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村姑重生嫁軍官,養夫帶崽兩手抓沈穗陸儼堯 第10章_發婚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這雖然是實在話,但當著孩子的面說並不是很合適。

就像是孩子哭的時候你說,你咋這麼愛哭啊,哭死你算了。

很容易傷害孩子的自尊心。

沈穗其實也不太懂的養孩子,覺得不都是棍棒教育過來的嗎?

村裡的孩子誰還沒挨過打,皮得不聽話的吊在樹上抽棍子的都多得是。

孩子咋就這麼嬌貴了呢。

後來做過一段時間月嫂,瞧着僱主家嘀咕那些育兒經,才知道原來自己真的是窮養孩子。

是她的錯,可又不完全是她的錯。

因為太過貧窮,所以沒有太好的辦法。

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沈穗很久以後才懂得這文縐縐的道理。

院子里那個吊著嗓子說話的,正是王老太太的兒媳婦陳慧芳。

沈穗透過廚房窗戶看了眼,燙着時下流行的**浪,只看到小半張側臉,瞧着很洋氣。

王老太太聽到這話有些不高興,「我請了人來照顧晉生,這孩子是小沈的娃。」

她一貫對孩子好,尤其是知道欣欣和致遠今年四歲,因為雙胞胎打小營養跟不上,顯得才三歲似的,就越發心疼。

原本老太太就因為秦晉生的事情,在跟兒子和兒媳婦鬧矛盾。

這會兒聽陳慧芳說話不好聽,又是面帶嘲諷,王老太太找到保姆的美妙心情都打了幾分折扣。

她問兒媳婦,「你們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咋了,你爸媽不留你們吃飯?」

上了年紀的人積攢了一把修養,但並不代表她就是個呆瓜任由着小輩拿捏。

也能牙尖嘴利,擠兌的陳慧芳面色發虛。

好不容易周末休息,陳慧芳知道留在家裡只有照顧秦晉生的命,所以一大早就帶着丈夫兒子去走娘家。

在娘家被她媽一陣罵。

說她眼皮子淺是個沒算計的人。

原本想要在娘家吃晚飯,等到八點鐘再回來,但她媽死活不留人。

非要把自己趕回來照看秦晉生,說什麼在老太太面前搏一個好眼緣。

日後老太太百年,能不惦記着她的好?留給她一些好東西。

好眼緣還沒搏到,誰曾想回來後就被老太太一陣擠兌。

陳慧芳能屈能伸,「這不是擔心你在家裡照顧不來嘉嘉和他爸爸嘛。」

說話間陳慧芳來廚房。

沈穗看到王老太太的兒媳婦,衝著人笑了笑,「陳姐好。」

陳慧芳瞧着這面黃肌瘦的人,打心眼裡看不起。

雖說從五官看倒也是個長得好看的,但這身板來照顧秦晉生,開玩笑的吧。

「做飯呢,那麻煩再添三雙碗筷,我不太愛吃辣,康康他爸能吃點辣,孩子不太喜歡吃雞蛋,你少做點。」

「不用管她。」王老太太當即開口,「小沈是我請來專門照顧晉生和嘉嘉的,不是你們家的保姆,自己想吃什麼自己做,別擺出一副姿態來指使小沈。」

「你做你的就成,不用管她放屁。」

這話是一點顏面沒給陳慧芳留。

廚房裡的女人臉上掛不住,氣得跺腳離開。

走之前恨恨地看了沈穗一眼。

自家人關起門來怎麼打架都無所謂,但在這個小保姆面前丟了人,能不恨沈穗嗎?

恨沈穗的存在,恨沈穗一言不發,竟然站在那裡看自己的笑話。

對沈穗而言,這純純的無妄之災。

不過她能怎麼辦?

給自己開工資的是王老太太,她自然是緊隨着僱主的腳步。

畢竟給錢的才是爺。

王老太太面帶愧色,「我這兒媳婦就這樣,你不用管她。」

沈穗點頭,「廚房裡油煙大,您老要不先出去?等會兒就好了。」

雙眼的煤氣灶,一口灶眼上正熬着小米粥。

沈穗等下要給秦嘉做雞蛋羹,瞅着冰箱里有一把小生菜,再放一晚上怕是得蔫了,就想着吊幾張雞蛋餅,等下做蛋餅卷生菜吃。

雞蛋算半葷,搭配着素菜這樣既補充蛋白質又能補充維生素,營養搭配合適。

她詢問王老太太意見。

老太太笑眯眯道:「隨便吃點就行,不用那麼麻煩。」

她走出廚房去看三個孩子。

留在廚房有盯着沈穗做飯的嫌疑,像不信任她似的。

這樣不合適。

王老太太有自己的處世之道,畢竟戰爭年代過來的人,啥事情沒見過呢?

晚飯很快就準備好了。

小米粥熬得金黃黏稠,上面都浮着一層薄薄的米油。

除了又特意給秦嘉做了一碗雞蛋羹外,沈穗用倆雞蛋吊出了三張雞蛋餅,上面刷了一點豆瓣醬,卷着生菜,整齊的碼放在白瓷盤子里。

「怎麼就做了三個?」王老太太看了看桌上的人,三個孩子倆大人,攏共五口人呢。

沈穗笑了笑,「您跟嘉嘉吃這個就行,我和孩子們吃饅頭片。」

白面饅頭切成四片,把碗里殘餘的雞蛋液沾了個乾淨,用油稍稍煎了下,比吃白面饅頭香多了。

何況這倆孩子,過去連吃白面饅頭的機會都不多。

「孩子長身體的時候,光吃這個哪夠啊。」王老太太着重強調,「你跟着一起吃就行,不用想着特意給我省錢。」

吃飯能花幾個錢?

只要能把人照顧好了,老太太半點不在乎花多少錢在伙食上。

她退休工資一大把,現在不花將來也帶不走啊。

沈穗不止感受到尊重,還有王老太太對秦晉生父子的愛護——

我對你好點,沒別的,就希望你能對我乾兒和孫子好些。

沈穗要是不應下,反倒是讓老太太不安,「那行,明天起都一樣。」

今天就先湊合吃。

畢竟再去開火做飯也麻煩。

王老太太上了年紀胃口一般,一個雞蛋餅卷生菜吃不完,就想着拿刀切開,和秦嘉一人一半,剩下的兩個給沈穗娘仨吃。

還沒等她起身去廚房拿到,大孫子王平康過了來,眼巴巴地看着飯桌上的那雞蛋餅。

「奶奶,我餓。」

那眼睛,都能冒綠光了。

陳慧芳是用兒子當馬前卒,來試探老太太。

但瞧着康康那沒出息的模樣,又氣惱。

又不是沒吃過好東西,至於眼巴巴的饞這個?

王老太太對兒子兒媳婦很不滿,衝著東堂喊道:「孩子餓了你們不知道給他弄點飯吃?」