵,半點不為之所動。

且言語間帶着刺,「你也不撒泡尿照照看自己什麼模樣,你哪裡配得上我?」

沈穗聽到這話,整個人如遭雷擊。

她不是死了嗎?

看到一個老太太推着嬰兒車過馬路,那老太太腳下一個踉蹌、手裡不穩,嬰兒車忽然失控亂跑,沈穗連忙去追。

卻忘了自己也一身病痛折磨,不是年輕那會兒、熬上將近二十個鐘頭第二天都能五點起來去上班的人。

嬰兒車被她一把推開,孩子應該沒什麼事。

但沈穗看到大車沖自己飛了過來。

她這無用的一生,應該就這麼結束了。

或許,死後大車會賠償自己一些錢。

算是她留給兩個孩子的遺產吧。

自己這個做母親的一直沒什麼出息,連累兩個孩子也跟着吃苦。

有這麼一筆錢,他們的日子興許也能好過一些。

可為什麼她人都死了,孫連城那狗賊還陰魂不散?

「連城你別這麼說,沈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你也得念着她的恩情。」

這聲音倒像是孫連城的母親,自己的前婆婆。

沈穗恍惚了下,地面有些涼意,但不及心底一片冰寒。

孱弱的哭聲讓沈穗徹底清醒過來。

她艱難的起身,這才看到倆孩子哭成了淚包。

還沒等她安慰孩子,那藍色斜襟大褂就闖入了視線中。

一旁站着穿及膝碎花裙的年輕姑娘。

這不是前婆婆和年輕時的小姑子又是誰?

小姑子孫連芳開口說話,「媽說的對,哥你不能太忘恩負義,好歹沈穗也算幫你回城了呢。」

說著扭頭看向沈穗,「嫂子我哥不認你,但我是認你的,你別生氣,我肯定會跟你站在一道線上。」

還真是一模一樣的說辭。

82年開春,她帶着倆孩子來省城找孫連城,卻不想男人壓根不認她跟孩子。

婆婆、小姑子和孫連城唱反調,實際上是在這唱紅白臉呢。

白臉的孫連城,紅臉的孫家母女。

她們看準了自己孤兒寡母的進城沒依靠,所以就蘿蔔大棒一起上。

被孫連城罵得手足無措的人,這時候遇到一星半點的心疼就當救命稻草抓着。

所以孫母和孫連芳道出苦水,跪下求沈穗跟孫連城離婚時,沈穗含着淚答應。

至於孫家為什麼費盡心思唱雙簧,那還不是因為孫連城被領導的女兒曹丹姝相中了?

這倆人正處着對象,過段時間就要結婚了。

沈穗這時候帶着倆孩子從鄉下找來,很可能打破孫家攀高枝的美夢。

領導家的千金怎麼可能跟一個二婚男人組建家庭?

孫家慌了,想方設法的阻攔沈穗——

為此軟的硬的一起來。

前世和孫連芳一個屋檐下生活十多年,沈穗還能不知道這個小姑子什麼德行?

孫連芳是再實際不過的一個人,怎麼可能認自己這個嫂子呢?

不過是安撫為主,這樣的話不會驚動孫連城的領導一家,破壞不了這樁婚事。

至於後面……

後面孫家母女勸說她跟孫連城離婚,以遠房親戚的名義留在城裡。

不止離婚,還要留在孫家當牛做馬。

沈穗在城裡頭找工作掙錢交上去,還得漿洗衣服打掃衛生做飯、伺候孫家人。

這樣的日子沈穗過了十來年。

等到後來,她因為照看孫連芳的孩子出了點差錯,被孫連芳一個窩心腳踢出家門。

沈穗這才意識到,自己留在孫家那是連牛馬都不如。

而現在,老天爺看在她做好事的份上,給了她再來一次的機會。

沈穗自然不會再給孫家當牛做馬。

當即將兩個孩子攬到自己身後,沈穗顧不得處理頭上的血跡,「可你不是很喜歡曹丹姝,想要迫不及待的讓你哥跟曹丹姝結婚,喊她嫂子嗎?」

孫連芳聽到這話神色一愣,顯然沒想到沈穗竟然連曹丹姝的事情都知道。

年輕的姑娘一下子就沒了主意,站在那裡有些手足無措。

倒是孫母年紀大見識多,聽到這話一張長臉當即耷拉下來,驢一樣叫喚着,「你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你們心裏明鏡兒似的,非得要我戳破?」

上輩子沈穗曾經不止一次的復盤自己的人生。

如果可以,她寧願從來不認識下鄉的知青孫連城。

哪怕是在鄉下,聽從父母的安排找一個莊戶人家嫁了,那也比嫁給孫連城這個狼心狗肺的知青好。

如果可以,她堅決不要被孫家人的甜言蜜語糊弄,最終害苦了自己和倆孩子。

大概是念叨的多了,老天爺聽到了她的心聲。

這會兒幫她再來一次,雖然不是在鄉下做姑娘的時候。

可那句話咋說的來着——

種下一棵樹最好的時間是十年前,其次是現在。

她現在還有機會,起碼不會再被孫家人哄得團團轉,給他們當牛做馬。

「聽說你的領導對你很賞識,想要提拔你,而且還想要讓你給他做女婿,你說要是領導知道你原來在鄉下有個媳婦,還有兩個孩子,他應該不太樂意讓自家閨女給人當後媽吧?」沈穗發起了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